拆迁“生化危机”背后是地方治理的“生态危机”

特约评论员赵强

  山东聊城经济开发区蒋官屯街道办固均店村村民向新京报反映,近一周来村中已有十余位村民三次遭人为毒气攻击,其间四人因肺部病变住进聊城医院的ICU病房,现毒气样本已被送往北京进行检测。当地村民称,事发前,被攻击村民曾数次向聊城市政府反映,蒋官屯街道办存在扣留征地补偿款和违法征地等问题。对此,山东省有关部门已对此事展开调查。

  媒体介入之后,当地政府与警方迅速行动起来:先是宣布工程承包者陈召全为犯罪嫌疑人,紧接着就抓到了使用“警用催泪喷射器”实施侵害的李某某。看来效率够高,但其实案情本就简单,光天化日之下,施暴者几乎不加掩饰,或许本身就是追求暴力恐吓效果——让看看胆敢与他们作对的阻碍施工者有什么样的下场。从6月18日到23日的六天内,发生在固均店村的喷毒事件累计三次,试问:案件发生之初,当地就能迅速反应,这类似“黑社会”的行径,岂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凶手使用的“生化武器”,虽说是警用,但据查是网购,就算这是真的,也仍须追查非法售卖的源头,追究非法经营者的责任。而若要消除此事件对当地民众产生的心理恐慌与不良社会影响,更应有纪检监察部门介入,调查之前当地职能部门反应迟钝,是否有利益勾连?对于玩忽职守,视民众利益、公共安全为无物者,当严惩不贷,以儆效尤。惩前毖后,方可恢复民众对政府、对社会安全保证体系的信任——民众有免于恐惧的自由,这是政府的责任。

  好在案情逐渐大白,稍可安心的是,此事并非真正意义上的“生化恐怖袭击”,但揭露出的问题,危害恐怕也不小。村民之所以拼命阻止施工,根由在征地补偿款纠纷。据记者调查和当地村民反映,当地街道办不仅截留征地补偿款给区财政局下属公司做理财项目,还伪造材料,致使村民“放弃”听证会;更有甚者,当地开发区还以启动道路修建和江北水镇房地产开发两个项目为由,在没有手续和手续违规的情况下,强推村民麦苗,巧取豪夺村民土地。由此看来,村民与工程承包者之间的冲突只是表象,内里还是当地行政部门违法行政,侵占村民利益。

  也正是自恃有当地政府部门的更大利益或者说是更大“黑幕”在背后做支撑,工程承包者才有更大胆量不惜以暴恐手段对维权村民施以“黑手”。因此,村民表面上遭遇的是一次“生化危机”伤害,实质上受的还是公权力失范造成的“内伤”。而地方政府视村民拆迁补偿为一块可以分的“肥肉”,甚至侵占之外,还弄虚作假、假公济私,搭因防汛之类公益工程的便车,擅自增添违法违规项目,以公共利益之名行“圈地”牟利之实,其危害性也不亚于村民与工程承包者之间的暴力冲突。或更甚之:地方行政部门将自身的部门利益凌驾于村民利益、民众利益之上,则必然会丧失公正立场,忘却公共职责,主观与客观上都有可能纵恶为患。

  地方治理为地方利益、部门利益所绑架,在其利益基础之上的其他利益附庸,则也会反过来绑架地方公权力,成为个人私利的保护伞——由此造成地方治理生态的不断恶化,政府公信透支,必将危害党和国家以及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因此,深度解剖聊城“生化袭击”事件这个样本,至少可以防患于未然,治病于腠理,挖得越深、越彻底,就越有利于大局。

央视网新闻官方微信:扫一扫,立即关注!

关注“网络新闻联播”,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网络新闻联播 ,@央视网新闻 。

网友立场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下载央视新闻客户端

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