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克强的改革红利论

2013-03-15 21:32:23

李克强众望所归出任新一届政府总理。对中国这个处于转型期、社会矛盾多发的国家来说,这是个好消息。

十八大以来,人们对李克强最深的印象恐怕就是他的改革红利说。改革红利已成为当前中国最耀眼的改革词汇。李克强是在十八大闭幕后一周在由他主持召开的全国综合配套改革试点工作座谈会上提出“改革红利说”的。他的这次讲话,集中阐述了他对改革的看法,被舆论视为中国新领导层的改革纲领,以及向外界释放的深化改革的信号。

李克强在会上说,他不完全赞成“人口红利已经消失”的说法,同时承认劳动力成本会大大增加。“那我们还有什么红利可以利用呢?”他自问自答:“这就是改革,改革是中国最大的红利。”他阐述了几个观点,一是鼓励改革试点省市在法律框架内大胆地、灵活地推进改革,先行先试,效果良好的话再入法巩固。如此渐进而坚实,可以避免大的波折。二是改革要既有顶层设计,又尊重基层的首创精神。意即要摸石头,要扫雷、排除荆棘。中国近年来改革动力的失落,原因之一就是基层创新茫然、乏力。三是改革要打破固有利益格局,调整利益预期,为减轻改革阻力,要在利益增量上做文章,同时稳妥推进存量利益的优化,更加注重权利公平、机会公平、规则公平,等等。

从方法论的角度看,可以把李克强的改革思想概括为几个要点:改革须以公平正义为导向,要厘清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尊重地方的首创精神,坚持增量改革,依法推进和深化改革。

笔者在这里只说说改革为什么要以公平正义为导向,实际上是因为这个问题与改革红利直接相关。

要回答为何说改革仍是中国最大红利这个问题,就要看看改革是否曾为中国带来最大红利。毫无疑问,这是肯定的。正因为30多年前开启了以放权让利为主要特征的改革,并从过去的“以阶级斗争为纲”转到“以经济建设为中心”,中国的发展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代,即改革开放时代。改革释放出了十多亿人口的致富冲动,不仅解放了生产力,使中国实现了“超英赶美”目标,也极大地解放了人们的思想,使人们走出被禁锢和封闭的状态,从而使中国融入人类文明发展的主流。

也就是说,中国在过去的30余年,之所以能从一个贫困落后和封闭的国家成长为如今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完全是拜改革开放所赐。没有改革开放,便不可能有今天的社会生活和人的自由。正如李克强所言,这个甜头百姓已经尝到,所以“我们必须也只能往前走,没有退路。”

但要使改革继续为中国带来红利,就必须坚持公平正义的改革导向。所以,是由中国改革的特点和所处阶段决定的。从中国的改革实践看,采取的是一种务实的渐进思路,先从一些好改的、容易改的做起,把难改的、风险大的改革留在后面,待时机成熟再改。然而,由于人们对“时机成熟”的判断不一样,加之在改革中滋生了很多既得利益者——这些既得利益者原来是改革者,但有了既得利益后,就不愿继续改革,成为进一步改革的阻力——就使得问题被积累下来,改革难以深入推进,“深水区”迟迟无法走出,制度的效应发挥不出来,这就是我们当下所处的状态。

但它也说明,一旦突破了原来的改革“桎梏”,就会迎来一片新的天地,中国社会的发展就会走向一个新的台阶,改革的制度红利就会像30年前开启改革一样,重新爆发甚至比那时更大的力度,从而在人口红利因素弱化后确保中国全面小康社会的建成。

要使改革重新发挥如此效用,前提是校正改革的航向,以公平正义作为深化改革的原则和方向。民心思改革,是改革的最大动力。但人们思的是公平公正的改革,而不是个别地区出现的掠夺人民福利的“伪改革”、“歪改革”。假如人们能够在改革中得到基本的公平权利,企业能够按照市场经济的原则,得到市场平等竞争的公平,各种特权能够得以最大程度的约束和抑制,人们为什么会不赞成、不支持这样的改革呢?社会的积极性和创造力自然就会勃发出来。

所以,倘若说改革仍是中国最大的红利,前提乃是改革必须以公平正义为导向。这个价值问题必须向人民讲清楚,让人民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公平正义的温暖,感受到政府善意。唯有公平正义,才能使被腐败和既得利益等钳制的改革红利充分释放出来。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