埃及革命仍未停歇

2013-07-02 21:07:45

6月30日是穆尔西就职总统一周年纪念日。当天,迎接穆尔西的不是庆典和鲜花,而是人数超过l400万的超大规模示威游行。这也是埃及自2011年穆巴拉克倒台以来规模最大的抗议示威。

毫无疑问,当下的埃及处在六十年来最糟糕的历史时期。自2011年2月穆巴拉克下台以来,埃及经济状况日益恶化,外汇储备锐减60%,外债和财政赤字激增,失业率、通胀率居高不下。同时,政坛剧变导致该国原有政治平衡被彻底打破,国内日益分裂为伊斯兰当权派和世俗反对派两大派别,双方政治理念差异甚大,权力争夺无休无止。社会治安也日趋恶化,偷盗、抢劫、凶杀等刑事案件频发。有阿拉伯媒体称,当前埃及就像迷失在大海里的轮船,没有船长、航员、航海设备及可供停靠的海岸,国家就像装在闷热的锡罐里,严重的经济、政治和社会困难使国家窒息,随时会陷入“国家崩溃”的危险。而穆尔西政府对此束手无策,执政一年多来,各项改善民生目标均未兑现,国家始终没有好转迹象,埃及民众对现状极度失望,对穆尔西政府日渐失去耐心。

埃及局势沦落到今天这种地步,固然与穆尔西执政方式有关,但显然不能完全责怪穆尔西政府。埃及诸多积弊大多是结构性问题。尤其是埃及过去三十年长期奉行新自由主义政策,导致民族工业日益萎缩,整个经济结构日益被锁定在产业链下游地位。解决这些问题是个漫长过程,绝非一朝一夕所能奏效。相反,埃及经济十分脆弱敏感,极易受外界风吹草动影响。近两年来埃及政局动荡不定,加剧导致资本外逃,旅游业萧条,令埃及经济雪上加霜。这种趋势显然不是穆尔西所能阻止的。

此外,这也与埃及政治转型的道路误区有关。穆巴拉克下台后,埃及朝野均将民主化转型视为纾缓困境的主要法宝,认为只要埃及有了“民主”,其他问题将迎刃而解。殊不知,民主化转型只是让埃及刚从一个陷阱爬出来,又坠入“民主陷阱”:其一,民主只是一种政治体制和遴选领导人方式,它本身不是万能灵药的,不可能解决所有难题;其二,实现“好民主”是有先决条件的,包括成熟的政党制度、庞大的中产阶级、具有底线共识的政治文化等等。而埃及贫富分化严重、根本没有世俗反对党,民众对民主游戏规则缺乏深刻理解,由此导致埃及的民主化进程,使宗教色彩十足的穆斯林兄弟会成为最大赢家,同时也将埃及变成将“普力夺社会”——各个阶层竞相通过自己熟悉的方式表达诉求,干预政治进程,由此导致政治失序、内耗不止的“坏民主”。事实上,不仅穆尔西上台会遭遇民众抗议,世俗反对派执政同样会遇到类似问题。简言之,埃及民主化转型是试图通过简单化手段解决复杂化问题,结果可想而知。

很显然,当前埃及又站到新的十字路口,何去何从引发各方关注。很显然,在可见未来,埃及动荡仍不会停歇。2011年埃及民众起身反抗穆巴拉克统治,包含了谋求民族尊严、民生改善、民主自由等多重诉求。迄今为止,绝大部分目标远未实现。迄今为止,埃及变革仍然是场“未完成的革命”。而埃及民众政治意识充分觉醒、政治能量充分激发起来的情况下,这种不满情绪随时会转变为大规模抗议乃至暴力冲突,由此使埃及未来政局仍将风雨飘摇。

而在持续不断的埃及乱局中,穆尔西政府和世俗反对派很可能两败俱伤,唯有军方才是最大赢家。埃及军队历来是决定埃及政坛走向的关键。当年穆巴拉克正是控制了军队,才得以长期掌控埃及,后来正是军方“反水”,才导致其被迫下台。穆尔西政府上台后,埃及军方并不甘心“重返军营”,因而与穆尔西政府貌合神离。埃及国防部长塞西曾警告穆尔西,勿将军队“穆兄会化”。目前,虽然埃及军方仍不具备发动政变、恢复军人统治的主客观条件。但毫无疑问,如果埃及政治对抗日益失序,乃至国家面临崩溃边缘时,埃及军队很可能“走出军营”,使埃及迎来“新威权时代”。

田文林
Tian Wenlin
田文林,国际问题专家,供职于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研究中东政治、民族宗教问题,曾在《世界经济与政治》、《现代国际关系》、《西亚非洲》、《世界民族》等核心期刊发表学术文章50余篇,海内外媒体发表时评多篇。
作者最新作品
微博关注

登录注册用户名 密码 自动登录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