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潘石屹将善款捐给外国人

特约评论员邓海建

  近日,SOHO中国董事长潘石屹与哈佛大学签订了金额为1500万美元(约9300万人民币)的“SOHO中国助学金”协议一事,引发网络热议。不少人提出疑问,国内致富的地产商为何助学国外而不选择中国高校。该企业CEO张欣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助学是希望更多中国优秀贫困生能接受世界一流大学教育。昨日,潘石屹也在其认证微博上回应,这次助学金只帮助在这些学校的中国贫困家庭学生。(7月24日《新京报》)
  
  一言蔽之,潘先生捐了笔钱,然后就惹火上了身。
  
  最开始,先是问你为什么不捐给中国的高校,那么多中国穷孩子还指望你解救呢。言外之意,你这样搞,简直不是中国人。后来弄清楚了,尽管是国外高校,但还是捐给了中国孩子,但追问依然咄咄逼人:比如你为什么不捐给家乡的大学,又比如你捐给哈佛是不是有功利目的……反正按照这个逻辑逼问下去,礼貌的潘先生再谦抑,似乎捐款本身倒成了罪恶的议题。
  
  这事儿当然不是头一遭。无独有偶,公众应该还记得2010年初——“中国毕业生向耶鲁大学捐款8,888,888美元,金额创耶鲁管理学院毕业生个人捐款纪录!”当年1月8日,环球网报道的这则新闻引起广大网民的热烈讨论。彼时,不少人对“中国辛辛苦苦培养的高材生帮着人家发展”表示不满甚至气愤。有人说你地震不捐钱,国内不捐钱,锦上添花的事倒不亦乐乎。不过,当事人张磊也表示,捐款行为只是因为,在耶鲁所受的教育“改变了我的一生”。问题是,张磊若是不给出恰当的理由,就活该遭遇舆论非议?
  
  回到潘先生的话题上来,先说说第一个问题,哈佛有穷学生吗?据公开数据显示,哈佛大学年捐赠基金数已超数百亿美元。但即便如此,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的专家们在一份研究报告中的结论显示,在优秀学府上学的大学生中,仍有3%的学生来自低收入家庭。非营利机构“国际教育协会”2013年年底数据显示,中国在哈佛的留学生有686名。相较于教育及生活支出,“家境一般”的中国学生,恐怕也不是天方夜谭。
  
  再说第二个问题,即便哈佛是贵族俱乐部,潘先生的捐款就必须要止步吗?就像网友说的,“只要是捐款,捐给谁都好,比尔·盖茨也捐款给中国人,没见美国人在后面说三道四。”事实上,早在2007年底,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就正式宣布,承诺在五年内捐资5000 万美元,帮助中国预防和控制艾滋病的传播。凡此种种,不胜枚举。再说,慈善捐赠,本就是个人自由,有没有理由、或者捐赠给谁,都不应该以诛心之论待之。
  
  当我们苛责潘先生善款去向的时候,千万不要忘了下面这个事实:中国的富人购买了很多西方国家富翁品味的东西,艺术品、湾流私人飞机、DRC葡萄酒和爱玛仕手袋——但胡润报告显示,2013年中国前100位慈善家总计仅捐款8.90亿美元。相比之下,美国前50位慈善家去年共捐出77亿美元,其中仅 Facebook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和他的妻子就捐献了近10亿美元,超过中国前100位慈善家的捐款总额。因此,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盖茨会公开呼吁中国的富人们多做善事了。
  
  一方面是中国的富人在慈善事业上太抠门,另一方面又是中国舆论对富人慈善吹毛求疵。这种诡异而尴尬的格局,也许恰恰是中国慈善生态最真实的写照。
  
  慈善作为社会资源配置或社会财富分配的第三种方式,最基本的规则就是“自愿自由”。悖逆这个底线,任何的价值评判都有失正义,离开这个准则,任何的逻辑推理都无益于公共利益。有一天,当潘石屹将善款捐给外国人,我们也能泰然处之,或者,顶多反思中国高校财务公开与学术治理的短板,那么,我们的慈善环境也许就会更健康稳妥一些。

央视网新闻官方微信:扫一扫,立即关注!

关注“网络新闻联播”,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网络新闻联播 ,@央视网新闻 。

网友立场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下载央视新闻客户端

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