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会重塑公信力最关键的一步

2013-05-16 16:45:26

本周一,国家主席习近平会见了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莫雷尔。习近平表示,红十字不仅是一种精神,更是一面旗帜,跨越国界、种族、信仰,引领着世界范围内的人道主义活动。人道主义事业是全人类共同的事业,相信红十字精神将不断发扬光大。他还强调,中国高度重视和支持红十字事业,愿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加强合作,积极参与国际人道援助,为更多弱势群体提供帮助,在力所能及范围内履行国际责任和义务,为国际人道主义事业作出更大贡献。

红十字国际委员会主席莫雷尔在中国红会饱受舆论炮轰的关口来到中国访问,其为红会站台的意味不言而喻。芦山地震后,红会本埋头救援,却没料一场舆论风暴向它袭来,它在民间募捐遭到的一片嘘声,使这个中国最大的半官方人道组织陷入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诚信危机。

公正地说,红会在郭美美事件后,是做了一些变革的,在公开性和透明性方面进行了一些尝试,并成立了一个独立的社会监督委员会,但这并没有换来公众喝彩。之所以如此,可能还不仅仅在于它的公开和透明性不够,从公众所责来看,更多的是它的身份模糊。从世界各国红会及国际红十字会的要求来看,红会本应成为一个纯粹的民间慈善组织;但在中国特殊的国情下,红会成为一个准官方组织。虽然不能说官方组织就一定没有信誉,然而,在中国目前这种政商环境下,红会的准官方身份和它的行政化运作方式,确实会加重它已有的弊端,令其自我革新变得很困难。

红会改革的方向其实很清楚,去掉准官方身份,回归民间。这既是红会重建公信力的前提,亦是最关键的一步。但在红会内部,这无疑是最艰难的一步。从国家来说,类似红会这样本属于民间组织却披着官方身份的社会组织,还有很多,在公务员身份成为社会多数人追求目标的情况下,红会的去行政化会不会引起其他组织的反弹,也是国家在改革红会时不得不考虑的。

然而,倘若为红会的未来发展负责,国家其实可以将红会作为一个去行政化的试验标本。在大量民间慈善和公益组织兴起的今天,红会虽然仍是中国最重要的人道和慈善组织,但其重要程度相比过去有所下降,这就使得改革红会不用担忧引起中国慈善事业的倒退,红会去行政化后留下的慈善空白会被其他民间慈善组织所填补。红会一旦变身民间慈善组织,还能够有力激活中国民间慈善组织的竞争。慈善只有竞争,才会有活力。

当然,红会如何去行政化,在实践中可以设置一个妥善的方案,当前,重点是从立法和监管上,强制红会在公开透明方面迈出实质性步伐,最大程度地减少其官办色彩。一般来说,一个组织的信誉和公信力取决于其是否公开透明,而与它的官方组织身份没有直接关联,从这一角度看而不考虑中国特殊的环境,红会是否去行政化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它能否做到独立和透明。国际慈善事业的发展证明、公开透明、独立性和第三方监督是慈善组织缔造公信力的基础,包括政府立法强制慈善项目和财务必须公开、新闻媒体的监督,以及独立的审查机构如会计事务所等对慈善组织的财务审查等,是慈善组织取信于民的重要保证,同时亦是善款捐赠人的基本权利。

这个道理也适用甚至更适用民间的慈善和公益组织。准官方慈善组织还有官方的信誉在作最后保证,民间慈善组织若染上官办组织的一些弊端,只会更快地被公众所抛弃。

目前的情形是,除了少数民间慈善和公益组织如壹基金外,多数民间慈善和公益组织也或多或少存在公信力不足的问题。这是一个警讯,需要引起中国慈善界和政府的高度重视。

正如习近平所说,红十字不仅是一种精神,更是一面旗帜,红会要弘扬这个精神,抗起这面旗帜,为中国乃至人类的人道主义事业贡献力量,从现在起,必须走出变革的第一步。当然,红会重塑公信力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公众对此应有耐心。而政府目前可做的,是将红会章程和管理制度向全社会公布,并建立问责机制,切实问责。红会则须定期将募集款项、救助活动及善款使用情况向社会公开、公示,并将救助对象逐户公布。审计部门也要强化对红会的审计与督查,并把结果公之于众。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