2013年终策划:小人物的“审判”与逆转_评论频道_央视网
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他们是这个时代的小人物。2013年,他们中有一些人的人生轨迹发生重大转折,比如“爱心妈妈”袁厉害、“锯腿硬汉”郑艳良;有一些人最终没能从2013走到2014,比如瓜农邓正加、小贩夏俊峰;有一些人偶然被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最终回归原来的生活,比如“鞋哥”王银辉、“鼠标少年”杨辉……他们原本与你我没有交集,却以自己的方式,成为时代洪流中的注脚。从而,与我们每个人息息相关。

No.1 “爱心妈妈”袁厉害

2013年1月4日,有着“爱心妈妈”之称的河南兰考人袁厉害家中发生火灾,其收养的弃婴7死1伤。袁厉害以收养弃婴和孤儿闻名,收养的孩子超过100个。

失去孩子的“爱心妈妈”

火灾事故后,袁厉害收养的其他弃婴相继被送到了开封市儿童福利院,得到妥善安置。蛇年春节,48岁的她24年来第一次在没有孩子陪伴的孤独中度过。2013年6月底,有媒体再次报道袁厉害近况:时隔半年,袁厉害苍老了很多,额前的头发已从花白变为全白,身形也瘦了。被问到如果再见到弃婴会怎么做,她说:“都是苦孩子,我是个心软的人,不可能见死不救。”如今,袁厉害每周都要去探望移送到开封市儿童福利院的其他孩子,多的时候甚至一周两次。[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2 众所周知的李某某

2013年2月,有网友爆料称,海淀分局以涉嫌强奸罪刑拘了一名李姓年轻男子,并暗指该男子是李双江之子李某。警方证实相关消息后,一场长达9个月的全民话题拉开序幕。

最受关注的强奸犯

在案情本身之外,明星之子、未成年人、舆论与司法的关系、媒体道德等元素交织在一起,让一起强奸案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社会影响。7、8月间,李家的法律顾问兰和律师多次公开声明,指责网络上对于李某某的舆论审判会干涉司法;可与此同时,梦鸽也在用申请、上访等方式来影响舆论。9月26日,李某某强奸案一审宣判,第一被告李某某获刑10年。随后李某某就一审判决提起上诉,11月27日,李某某终审维持原判。[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3 “无法侦破”的朱令案

2013年4月15日,复旦大学通报“一医科在读研究生病重入院,寝室饮水机疑遭投毒”的消息,引发关注。随着案件进展,沉寂19年的“朱令案”再度走进公众视野。

守望正义的病人

1994年,清华才貌双全的女大学生朱令离奇中毒,昔日才女最终重度瘫痪完全痴呆。一方面是“民间断案”经年累月地发酵升级,另一方面是案件19年仍未告破的现实以及相关单位沉默。2013年5月8日,北京警方回应“朱令案”称,碍于证据灭失等客观因素,此案最终无法侦破,专案组未受到任何干扰。12月9日,朱令的代理律师李春光回应网友“朱令案件结果如何”的提问,只用了两个字:无言。如今,朱令仍然静静地躺在床上,似乎在等待着什么。[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4 充满争议的职业捞尸人

在中国,“捞尸”这个行业一直游走于法规和道德的边缘。2013年初夏,浙江台州、温岭等地相继出现“捞尸者坐地起价”事件,争议、谩骂再次向这个群体袭来。

用生命换生存

他们是一群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又被称为是阴阳跨界人。与“职业捞尸人”相伴的是“挟尸要价”、“坐地起价”等负面词语。但事实上,他们是在赌命。每一次沉入水中,他们都不确定下一秒是否还在呼吸。他们从事着高风险的职业,在现实中却不被社会所尊重。他们活在质疑、谩骂中,用生命去换回并不稳定的收入。他们在畸形坚守,除了经济原因,换个角度看更是因为今日的社会需要这么一群人。[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5 “上访母亲”唐慧

2013年7月15日,唐慧等到了胜诉判决——永州市劳教委支付对其限制人身自由的赔偿金、精神损害抚慰金共2641.15元。在支持唐慧的人看来,这无疑是“迟到的正义”。

从悲情母亲到多面斗士

为救女儿,七年间,唐慧四处上访控诉,从一个单纯为救女儿及还女儿清白的母亲,变成一个试图以一己之力和国家公器斗争的骑士。一直以来,她的角色是“悲情母亲”,她的反复缠访行为被称作“伟大母亲的光辉”。逆转,因为某媒体2013年8月1日的一组报道。通过这组报道,人们看到了唐慧的另一面——以弱小母亲的形象欺骗众人的那一面。她曾撒谎攀诬乡邻,她曾在法庭上追打律师,法院判决书是经过唐慧的修改、同意的……[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6 瓜农邓正加

2013年7月17日,湖南临武县城管在执法过程中与瓜农邓正加夫妇发生冲突,邓正加倒地身亡。亲属称,城管用秤砣砸了邓正加。

被城管打死的卖瓜人

12月27日,该案一审宣判,涉事城管分别获刑11年、6年、4年、3年6个月。邓正加的儿子邓青强及其家人认为,这样的判刑过轻,将上诉。“为什么夏俊峰打死城管判了死刑,城管打死老百姓只判11年,轻的甚至只有3年半?”家属的态度意味着,事件还没有结束。无法改变的是,邓正加已经永远离开这个世界。悲剧发生后,一些地方出现“城管帮瓜农卖瓜”的新闻。只是,因为小贩和城管“天然”的对立,这样的情节注定稀缺。[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7 “鼠标少年”杨辉

2013年,甘肃张家川县的中学生杨辉出名了。在一些人的记忆里,这个少年两次成为舆论焦点,均是以“胜利者”的姿态。

用鼠标“战斗”的中学生

9月12日,张家川一男子非正常死亡,县公安局勘查后排除他杀。16岁的初三学生杨辉通过QQ空间、微博多次质疑该男子死因,被张家川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刑拘。适逢两高司法解释发布,此案被网友称为“500转刑拘第一案”。网上展开了一场“扒粪运动”,效果出人意料:9月23日,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白勇强被停职。两个月之后,杨辉因“退学风波”再次进入公众视线。事实证明,一个16岁的少年被偶然带入某种宏大叙事的环境,过后会无法避免地陷入茫然和非理性。[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8 小贩夏俊峰

很多年后,或许还有人会想起“夏俊峰”这个名字,脑海中也会浮现帅气的崔英杰在庭上抹泪的照片,但未必有人知道,那个看上去高傲倔强、不乏痞气的人,才是真正的夏俊峰。

杀死城管,终获死刑

2013年9月25日,是小贩夏俊峰生命的终点。当日,夏俊峰在沈阳市被依法执行注射死刑。2009年5月16日,夏俊峰和妻子在马路上摆摊被城管查处。在勤务室接受处罚时,夏俊峰与执法人员发生争执,用随身携带的切肠刀刺死城管队员两名,重伤一人。此后的四年间,其妻张晶始终四处奔走,聘请律师、求助媒体、找网络推手,她希望舆论热度保持,以为这样能让丈夫免于一死。或许,在“夏俊峰”成为一个舆论消遣的符号时,真实的夏俊峰,早已远去。[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9 锯腿者郑艳良

2013年10月10日,成为郑艳良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这一天,一篇报道让全国网友都知道了“锯腿硬汉”的故事,他的命运也因此出现重要转折。

重拾希望的“锯腿硬汉”

一把钢锯、一把小水果刀、一个裹着毛巾的痒痒挠,2012年4月14日,河北保定硬汉郑艳良用这三样简单的工具,在家中将自己患怪病的整条右腿锯下,为忍住疼痛他咬掉了四颗槽牙。他以一种震撼人心的方式,激起了民众的羞耻和疼痛,也揭开了农村医疗救助资金短缺的“软肋”。我们为郑艳良2013年的重要转折庆幸,然而,对于众多看不起大病的底层群体而言,这种幸运无法复制。惟愿,每一个极端的个案,都能为完善社会保障积蓄力量。[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10 “余姚鞋哥”王银辉

2013年10月14日,浙江余姚市三七市镇干部王银辉有了一个最无厘头的头衔——“鞋哥”。凭借这个头衔,不怎么上网的王银辉在网上红极一时。

被冤枉的“鞋哥”

一切都源自10月13日晚的一条微博爆料:“余姚市三七市镇领导下乡视察水灾,因穿高档鞋子,迫不得已由年近六旬的村书记将其背进灾民家里。”当时,台风“菲特”制造的严重灾情正在多角度呈现,网民本就质疑当地“救灾不力”,这条爆料微博似乎很及时地提供了一个具体的靶子。真相在谩骂声中揭晓:负责开车的王银辉怕穿雨鞋不安全,就穿了布鞋。56岁的村支书与王银辉很熟悉,平时叫他“小阿哥”。[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11 “井底人”王秀青

对于王秀青和他的家庭来说,2013年无疑是一个特殊的年份。12月5日,随着北京井下蜗居群体“井居人”的故事进入公众视野,王秀青的故事首次走出“井底”。

离开井底的“井底人”

对于53岁的王秀青来说,过去的岁月中,贫穷如影随形,“尊严”一直稀缺。因为家里穷,他从2002年开始在北京城区干路边洗车的活儿,为了省钱补贴家用,井下成了他的长期居所。媒体报道后,王秀青住的井很快被封,他的生活随之彻底改变。12月10日,王秀青与北京城市学院签订劳动合同,住进了明亮温暖的职工宿舍,月收入超过3000元。手握着人生第一份正式劳动合同,王秀青细声说道:“我可以抬起头走路了。”[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12 因审判而逆转命运的蒙冤者

张高平、张辉、王书金、聂树斌、赵作海……我们梳理2013年曾经引起舆论高度关注的与冤案有关的人物,从中审视、反思我们的司法制度。

十年生死两茫茫

2013年3月,浙江“叔侄强奸案”终得平反,坐牢十年的张高平、张辉叔侄终于洗清冤情,迎来了人生的逆转。但遗憾的是,公众至今仍未等到冤案制造者“女神探”聂海芬被问责的消息。9月,众所瞩目的王书金强奸杀人案终审落幕,与该案件密切关联的聂树斌案并没有迎来逆转,争议仍在持续。12月,曾在2010年轰动全国的赵作海再次走入公众视野,这次人们看到的却是他在获得65万元国家赔偿、无罪释放3年后的生活窘迫。[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13 被伤害的儿童

童年,原本是一个美好的词汇,是一个无忧无虑、理应被呵护的人生阶段。然而,2013年,一系列与儿童有关的事件,带给人们的感受却与美好无关。

童年,在伤害中黯淡

2013年5月,媒体曝出贵州金沙县11岁女童被亲生父亲虐待,开水烫头、鱼线缝嘴、跪碎玻璃、针扎手指……小丽饱受虐待已达5年之久;6月,南京江宁区居民乐燕的两名女儿(分别为3岁和1岁)被发现饿死家中;8月,山西汾西县6岁男童斌斌(化名)被人挖去双眼眼珠,后经警方调查认定,犯罪嫌疑人为斌斌的伯母张会英;9月,南昌市新建县两名女童被发现死在家中的洗衣机内;11月,重庆1岁的原原(化名)被同小区的10岁女孩李某从25楼扔下……这一年,还有层出不穷的幼儿园虐童事件,多起中小学生遭性侵案。[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No.14 无处不在的中国大妈

2013,“中国大妈”毫无悬念地进入年度网络热词榜。网友并不因其所代表的群体比自己年长而心生敬重,相反,一个对女性长者常见的称谓,加上“中国式”的标签,却带有某种贬义。

一个被贬义化的标签

如果说抢购黄金的“中国大妈”还只是个中性词,那么,热衷于广场舞的“中国大妈”,或多或少已经带有了贬义。“讹人老太”、“挖眼伯母”,当这两个角色被拉进“中老年妇女”的大群后,“中国大妈”这个称谓所蕴含的标签式邪恶被坐实。或许正因为这样,12月2日,在北京的一起普通交通事故中,“中国大妈”遭遇“外国小伙”,照片发布后,网友和媒体在第一时间钻进了“中国大妈讹人”的套子。[详细]

央视网评论2013年终策划
话题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