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曲《小苹果》能成为大妈的广场舞配乐吗?

2014年06月18日 20:09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怎么爱你都不嫌多……”这是一首名叫《小苹果》的歌。很偶然地听了第一遍感觉内容好恶俗,想弄明白MV剧情听了第二遍,觉得跳舞妹子不错。听了第三遍,就想看看恶搞版的什么样,然后听了第四遍,不知不觉中又听了第五遍第六遍……和很多网友一样,我就这么被《小苹果》稀里糊涂地洗了脑。

在这个属于世界杯的夏天,来自筷子兄弟的新一代神曲《小苹果》一经推出就迅速地占领了互联网和街头巷尾。和其他神曲一样,此曲保持了曲调顺口、余音绕梁、直捣黄龙、无限重复的优良传统,让人听一遍喷饭,三遍扼腕,五遍黑转路人,十遍路人转粉,之后单曲循环不能自拔。

在一开始,很多人对《小苹果》都是持排斥之心,视频下评论大都认为MV内容粗俗,歌曲本身也不是那么好听。随着时间推进,这种声音越来越少了,取而代之的是“越听越好听”,“根本停不下来”,“一天不听我浑身难受”等等。当然,有一部分人是因为听了一遍觉得很烂就走掉了再没回来,所以他们的声音被新的声音渐渐掩盖,但仔细查看弹幕和评论不难发现,其中也有不少人虽然一开始不抱有好感,但多播放几遍后觉得越来越带感,甚至有点上瘾了,为什么我们的态度会有这么大的转变?为什么《小苹果》等神曲有“洗脑”的功效呢?

旋律与歌词

一首歌,尤其是副歌的曲调和歌词是否容易被记住,很大程度上决定歌曲的生命和传唱度。

一般情况下,记忆点来自于歌曲本身的重复性。重复音高,节奏,歌词,也许重复中会有些变化,但仍然逃不脱本质的重复,重复,重复,在不断重复中强化记忆。

普通听众在听歌时,注意力会更多集中在音高起伏上,对节奏的记忆往往基于潜意识,因而重复节奏最容易让人印象深刻。

举个例子,比如贾斯丁比伯《baby》的副歌:Baby,baby,baby oh~my baby,baby,baby noo~I am like~my baby,baby,baby,oh~歌词,音高,节奏,在前面的3句中都是非常接近的,听歌的同时,相当于将同一句歌记忆了3遍,只要记住微小的不同即可学唱。

再举一个国内的例子,《最炫民族风》:这首歌的记忆点安排得相对巧妙,贯穿全曲。例如:“你是我心中”“悠悠的唱着”(副歌)节奏型一致。主歌的四句歌词的结尾,“天上来”三个重音对应“一片海”,“最自在”,一段中记忆此节奏型3遍。而唯一一遍不同的节奏型“我们的期待”放在第三遍,既有古诗词中第三句可不押韵的意思(也是4句为一段的段落安排),也能重复副歌“最美的云彩”“把你留下来”的节奏型。

也就是说,记住这样一个简单的节奏型就等于记住了整首歌的大部分内容。一段中就会出现好几遍,再加上段落重复,听一次就能进行几十次同样节奏型的反复记忆,至少对于副歌是足够记住了。

说个插曲,我对凤凰传奇不甚了解,某天在家上网时打开电视做背景声音,当时播的是凤凰传奇的某场演唱会,四十分钟后我发现,有7、8首叫不出名字的歌,却能让我哼出几句不完整的旋律。所以被所谓“高端人士”鄙视的凤凰传奇,红遍全国不是没有道理。

再说歌词,简单易懂和传唱度是成正比的,意蕴可以深远,但用词绝对不能高深隐晦,像“爱上一匹野马,可我家里没有草原”,人人都觉得好,可又说不出到底哪里好,人人都懂了,可好像又没懂歌词里真正的语言艺术,再比如前几年红遍全球的《江南style》,不懂韩语没关系,只要记住那句“我爸刚弄死他”就能跟着跳了。

与之相对应的周杰伦的歌曲,歌曲的质量毋庸置疑,但传唱度和翻唱率就很低了,即便是在演唱会上,能引起万人大合唱的曲目少之又少,比如《青花瓷》的歌词,“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多华丽的歌词啊,你听几遍能记住?

说回《小苹果》,它沿用神曲模式的方式非常简单粗暴。主歌开头用最快的事件进入副歌,直接点题“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句式本来就和民族风的“你是我心中最美的云彩”相似,再把蜡烛燃烧自己、为你摘星星月亮、春夏秋冬各种浪漫等等老男孩这一代喜闻乐见、通俗易懂的修辞手法堆砌到歌里。

舞蹈、炒作和传播

除了旋律和歌词,那一整套销魂的舞步也是《小苹果》爆红的重要原因。还不到半月,网上早已遍布各种舞步指导、街头快闪、大小模仿秀,适逢毕业季,很多高校的毕业生们选择搞一套自己的《小苹果》来作为毕业留念。年轻人聚会唱K用它来活跃下气氛也非常合适。

据说整套舞步的设计是由《江南Style》鸟叔的御用编舞亲自操刀,怪不得觉得神似。韩国在这方面确实做的很好,之前《nobody》《sorry,sorry》都是凭借歌舞结合的形式在世界范围内火了一把。

此外,在中国就不能不考虑大妈们的因素,能不能被大妈们接受并迅速应用到广场舞的配乐,简直就是衡量一首歌究竟红不红的一个标杆。

当然了,“神曲”也离不开炒作和传播。《小苹果》虽然定位在神曲,但实际的作用,是作为电影《老男孩之猛龙过江》的先导宣传片。因此,神曲的风格是刻意而为,火爆背后也有明显的病毒营销痕迹。音乐上的成功是一方面,网络营销上的胜利也不能无视。一些刻意的改编,一些段子手的架拢,一些跟风者的吹捧,再加上筷子兄弟之前积攒的口碑,《小苹果》的走红并不是偶然事件。(央视网 作者:关开亮)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