慈善是私权利,请不要用道德绑架任何人

2014年07月03日 21:07

6月30日,21岁的莫向松带着14名同学集体跪在了成都市武侯区新希望大厦门外,他们手中捧着玫瑰,身上缠着玫瑰,头上戴着玫瑰……写有“借我一百万,我打工还你一辈子”的标志牌道出了他们此举的目的——希望打动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畅,进而能获得100万元的借款治疗莫向松的白血病。

慈善是私权利,请不要用道德绑架任何人

莫向松,21岁,四川宜宾人,成都农业科技职业学院动物防疫与检疫专业2011级学生。去年11月,他被确诊患有急性白血病。据新京报报道,莫向松出生3月后母亲去世,父亲因此精神失常,自己从小与养父母一起生活。因家庭困难,如今他不可能承担巨额治疗费用。前些天他回校时偶遇刚领完毕业证的14名同学,便对他们说了这个想法,并获得了支持。

至于为什么要送玫瑰,莫向松认为玫瑰代表着“送人玫瑰,手有余香”,希望更多人帮助需要帮助的人。遗憾的是,莫向松此举收获的不是玫瑰花香,而是如玫瑰刺般锋利的恶评。在互联网上,有人同情其遭遇并支持他的勇气,但更多的声音在质疑其道德绑架。

有评论认为这种行为“好象把刀架在企业的脖子上说,你借钱也得借,不借钱也得借。这样的做法很难让人心平气和地接受。”媒体人王志安在实名微博中写道:“这是要挟,以自己的疾病要挟别人救助。不管对方是否有钱,都不欠你的。慈善的基础是自愿,一旦违反自愿原则,就是恶。”网友@胡淑芬 甚至声援起了新希望集团董事长刘畅:“这种以自己的‘正义’陷他人于不义最恶心。得白血病不是可以公开道德绑架的理由。希望女富豪能顶住压力,不借。”

如此借款方式确实容易让被借款者反感,在“媒体”和“集体”的双重压力下,如果不借钱,舆论会指责企业没有同情心,没有责任感,见死不救,过于冷血……使企业形象蒙尘;如果借,似乎有点被“逼迫”的感觉,显得不够主动。

我们不妨将心比心地想一下,我们走在马路上或乘坐地铁时,遇到残障人士过来乞讨,就算在心中理直气壮地默念十遍“我没义务必须施舍他”,但还是不愿意或者说不敢去正视乞讨者的双眼,毕竟,那会带来内心的不安。而“借我100万,我打工还你一辈子”显然比身体的残疾更加具有“胁迫性”,这更像是“你帮帮我吧,我当牛做马报答你”式的民间赌咒起誓,而且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往远了讲,“为富不仁”是中国传统道德中的一道红线,对“为富者”的道德要求也更高。

时间回到2008年5月12日,汶川大地震发生的当天,著名房地产企业万科向灾区捐出200万元后,不少网友质疑其捐款数额太少。随后,王石在博客中表示,中国是个灾害频发的国家,赈灾慈善活动是个常态,企业的捐赠活动应该可持续,而不应成为负担。万科对集团内部慈善的募捐活动中,有条提示:每次募捐,普通员工的捐款以10元为限,其意就是不要让慈善成为负担。

此话一出,这位被称为“中国最具传奇色彩的企业领袖”,随即被网友选为“国内铁公鸡老总排行榜”榜首,并被冠以“王十”、“王10元”等绰号。

事实上,不仅仅是王石,每次灾难过后,查看并对比名人企业捐款谁多谁少成了不少网友的必选动作,捐款少的企业必然是“无良企业”,小气的明星则被扣上“缺乏爱心和社会责任感”的帽子,尽管,热衷于“查账”的他们可能分文未捐,但这有什么关系呢,捐款是富人的事啊!

还有人习惯性拿比尔·盖茨和中国企业家做对比,最后丈量出两者在觉悟和价值观层面的差距。这一差距和暗流涌动的仇富情绪结合,则会进而形成对中国先富群体的集体问责乃至审判。而从这次跪捐事件来看,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意识到慈善的自愿性。

今年4月,前世界首富比尔·盖茨呼吁:“中国的企业家应该多多关心穷人。只有当我们帮助穷人摆脱病困,全世界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为穷人投资需要社会各界的参与。我相信,为穷人投资所获得的回报,和在商业领域取得的成功一样精彩,甚至更有意义。”

诚如比尔·盖茨所言,富人因占有了更多的社会资源理应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但方式不应该是“被迫性慈善”。可行的方式可以是,扩就业、稳增长、调结构、促升级等等。

慈善是私权利,请不要用道德绑架任何人——尤其通过诚实劳动和合法经营致富的勤劳者。(央视网 作者:关开亮)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