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评

344

央视网 > 新闻台 > 评论频道 > 央视网评

谣言是为非理性心理预设的认知陷阱

谣言是为非理性心理预设的认知陷阱

作者 许丹 南开大学心理学博士 2012年9月06日 07:00

相关新闻:
    网曝江西孕妇剖腹产被偷肾 警方:没接到报案
    网传景德镇一医院剖腹偷肾 官方回应:恶意造谣

对于相信谣言的人来说,谣言并不是谣言,而是“事实”;甚至在谣言被揭穿后相当长的时间内,他们仍然相信谣言不是谣言。相信谣言也与智商没有必然的关联,很多在各自的专业领域中相当成功的人士也难逃谣言的陷阱。

比如最近疯传的江西“孕妇剖腹产被割肾”谣言,再比如2011年日本大地震后谣言引发的“抢盐风波”,以及2010年2月山西地震谣言引发的大批民众“街头避险”事件,都暴露出一个问题,谣言的传播与传谣者的心理有很大关系。

我们为什么相信谣言?

这与我们大脑的信息处理和加工机制有关。我们的大脑每时每刻都要处理大量从各个感觉通道涌现出来的关于环境的信息。为了应对复杂的生存环境,大脑逐渐进化出了一整套机制来予以应对。比如有选择的注意,对某些事物和现象的先天恐惧,以及按照某些固定特征对人和物进行分类等等。这都是为了保障有限的大脑资源更高效地完成各种信息加工任务。这些机制如此原始,对人类又如此重要,以至于我们很难摆脱它们对认知的干扰。

无论是主动“信谣、传谣”,还是被动“传谣”都逃脱不了这种模式。即使通过后天的批判性思维训练,也无法完全杜绝这些先天机制的影响。因为批判性思维同样建立在大脑的有限资源之上。人们并不具有无限的批判性思维能力。我们无法质疑所有的事情。因为质疑需要大脑调动大量已存储的知识和信息,进行分析、推理、论证,甚至还要耗费时间和精力去搜集相关信息,这无疑要付出巨大的代价,对我们有限的理性来说是一大负担。而简单地选择相信或者不信,无疑是降低认知负担的一大捷径。

但是进一步的问题来了,什么是我们会简单地选择相信或者不信的?上述逻辑同样适用。为了减低大脑的认知负荷,我们会对接受的信息进行筛选,一些信息会被我们注意、加工、记忆,另一些信息则被我们忽视。至于哪些信息会被我们的大脑选中,则取决于我们头脑中已有的知识和情感结构。为了维持我们认知系统的平衡,我们接纳的信息通常是与我们头脑中已有的经验、观点、信念、图式相一致的。当社会在大范围内反复地发生类似的事情时,现实就赋予了大多数人相似的经验和预期,从而为谣言的传播奠定了心理基础。

同时,当我们所接受的信息具有翔实生动的细节,且符合一个小事件的因果逻辑时,会增强我们的信任。尽管富于细节的讯息所包含的信息量大,看似与大脑信息加工的经济模式相悖;但具体而生动的细节与民众的心理预设相结合,谣言被“加工”成了一个完整而有意义的故事,它降低了认知的复杂性,阅读起来更轻松,毫不费力就能记住,便于我们口口相传。尽管这些更加生动的故事相对于那些更为概括的事件发生的概率更小。但由于其意义完整连贯,我们往往会高估它发生的可能性。

还有一个问题是,传播范围广泛的谣言为什么往往是负面信息?留心一下就会发现谣言通常能激起我们的一些负性情绪,比如愤怒、比如伤心、比如恐惧。这与我们人类的基本情感有关系。心理学研究已经证实,我们对环境中的负性情绪信息有着特殊的敏感性,负性事件引发负性情绪反应的速度更快;我们对负性情绪的识别比正性情绪更快更准;与正性情绪和中性情绪相比,负性情绪似乎具有认知加工上的优先权。负性信息所引发的负面情绪对我们的生存具有适应性意义;在进化过程中,悲伤、愤怒、恐惧等负性情绪常提示着危险,能调动我们大脑中更多的资源。这也就是为何微博中很多“戾气”严重的信息传播的最广的原因所在。

谣言的始作俑者无意中暗合心理学的原理,负面的信息能够更快更为广泛地得到传播。

谣言通常还会提供一个对事件原因的解释,将其归于某个具体的人,这也是符合我们日常的归因倾向的,这些具体的人在从复杂的知觉背景中比较突出,很容易被我们当做归因的对象,认为是这些实体内在的属性,而非外部的环境因素决定了事件的结果,社会心理学中将其称之为内部归因偏好,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常常更加倾向于把医患冲突指向一个个具体的医生,而不是抽象的、不合理的制度。

反观时下盛传的各种谣言,无一例外地具备三个条件:一个有着丰富细节且符合因果逻辑的故事,能够引起大多数人的认知共鸣,并激起我们强烈负性情绪反应。而这恰好迎合了人类心理活动中的种种非理性因素。“剖腹产被割肾”的谣言如此,今后还将反复出现的各种有关社会阴暗面的生动“故事”也是如此。

专栏作家

中日当建构关于战争的共同记忆

中日当建构关于战争的共同记忆

胡澎,史学博士,民盟成员,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研究员。1997年毕业于日本富山大学人文科学研究科日本东洋文化专业,获文学硕士学位。2004年5月获北京大学历史学博士学位。

安倍先生应持有自知之明

安倍先生应持有自知之明

冯昭奎,中国社会科学院荣誉学部委员,中国中日关系史学会副会长。1983年改行搞日本研究和国际问题研究。他的作品总是蕴含着一个道理:不懂科技,不懂辩证法,就不懂国际关系,不懂战争。

让宅基地成为财产

让宅基地成为财产

傅蔚冈,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的研究员,研究领域为财产法、城市化与政府监管。对中国的城市化和农地征收制度有着独到的见解,在学术刊物和公共媒体上发表了大量的文章。

更多更多非常识

第375期:孤有所养的中国难题

在官方难以提供足够完善的孤儿福利救济的情况下,是否给民间力量一个规范生长的空间和支持?问题是时代的符号,对问题的求解是对时代的注解。[详细]

第374期:黄灯新规,习惯之争非规则之争

无论是司机还是行人,有太多的陋习需要去修正;有太多不完善的道路设施需要去修葺,车轮滚滚,文明不要被落在身后。[详细]

第373期:中国梦:每个人丰满的现实

要坚持推进改革,释放个人的自由,让更多人发展自己的梦想,中国的未来必定是“长风破浪会有时”。[详细]

第372期:日本纠结的强者之路

日本一直仰视着它身旁所有的强者,从盛唐到欧美,从中华文明到工业科技。一路走来,大和民族时而谦卑恭谨,饥渴地学习一切新知只为让自己变得更强;时而自大傲慢,以变强为圭臬,不断扩张、征伐。[详细]

第371期:美国梦:鸿鹄志远 天道酬勤

“美国梦”已经成就了一个国家和无数国民。无论美国人如何讨论它,都不是考虑是否放弃“美国梦”,而是如何修复它。其所代表的富裕、繁荣和背后的精神内涵,都值得正在发展中的国家去学习和借鉴。[详细]

第370期:求索俄罗斯:东方还是西方?

横跨欧亚两大洲的俄罗斯,漫长的历史长河中,在东方文明和西方文明的交替作用下,成为一个具有特殊的双重矛盾性质的国家。俄罗斯,属于东方,还是西方?[详细]

第369期:国家精神之:德国的理性与激情

理性的德国沉稳、严谨;激情的德国把国家与荣誉看得无比崇高。在短暂的统一历史中,德国国内一直在按照自身认为正确思路审慎前行。[详细]

第368期:末日邪教“全能神”

无论这些邪教吹得有多神,不变的是他们控制成员,疯狂敛财的本质。但只要看清他们的本质,相信正常的信仰是教人向善的,就不会被他们迷惑。[详细]

第367期:大和魂,纠结的强者之路

大和民族是世界上很奇异和独特的民族,他们一手捧着柔美秀丽的菊花,一手提着锋利的刀剑,总是神情紧张地耸立在地球之颠。[详细]

第366期:安倍晋三,不只是“右翼”

擅长政治平衡手腕的安倍晋三如果再次上任,相信对中日关系而言不会是一件坏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