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两会】全国人大代表易连军:失能老人的“好保姆”

改出实惠 > 央视网 A+

原标题:

全国人大代表易连军

全国人大代表易连军

  央视网讯(记者李文学)昏暗的灯光下,63岁的易连军戴着眼镜,时而思考,时而疾书,想法很快爬满了两页纸。

  “当你老了,谁来照顾你?”13年照顾失能老人的经历,一直在她脑海中画着这个问号。作为一直关注并呼吁着。

  2003年,在照顾因脑血栓卧床的母亲时,做护士的易连军突发奇想,开办了专收失能老人的托老所,让那些丧失生活自理能力,无法行走、无法说话、甚至无法独立排便的老人,有尊严地走好人生最后的旅程。

  刚开始租的房子只有8张床位,面积仅有60平方米。随着入住的老人越来越多,她先后又租用了2处房子。“有次房主闹离婚卖房子,逼得我四处找地方。”

  后来,易连军和丈夫商量着卖掉了自己的房子,贷款买了一处130平方米的房子,又租了两处亲戚家的房子,托老所总算稳定了下来。

  2011年,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建华区政府的帮助下,投资600余万元建成了总面积940平方米,拥有28个护工、100张床位的护理院。

易连军在给老人喂饭

易连军在给老人喂饭


  这是一个没有亲情胜似亲情的护理院。“爸,该换药了”,“妈,该换尿布了”……在这所护理院里,从来听不到护理人员叫失能老人姓名的声音。每个病室里,都是雪白的床单和棉被,没有一丝异味,老人没有满脸胡子的,没有指甲长的。

  每天要给老人测血压、测脉搏和体温,指导用药;每3个小时给患病老人翻一次身,24小时不间断;定时给老人敲背、按摩;定时做眼睛护理、口腔护理;定时擦身理发;定时喂水喂饭……

  母亲去世后和儿子结婚时,退休的易连军也曾有过不干的想法,“但实在是舍不得这些老人。”易连军说,“我们每个人都会老,希望那时能有更多的我这样的护理院。”

  虽然身为护理院的负责人,但易连军与其他护理人员一样,亲自为失能老人换药、吸痰、抠大便、鼻饲、理发、洗脸、剪指甲……

  有个姓韩的老奶奶,脑血栓,来时气管切开,常常喷得满床是痰。易连军不管白天黑夜,随时为她吸痰。因为她说不了话,易连军就看着时间,觉得该大便了,就戴上手套为她抠。“我之前可是有洁癖的,因为护理这些老人,也改掉了。”在易连军的精心护理下,老人拔掉了气管套管,慢慢康复了。“每年过年时她都来看我,说我是仙子,救了她的命。”

  为了处置夜间老人的突发病变,易连军常年睡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而且不敢关门,只要听到老人有一点动静,就马上起身赶过去。“这多么年习惯了,躺在床上反而睡不安稳”。


  已经护理了700多位失能老人的易连军,在全国两会上也一直在为这个群体呼吁着。她多次建议制定专项扶持政策,促进失能老人护理机构加快发展。今年两会她又建议,“希望各地院校能设老年人护理专业,长期持续培养这方面的人才”。

  在代表驻地,每天早晚易连军都要各打一个电话,了解老人情况,“毕竟家里还有那么多老爹老妈呢。”

编辑:张晓琳 责任编辑: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