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中美两军交流较此前明显增多,未来一段时间内的交流和合作也已有具体安排。这是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和新型两军关系的一个良好的新开端。有了这第一步,只要双方锲而不舍、有排除障碍和干扰的决心,中美合作双赢、造福两国和世界人民的光明前景,就值得期待。
目前,有一些对于“现在中国为什么越来越孤立”、“现在如何减少周边国家对中国的疏离感”等争论、杂音。其实,发声者只看到了日本和菲律宾等个别国家同中国闹腾的负面影响,却没有看到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就、中国同东盟关系的迅速提升、中国同南亚地区国家的良好关系以及中国同韩国关系战略性的发展。尊重客观事实,才能不跟着美日新保守主义理想家们的步调走。
军事打击叙利亚不仅会使奥巴马总统在明年中期选举中夺回国会众议院控制权的计划落空,而且可能帮助共和党赢得参议院多数,从而控制国会参众两院。他届时很可能在剩余的总统任期内真的变成“跛鸭子”总统,在内政外交等方面一事无成。
美国与叙利亚实力对比悬殊,美国对叙发动打击,一定会对叙造成严重的军事和物质损失。但是从软实力角度来看,美国却未战已遭受了到严重打击,产生的损害不可低估,将对当代国际关系和美国国内政治产生长久深远的影响。
其实,广大新兴经济体是通情达理和顾全大局的,它们只希望“同舟共济”与“平等伙伴关系”,要求更加公平合理一点的体制和责任,并不寻求对抗。明乎此,G20 在“全球治理”方面将造福于人类;反之,便有沦为“空谈俱乐部”的危险。
作为国际经济合作的主要论坛,人们有理由相信,圣彼得堡G20峰会应该继续发扬同舟共济、合作共赢的精神,克服分歧,携手合作,积极化解风险,为稳定全球金融秩序和推动世界经济强劲、可持续、平衡增长发出更加积极强烈的信号。
应该明白,希望日本比照德国的建议并非是个别人或少数人的独出心裁,而是基于国际社会广泛共识的呼声;这也不是故意给日本出什么难题,而是与人为善的提醒。见贤思齐,最终受益的是日本自己。
进入21世纪以来,美国一而再、再而三地在中东地区发动战争,哪一场不是以损人开始,以害己而告终?所以说,仗着军事实力超群大打出手,并不是一个好办法。
无论美军在中国周边构筑对华军事包围圈,还是美国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牵制中国,都是枉费心机、徒劳无益,只会导致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走上岐途,最终陷入泥潭,不能自拔。不过,美国部分政军人物的冷战思维和霸道行径对构建中美新型大国关系的严重危害和干扰,必须引起人们高度关注和警惕。
当前以巴冲突、伊美关系是美国在中东主要关注点,其它问题必须退居次要地位。埃及乱局已经使美国进退维谷,如果现在再陷入叙利亚泥潭,不仅与其中东战略不符,而且会对美国全球战略东移形成牵制,这显然是美国当局不希望看到的。不过现在美国国内主战派风头正劲,美国政府下一步如何动作,尚需观察。
美国这样做的主要目的出于自己的霸权。它坚持这些“红线”并不彻底,而是为了借力日本遏制当下的“战略对手”,对日本极右势力的嚣张气焰置若罔闻,使之日益坐大;允许鹰派修改“和平宪法”某些重要内容,默认甚至支持日本扩张军力等。这是极不明智的,有可能养虎遗患、害人害己。
不管其他国家如何反对,美国对全球的监听、监控总是要坚持进行下去的,因为美国绝不能放松对全球的掌控;任何国家,如果没有能力构筑防范美国监听、监控的防御工事,或防御工事出现漏洞或被攻破,就会成为美国餐桌上的“美食”。 弱肉强食,倚强凌弱,这就是美国霸权的一种路径。
当前,埃及临时政府与穆兄会,伊斯兰主义与世俗主义尖锐对立,走出僵局和困境需要呼唤曼德拉式的智慧和宽容。1990年,被白人种族主义政府囚禁26年的曼德拉在获释出狱时宣布,“我若不能把痛苦与怨恨留在身后,那么其实我仍在狱中”。结束南非的种族隔离制度后,曼德拉转而支持调解与协商,并在推动多元族群民主的过渡期挺身领导南非,受到了各界的赞许,包括从前的反对者。南非也因此有了今天的和平与发展。
安倍在右倾道路上可谓一路狂跑,已走得很远,对亚洲人民特别是邻国人民的感情造成了严重伤害,严重破坏了与邻国的关系。安倍欲以“不参拜”这种毫无诚意的“姿态”,换得与邻国关系的改善,是痴心妄想。安倍如果要取信于人,真心实意地改善与邻国的关系,必须在对待历史问题、坚持和平发展道路以及解决与邻国领土纠纷等方面深刻反省,并拿出实际行动。只有这样,日本与邻国的关系才会有未来。
由于时代历史条件不同,新“大三角关系”不是旧 “大三角关系”的重复, 它们之间也有着质的区别。中俄合作制衡“独超”不仅不会引发世界性对抗与回复冷战,还有利于促进国际战略平衡及世界的和平与安全,是当代国际形势与国际关系中的主要正能量。
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中国外交也快速地走到世界政治舞台的中央,时代赋予中国外交新的使命。中国需要站在全球的高度,用战略和长远的眼光,来谋划与其它大国的关系。中国应当拉近同各大国之间的距离,将同它们的关系放在更大的棋局中予以运筹,在全球下一盘更大的棋。
埃及局势将如何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穆兄会如何应对。知难而退,保全实力,待机东山再起,是上策;对抗到底,引来更严厉的镇压,拼个鱼死网破,导致被取缔是下策。下策不仅对穆兄会不利,也将给国家和人民制造更多的不幸和灾难。有分析认为,不排除穆兄会分裂成温和派和激进派的可能。
最近,由波士顿动力公司为美国军队制造的机器人士兵“阿特拉斯”亮相,它被宣称为世界上最先进的、具有人的特点的机器人,可在危险环境中实施救援。美国着力开发并广泛使用的无人军事装备,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美国对当前国际安全形势的判断和应对策略的取向,由此引发的新问题将会不断浮出水面,很值得全世界关注和研究。
从大国的兴衰史看,无一不是内部原因导致衰败。从外部来说,挑战会一直存在,不要抱幻想,但不要害怕,可怕的是我们内部出问题。党的群众基础空前削弱是非常值得重视的现实,这是真正的威胁,改善和加强党的领导刻不容缓。从这个角度说,正在开展的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必要性、紧迫性和重要性不言自明。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关键在党,希望在党。
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是否拥有别国的信任,是软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美国很重视软实力,并自诩拥有“强大的软实力”。现在可以看得很清楚,斯诺登事件冲击最严重的,并不是美国的窃听网络,而是构成美国软实力的可信度,是美国整体的对外关系。无论使用什么花样,美国也挽回不了可信度受到的冲击。
多数分析家认为,鲁哈尼担任行政首长会给伊朗的内外政策带来变化。例如,伊朗国内的民生会有所改善,西方透过他的政策会看到一张与艾哈迈迪内贾德大不相同的“伊朗名片”。西方有人还指望鲁哈尼成为“伊朗的戈尔巴乔夫”。

德国大选格局初定

2013-08-07 17:26
今年9月22日,德国将举行联邦大选。联盟党和自民党的支持率已达到47%,而社民党、绿党和左派党加在一起的支持率是46%。如果在今后一个半月多的时间内,国际社会或德国国内没有犮生影响德囯大选的事件,那么目前执政的联盟党和自民党将在大选中胜出,继续执政。
美国国会参议员们炮制支持和平解决亚太海域争端决议文表明,美国再次以发号施令者自居,打着支持和平解决争端的旗号,大干颠倒黑白,拉帮结派,强化美日军事同盟、牵制中国,谋取称霸私利的勾当。美国只有改弦更张,真正在亚洲发挥建设性作用,让亚洲人民当家作主,不要过度插手钓鱼岛争端和南海争端,免得越陷越深,不能自拔、伤及自身。
“唱衰中国经济”者也不都是敌视中国者,其中有的可能是不了解情况,或出于主观臆想和误判,这在中国经济增速回落之际不足为奇。但不可否认,西方某些人士出于意识形态偏见和冷战思维,忌恨中国强大,唱衰中国包藏祸心。
穆兄会没有武装力量,目前无力发动内战。地区国家中多数支持埃及军方的举措,仅突尼斯、土耳其和伊朗同情埃及穆兄会,但这三国或自身难保,或对埃及鞭长莫及,难有大的作为。美国和欧盟正对埃及施加影响,旨在力促军方克制使用武力并尽快还政于民选政府,同时说服穆兄会接受现实,停止抗议,加入政治进程。
所谓“TPP”的发展方向仍有很多不确定性,中国不妨拭目以待,无需跟着共舞。这不可能真正“有效地维护和延长“中国战略机遇期”。中国的战略机遇靠的是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是顺应时代潮流的方针政策和策略。中国可以通过各种渠道与TPP谈判国家接触和交流,认真研究和探讨今后可能的合作途径。明年中国将第二次做APEC东道国,责任重大,千万不要偏离方向。

沧海桑田话中朝关系

2013-08-01 15:29
“抗美援朝”和“鲜血凝成的友谊”是不可忘却的历史记忆,也是中朝两国人民宝贵的精神财富。应该让这种记忆和财富成为今天朝鲜实现和平发展、半岛和平稳定与南北和平统一的动力。若能此,也许我们还能告慰长眠地下的17万志愿军烈士的英灵。
正当中美双方共同努力,在增加战略互信、扩大合作等方面取得诸多重大积极进展之时,各种版本的“中国威胁论”和“美国军事包围中国”的讨论在媒体持续展开。固守冷战思维和两军对峙状态下军事行动观察研究视角,很难对中美两国在军事和国际安全领域的合作做出客观判断,也会对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信心产生负面影响。只有创新大国关系理论和思维,认清国际形势新变化,才能客观认识中美构建新型大国关系的前景及其内在目标的实现。
安倍对华强硬集中体现在钓鱼岛问题上。他一再指责中国“违法改变领土现状”,攻击中国“进行领土扩张”。概而言之,他给中国横加了三条“罪状”: 一曰扩张, 二曰违法, 三曰改变领土现状。这完全是混淆黑白、倒打一耙。
经济的盛衰并不决定于唱衰或唱多,“高盛们”嗓门再大也无济于事。事实上,它们最近积极唱衰中国经济,最多也只是使部分热钱撤出,这在大面上无损于中国,反而在某种程度上有利于中国经济的转型。再说国际资本也不是完全听“高盛们”的,有的还在准备加大投资中国的力度。中国经济现在面临转型中的一些困难,但是只要头脑冷静、措施得当、调控适度、行动坚决,充分发挥制度的优势和改革的潜力,必能稳步前进、重现辉煌。对此应抱有充分信心。
7月18日,美国密执安州州长斯奈德宣布,底特律市正式申请破产保护。这宗涉及近200亿美元债务的城市破产案金额巨大,是美国历史上最大的城市破产案,震惊美国和世界各地。上世纪50年代,底特律在其城市发展史上达到顶点,拥有汽车之城美誉、近200万人口,人均收入居全美之首,是美国第4大城市。但从1967年发生严重社会动乱以来,底特律便开始了漫长的城市衰落之路。近几年衰落加快,城市负债激增,走投无路,被迫选择申请破产保护,以求减轻债务负担,弃旧图新,走出一条城市复兴的新路。
我们也不能不看到,如果TPP实现,可能对世界多边贸易体系带来巨大影响。TPP连同美欧正在进行谈判的TTIP,将改写世界贸易规则。对此,我们不能掉以轻心,一定要有两手准备:要跟踪TPP谈判的进展情况,与成员国相互交流谈判的信息和资料,随时分析加入TPP的利弊和可能性;要加速中美投资协定谈判进程。
安倍对华推行鹰派强硬政策,是他的“皇军”史观与“帝国”情结的必然反映, 是逆历史潮流的时代错误,也是一条走不通的“死胡同”。安倍只有认清时代变化,承认现实,尊重战后国际安排,走和平解决争端之路,才能避免重蹈历史复辙, 日本同中国及其它亚洲邻国的关系才有宽阔的未来。
应该看到,“以我为主”的霸道逻辑、以美国单方面的利益为判断是非标准、挥之不去的冷战思维,仍然在美国外交政策中占有重要地位,这是建立新型大国关系的最大障碍。应当认识到,达成共识与付诸实施不是一回事,建立、确立和发展两国新型大国关系是一个长过程,这里需要的是足够的战略耐心,深邃的政治智慧、高超的斗争艺术和勇气。
第五轮中美战略与经济对话 新型大国关系 中国 美国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