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确理解此次大部制改革的性质

2013-03-05 17:02:30

国务院机构改革无疑是今年两会的一个焦点。已于二中全会通过并将在两会期间审议的《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强调要以职能转变为核心,把职能转变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继续简政放权、推进机构改革、完善制度机制、提高行政效能,稳步推进大部门制改革。温家宝总理3月5日在《政府工作报告》中回顾过去五年工作时也表示,推进政府机构改革,初步建立职能统一的大部门体制框架。在今年的工作建议中,温家宝强调要坚持转变政府职能,推进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政事分开、政社分开,建立职能科学、结构优化、廉洁高效、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

从方案名称来看,此次改革将“机构职能转变”提至与“机构改革”并行高度,这与过去历次机构的提法不同,从而突出了体制改革是这次行政改革的首要任务,而后才是机构调整。可以说,这是过去机构改革经验的总结。

机构调整虽表现为部门之间的整合,但关键在于加快政府职能转变,这一方面是因为,现在政府机构的设置和权力资源的配置,还不完全是按照市场经济的要求和人们对日益增长的公共服务的需求进行的;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已有的政府机构和权力配置,存在权大责小、公开性和法治性不足现象,从而导致政府行政效率不高。以体制改革、职能转变为核心,明晰政府权力边界,机构改革才能突破部门利益的制肘,顺利推进。

政府机构是政府职能的载体和承担者,赋予政府什么职能,就要设立什么样的政府机构。而一旦机构设立,就必然会衍生出部门利益,此乃由权力的本性决定。市场经济下,政府机构的设置,必须遵循和体现满足市场与社会需求的基本导向,这是一个基本原则;而政府职能转变的结果,也必须在机构改革中有所体现,否则转变政府职能可能沦为“口号”,变成“空话”。一般来说,政府机构臃肿,人浮于事,是政府职能不清、权力交叉的反映。

改革以来,历次机构改革都把转变政府职能作为轴心。但改革之所以不彻底,一是因为我们还处于市场经济完善和社会转型的进程中,二是因为我们对政府职能转变的认识不是很到位,三是因为政府权力没有受到应有制约,从而导致改革更多着眼于机构本身的分分合合,陷入“精简—膨胀—再精简—再膨胀”的循环。

大部制改革要打破此种循环,就不能把重点放在机构的整合归并、加减计算,以及裁减了多少人员上,如果政府职能切实得到转变,人员自然会得到精简,利益也可以削弱。

加快政府职能转变,有一个简政放权、进一步理顺政府、市场与社会间的关系问题,以使政府职能具有和谐、合理的规制基础。对此,二中全会提出了应减少和下放投资审批事项、减少和下放生产经营活动审批事项、减少资质资格许可和认定、减少专项转移支付和收费、减少部门职责交叉和分散、改革工商登记制度、改革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善和加强宏观管理、加强基础性制度建设、加强依法行政等。这就要求中央职能部门减少对地方及市场主体的直接微观干预,提高市场在经济活动中的调节作用。

政府应把更多权力和职能让渡给社会和市场,由个人、企业和社会组织去行使原先由政府行使的职能。因为只有政府管得少,才可以管得好。政府如果管了许多不该管的事情,肯定管不好。在市场经济深入发展、分工不断细化、公共需求不断扩大的背景下,政府要把更多职能转到做好宏观规划、政策制定、公共服务及市场监督上来,为社会创造一个好的发展环境。

加快推进政府机构改革有现实紧迫性,但鉴于大部制改革涉及到党政、政企、政事和政社等多重关系,还涉及到政府内部权责关系、组织结构和人员的调整,涉及公务员的切身利益,所以,正如此前政治局会议指出的,推进大部制改革要积极稳妥、循序渐进、成熟先行。这实际上提出了本轮大部制改革的思路,表明本轮改革更多着眼于部委职能“微调”,不会急于求成;同时把重点放在谋求政府职能转变的突破上。

新阶段的行政体制改革具有明显的结构性、综合性和配套性特点,科学地设计改革战略,既要着眼全局,体现长远利益,亦要考虑当下情形,审时度势,把握时机,整体部署,周密安排,统筹协调。在这一过程中,大部制的改革路径,可以作为行政改革近期目标与长期目标的结合点。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