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经济学”:经济治理新思路

2013-07-10 16:59:45

“李克强经济学”——这个巴克莱资本发明的术语——最近引起了国内外的关注与热议。按照巴克莱资本的解释,“李克强经济学”有三个重要“支柱”:不出台刺激措施、去杠杆化以及结构性改革。巴克莱资本认为,“李克强经济学”代表着用短痛换取长期益处的那类,其最终成功,取决于结构改革的成功。

巴克莱资本之所以用中国总理的名字命名经济学,当然不是为了吸引眼球。它直接与6月中下旬中国发生的所谓资金短缺有关。在中国这样一个储蓄大国,银行间发生短期流动性困难,让人有些“匪夷所思”,而更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央行刚开始时,对此竟“无动于衷”。国际资本市场认为,这反映了新任总理李克强不同的经济治理思路。

按照惯常的理解,新政府开局之初,一般会加大投资,采取一些刺激措施,以使经济增长强劲,因为在中国,经济增长不仅是经济问题,还是政治问题。而金短缺发生时,也正是李克强总理施政满百日期间。市场都盼望着央行为银行注入流动性,但政府居然“不为所动”。后来人们又发现,在这百日中,中国经济出现了超预期的经济下滑,政府好像也没急着去救市。国际资本市场竟然一时间不知道中国总理“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现在看来,中国政府对银行发生的流动性困难持一种从容态度,目的是要借这种短期困难将银行在中间环节的套利资金驱赶到实体经济中去。过去几年,中国政府为应对金融危机而实行的宽松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导致的流动性很多都进入了投资和投机领域,致使金融系统内部杠杆率不断放大,大量资金在金融机构的操作下通过杠杆投资和期限错配套取利差,这使“影子银行”大行其道的同时,也使风险不断积聚。此外,过度膨胀的银行信贷体系也易形成风险。如果不把银行的资金驱赶到实体经济,而任由银行在创新名义进行套利,过度杠杆化,打造中国经济升级版的目标就很可能落空。

中国的经济转型和结构改革,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金融改革。金融改革在整个经济体制改革中具有枢纽地位,可以说,现代经济是高度倚靠金融,依赖于央行货币政策的。以这次银行流动性困难为例,它凸显了中国金融的结构错位,需要进行纠偏,否则,会引致金融风险,进而影响经济发展。

金融改革包括利率的市场化、人民币的国际化、金融结构的多层次化,以及改善央行和银监会的治理机制,提高监管水平等。其中,从政府监管的角度看,需要“紧货币,松市场”,也即控制央行的发钞冲动,放开对金融机构的过度管制,让资金通过市场调节流向最该去的地方,恢复经济结构平衡,用改革红利替代货币幻觉。巴克莱资本后来把中国政府从解决金融体系的资源错配和效率低下入手,整顿放贷行为,特别是影子银行业务,以防止资产泡沫出现的做法概括为“去杠杆化”。

金融改革只是整个结构改革的一部分。李克强总理上任伊始,就着手紧财政,挤泡沫、做减法,通过改革红利的释放和制度升级来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他不只在一个场合强调,“推动经济转型,把改革的红利、内需的潜力、创新的活力叠加起来,形成新动力,并且使质量和效益、就业和收入、环境保护和资源节约有新提升,打造中国经济的升级版。”同时,推动民营资本进入金融、能源、铁路等领域,推进社会领域的相关改革,促进社会的纵向流动。换言之,李总理要探索一条没有财政主导的大投资,没有宽松货币和高流动性的中国经济增长之路。

为此,在这百多日中,李克强总理主抓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换工作,简政放权,改革的核心“就是市场能办的,多放给市场。社会可以做好的,就交给社会。政府管住、管好它应该管的事”。

从目前来看,“李克强经济学”还只是个雏形,但其特征和要旨已经显露出来了,这就是放松市场、管住政府,依靠市场机制,而非政策刺激和政府直接投资,去实现经济发展的预期目标。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