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罚款总动员”,吃相太难看

特约评论员佘宗明

  据报道,10月13日,网上热传一份河南省工商局下发的通知,内文提出全员上阵、加压推进,确保11月底前完成年度罚没收入任务。它还提出“实行罚没收入目标任务完成情况‘两个挂钩’,即:与各种经费款项挂钩、与年终奖惩挂钩”。而该文件的真实性,目前已被河南工商系统内部人士证实。

  罚款都能设指标、整挂钩、搞动员?涉事通知遭曝光后,引发舆论哗然:按理说,行政罚款只是种执法手段,而非目的,对工商部门而言,执法目的在于规范各类市场经营秩序, 至于罚款金额,所谓“罚不可妄加”,它显然也要视管理对象的违规情形而定,很难被预先计划好。就此看,设年度罚没收入任务,无疑是滥设指令,是因果倒置,也背离了执法应有的价值指向。

  罚款指标很荒唐,但应看到,这类指标现实中并不少见,“罚款年票制”“超载月票”等现象已是屡遭曝光,搞罚款任务摊派,已成很多地方、部门的例行做法,如早在2011年,云南罗平工商局就被曝设罚款指标;而河北栾城工商局也一度被指设多项罚款指标,这都曾引起公愤。而河南的这份文件,不过是撕破了潜规则的“画皮”。

  设罚款指标,易催生以罚代管、创收冲动,甚至滋生权钱交易等乱象,这点想必政策制定者不会不懂。可这样的指标为什么还会存在?这从河南出台该文件的背景不难知悉:河南工商部门今年非税收入下降幅度较大,要想在11月底前完成任务,只能在剩下时间里“加压推进”。也就是说,下指标的背后,是因非税收入征收压力的传递。

  据了解,罚没收入任务并非“工商部门专属”,还是全省财政的一项任务,由省财政厅专项督导完成,全省范围内统筹协作。而它反映的问题,无疑值得正视——近年来,尽管不少地方已实行了罚款“收支两条线”,可有些执法部门的财政下拨经费,仍跟上缴的罚没收入直接相关。对那些具有收费与执罚职能的行政机关来说,它仍承担着“创收”的附加任务。如此一来,衍生出“突击完成指标”等怪象,也就在所难免。

  而可以想见,“加压推进”下,罚款经济的压力势必转移到那些商户身上。工商部门很可能在罚款指标与自身利益挂钩的考核重压下,逼良为娼、养痈为患,或“有条件要罚,没条件创造条件也要罚”,或在罚款时“就高不就低”。而作为企业,或被杀鸡取卵,在被拔毛之下,负担也为之增加。

  事实上,为禁止下罚款任务,早在1993年10月,中办与国办发布的《关于对行政性收费、罚没收入实行预算管理的规定》就已明确,“各级执收、执罚部门和单位……收费、罚没收入必须全部上缴财政,绝不允许将收费、罚没收入与本部门的经费划拨和职工的奖金、福利挂钩,严禁搞任何形式 的提留、分成和收支挂钩。各级财政部门和主管部门不得给执收、执罚单位和个人下达收费、罚没收入指标。 ”

  而在去年11月,河南永城发生女车主不堪路政高额罚款喝药自杀事件后,时任河南省副省长赵建才也表示,行政执法人员经费列入财政预算要如实落实;斩断以罚代管和靠罚没收入返还来维持经费的利益链。

  可如今,这一纸通知有违国家规定,也背离了当地官员言犹在耳的承诺。在引发舆论反弹的情况下,当地显然有必要就该事作出回应,依法溯责,给公众个交代;更重要的,是以此为契机,下大力气推进行政执法改革,加快非税收入征收管理的立法进程,从而阻断执法部门与罚没收入的利益关联,杜绝执法的随意性;此外,还要推进预算制度的全方位透明化,确保其来路很正。

  河南有关部门搞“罚款总动员”遭呛,说到底,就源于“吃相”太难看,姿态太狼狈:为了罚款,罔顾程序正义,也违背了给企业减压的政策向度。这也给政策制定者提了个醒:执法必须遵循正义原则,而不能步入“为创收而创收”的误区,否则只会自伤公信、自损声名。

央视网新闻官方微信:扫一扫,立即关注!

关注“网络新闻联播”,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网络新闻联播 ,@央视网新闻 。

网友立场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下载央视新闻客户端

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