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度商业化的高校谈何仰望星空?

2014年07月16日 20:45

前不久,北京大学推出了一部名为《星空日记》的微电影。这部带有招生宣传片性质的影片讲述了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出身寒门内心怀揣天文梦的男生,为了能挣更多的钱而选择了经济学专业,但在一位老教授的鼓励和梦想的推动下辅修了天文学。在大四毕业时,他最终放弃了外资投行的高薪工作,转投天文学并作出了优秀的毕业设计,同时也赢得了青梅竹马的女神的青睐。

尽管影片在推出后受到了部分批评和非议,但传递出的主题非常明确——“不是现实支撑了梦想,而是梦想支撑了现实。北大是一个相信你的梦想并让你实现梦想的地方。”作为中国的最高学府,北大是有资格且有底气说出这种话的,这种“仰望星空”的精神也值得其他高校推崇。可最近爆出的几则新闻开始让人质疑,越来越商业化的高校还能让学生心无旁骛地仰望星空吗?

据《中国青年报》和《京华时报》报道,越来越多的国内高校打着高级工商管理培训和“高官班”的牌子招徕企业家,并且学费昂贵,2013年排名前十的EMBA(高级工商管理硕士)班,学费最低也要36万元,最高的近70万元。挂牌的学校囊括了包括清华北大在内的几乎国内全部顶级名校。

越是名校,“门槛”就越高,北大的“后EMBA班”学费高达66.8万元,党政领导干部学员的行政级别须正处级以上。与“高门槛”相对应的却是极低的学习要求,在清华大学经管学院网站上,一篇2013年5月的文章写道:“清华EMBA国学研修课程第四期的同学们开始了期待已久的佛学模块修习,同学们赴北京凤凰岭龙泉寺参悟佛法,500人的大殿座无虚席。”一堂“艺术品投资课程”获得了“学员们潮水般的掌声”。而在中欧商学院,2012年举办的一场“交响曲鉴赏之道”讲座吸引了近300位EMBA学员。

在某些学员们看来,上EMBA班学什么不重要,关键它提供了一个为官员和企业家搭建的联系感情的平台——平时官员那么忙,企业家想见一面何其难,如今有了这么好的机会,建立了同学情谊,以后说话办事就方便多了。

得不到真才实学、学费全线飘红的EMBA,市场热度有增无减,其背后无非是EMBA班为高校、商人、官员搭建出了一个三赢平台。学院获得巨额收益,商人获得关系网,而官员则靠公费镀了金。反过来,后二者利用其雄厚的资产及广泛的影响力助力商学院学费不断走高、生源源源不断,形成了一个永动机式的“良性循环”。

北大教授钱理群曾在公开场合提出,“我们的一些大学,包括北京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这种人一旦掌握权力,比一般的贪官污吏危害更大。”“后EMBA班”们开在学校里难免对莘莘学子在价值观上产生负面影响。

“去行政化”曾成为大学教育改革的热门话题。其实,相比行政化的弊端,日趋商业化给大学带来的危害将更为深重。一是伤害了对知识和真理的追求。蔡元培讲,“大学者,研究高深学问者也”,若过分热衷于拉赞助赚钱,莫说“高深”,“学问”也将难以立足。二则伤害了大学为社会率先探索、领时代风气之先的独立学术精神。

如为师者皆唯利是图,师道无尊,言利不言义,谈何为人师表,谈何成就大师?倘放纵“后EMBA班”在校园畅行无忌,势必玷污象牙塔应有的纯洁与追求。(央视网 作者:关开亮)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