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奖女婿”与阿Q精神

特约评论员时言平

  最近几日,当大家为新晋诺贝尔奖得主顶礼膜拜之时,安徽蚌埠一中的一则告示流传于网络后,令人眼镜大跌。该校郑重宣示:“热烈祝贺我校女婿埃里克·白兹格荣获2014诺贝尔化学奖”。

  埃里克·白兹格被封“蚌埠一中女婿”,渊源起于其夫人吉娜曾就读于蚌埠一中。就凭这,也能搭上关系,还如此大张旗鼓、奔走相告!这让你不得不佩服中国人攀亲戚的能力,以及在人际关系上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培养不出诺贝尔奖得主,但培养出了诺奖得主的夫人,也算是为国争光、为校扬名了。如此奇葩的“神逻辑”,难怪会引发网络上一派吐槽声。一时间,校友、邻校、邻市、邻省……的人们纷纷发来贺电,也跟女婿获得诺奖的蚌埠一种攀附起了关系、认起了亲戚;就连有些女生也在暗暗立(腹)誓(诽):嫁个好男人,为母校争光;更是有人从经济学角度分析:嫁人也是生产力。

  可乐的闹剧中,隐藏着莫名的讽刺和悲哀。阿Q的那“我祖上比你阔多了”的金句,与此同时在我们的耳畔响起。只不过,这次拿来比阔的,不是殷实阔绰的祖上,而是顶着诺奖光环的“洋女婿”;比阔的,也不再是阿Q,而是承载着教化重任的学校。

  说到这,不妨批判范围扩大一点。事实上,攀附“诺奖女婿”的,并不只是蚌埠中学,来看看安徽当地媒体的报道吧——“有人说,今年,诺贝尔奖离我们很近,因为诺贝尔奖化学奖的得主埃里克·白兹格,是蚌埠的女婿。”这种攀附和关联,与蚌埠一中何异?蚌埠一中在随后回应此事时,也怪罪于炒作“诺奖女婿”概念的媒体,“称埃里克·白兹格为女婿,并非学校首创,只是从媒体的叫法顺延而来”。

  回到正题,攀附“诺奖女婿”这种阿Q式的精神胜利法,为何被郑重其事地演绎。究其原因,表象是浮躁风气催生的炒作闹剧,而本质无非是自卑和势利孕育的怪胎。而我们看见的,不过是扭曲的精神、迷失的灵魂映照在现实的倒影。在倒影中,或许也能够看见我们自己。

  阿Q精神胜利法的精神流毒不涤清,攀附“诺奖女婿”这种为自己脸上贴金的闹剧,必然将延续下去,而清除这种精神遗毒,关键在于精神自由,人格独立。缺乏独立自由的精神,迷失自我的人们,很轻易地就放弃了努力、放弃了自己。既然向往诺奖的荣耀,为什么不去努力争取,非要“曲线救国”拉个“洋女婿”来为脸上贴金?向世人展现自己世俗、媚俗的丑态。

  脚跟不稳,就想着依附。当依附成为一种习惯性依赖,人就懒得甚至忘记去学会站立和走步。当然,宽容的世界不再会有赵老太爷,也不会再有“你也配姓赵”的刻薄,甚至当阿附和虚荣成为一种潮流,在精神胜利法的土壤上,也不会有阿Q的孤独,但在浮躁和狂欢中的人们是否想过:攀附“诺奖女婿”,到底能够给我们带来什么,又能改变什么?

  骄傲的资本和荣耀带来的满足感,只有在自己手中实现,才最真实。幻想着“诺奖女婿”来光宗耀祖,除了制造笑话,就只剩下现实的自欺和人格的谄媚。要想获得尊重,要想抵达人文和科学的顶峰,关键还得扎实教育的基本功。厚黑换不来厚重,攀附换不来攀升,精神自慰也无法抵达胜利,因此,那郑重其事宣告“诺奖女婿”的泡沫牌匾,还是早点撤下吧!

央视网新闻官方微信:扫一扫,立即关注!

关注“网络新闻联播”,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网络新闻联播 ,@央视网新闻 。

网友立场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下载央视新闻客户端

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