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永浩是个满嘴“情怀”的骗子?

2014年07月16日 20:51

不管美丑,还是见了公婆。罗永浩的锤子手机正在一批批发送到用户手中。可产品越是接近用户,毁誉之声就越是激烈。

一周以来,罗永浩在微博上做了三件事:转发用户收到手机后的赞美之词、转发抨击者的微博来自嘲解嘲、不断承认发货初期良品率较低。方舟子同罗永浩在微博上打过嘴仗,这一次,他收集整理了来自锤子手机用户的抱怨,集纳出一篇罗列锤子手机“十四宗罪”的文章。

如果消费者正在犹豫自己要不要购买锤子手机,看了这篇文章他一定会担心自己买到的手机可能会“从头坏到脚”。方舟子在文章里调侃,“用户本来买的就是情怀,产品只是赠品,不要太挑剔嘛。”

对于方舟子的指责,罗永浩用一贯的太极手化解:一方面再次承认了手机不合格率偏高,承诺退换;另一方面再次为自己打起了广告,称有方舟子这样“为私仇终生免费监督”,用户可以完全不必担心售后及客服问题了。

锤子手机遭遇的问题并不是孤例,甚至可以算得上是行业通病。今年年初,一家声誉较好的国内品牌即将推出自己精心打造的旗舰机,这款机器的发布会已经在去年年末举行过了,可是上市时间却一拖再拖。最后一次“跳票”时,产品经理出面解释说,由于代工厂商手法不慎,将整整第一批手机的屏幕都贴坏了,只得返工重做,让大家再等半个月。

同锤子品牌初来乍到不同,这家老厂商在供应链领域拥有更优质的资源,可用户还是在等待了将近3个月后,才拿到自己心仪的手机。发布会上,为了同手机行业的“期货现象”、“饥饿营销”划清界限,产品经理曾向用户做出了“发货每晚一天,价格就便宜一点”的承诺。最终,由此导致的利润减少,企业只能自己承担。

目前的国产手机市场十分繁荣,可对于各厂商而言处境又十分尴尬。以小米手机为例,小米手机进入市场时,主打的就是“性价比”概念,定位在中低端市场。当时在这个市场上,小品牌林立,其中不乏山寨机,但是没有强有力的竞争者,这为小米整合资源抢占市场留出了空间。

现在,小米手机面对的生存环境比以前险恶很多。去年开始,一些国内大品牌拓展了自己的产品线,一方面向高端机型进军挤占三星排头兵的位置,一方面向低端机型延伸吞噬“小米们”的生存空间。狼来的多了,肉就必然会少;如果新来的狼体型健硕,其它的狼也可能变成嘴里的肉。

有时候看着国产手机厂商的产品配置,甚至以为他们不过是一家家中介公司。“东市买骏马,西市买鞍鞯,南市买辔头,北市买长鞭”,一个手机里面几乎所有重要部件,厂商都从国外采购,像处理器这样最核心的部件,所有人都只能采购那么一两家公司的产品。国内手机能做的就是把这些部件按照自己的花样组合在一起,能拿来搏一搏的也就是“这个部件我装了你没装”,或是“这个部件我装的是新的你装的是旧的”。

罗永浩喜欢谈“工业设计”,所谓工业设计就是怎么把到处买来的部件安装在一个手机大小的盒子里,安装的工艺如何。不看好罗永浩的人喜欢谈“产业链”,所谓产业链意味着一家厂商能从上游供应商那里拿到多少部件,这些部件质量如何。

刚刚上市锤子手机的版本并不支持4G网络,这是由于它搭载了较早版本的处理器。可是从2013年秋冬开始,新发布的中高端机都使用了支持4G网络的新一代硬件。年初中国移动4G刚刚商用时,中国移动董事长奚国华称将推出千元以下的4G手机。诚如其言,现在部分千元以下的4G手机已经在锤子手机之前上市了。这就是产业链的脸色,生产处理器的巨头高通公司面对一只只伸来的手,不愿意把最紧俏的产品交到一个新厂商手里。

罗永浩是个浪漫主义者、理想主义者,他喜欢把自己的特质抽象为两个字——情怀。他发现市面上的手机都不能满足他的审美,所以秣马厉兵踏足手机行业,这无可厚非。可手机行业的结构没有留给从业者多少腾挪的空间。罗永浩把大量的“情怀”倾泻在锤子手机的工业设计上、系统的优化上,但这样的“情怀”很容易就会被别人“借走”。

不只是眼前所暴露的问题,可以预料即使未来锤子公司在渠道方面更有经验,第二代、第三代手机上市的时候,必然也会经历一段“产能爬坡”的低出货期,“不做期货”成了明日黄花的诺言。这中间的差距,与其认为是罗永浩编大话欺骗了公众,倒不如说这是“创业者”罗永浩向“企业家”罗永浩过渡时,必须向行业规律做出的妥协。

对于消费者来说,市场上多一个竞争者总是好的。无论锤子公司成功或失败,4G时代结束前,锤子或都将是最后一个毫无背景又真心想称霸一方的“搅局者”。饱和的市场里容不下更多的愣头青了。(央视网 作者:周顶新)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