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试道德主义”大旗该放下了

2014年06月16日 20:42

在中国,6月是一个关乎命运的时间节点,期间的高考和中考对于广大考生来说依旧是充满诱惑的命运之门。在中小城市和欠发达地区,两考成功与否不啻于考生的第二次投胎。

这也催生出了国人的考试情结,曾几何时,一切为高考让路成为共识。为了给高考让路,工地要停工,KTV要歇业,汽车要降噪,道路要管制,网吧要关门……连势不可挡,冲出国门走向世界的广场舞“大妈”们,都会在那天偃旗息鼓,鸣锣收兵。

在广州,地铁公司在邻近考点的37个地铁站为考生准备文具;在成都,考生凭身份证和准考证可以优先乘坐公交地铁;在哈尔滨,地铁在高考期间增加了2台备用车;在西安和武汉,考生不但可以免费乘车,还能享受优先和应急服务;武汉还在临近考点学校的区段,采取列车限速、关闭车站自动广播、取消进站及发车鸣笛等一系列降噪措施……

一切都要为考试让路,甚至法律。明光市某校高三学生因涉嫌强制猥亵妇女罪被立案调查。6月6日,明光市检察院综合考虑该案事实、情节、嫌疑人态度和已取得被害人谅解等情况,在受理当天就做出了不捕决定,从而让小刚有机会赶上了今年的高考。

鉴于以上的种种,当新浪微博认证为金华晚报记者的@琚红征 发帖抱怨时,他本能地认为他的“遭遇”会得到网友的支持,至少是同情。但他错了。

6月14日晚,@琚红征 发微博称,“今天下午3时许,骄阳似火。570余名中考生在金华二中参加校考。校门口停满家长的车辆,@金华交警 四大队某民警一路罚单贴下去,蔚为大观……不奢求交警服务考生,维持秩序,也不能无视情况特殊,天热无停车位,一罚能了事吗?明天金外有两千考生,您赶紧跨区立功去吧!”

这次考试不是高考中考,只是普通的校考,但家长们显然认为交警没有照顾到考生是令人气愤的错误。然而,广大网友并没有买他的账,有人将他的蛮横归结为“在小城市,记者是特权阶级,平时横惯了”,有人指责他“三观不正”。资深媒体人@王志安 称:“这种情况更应该贴,不就参加个考试吗?农民的孩子爹妈没有汽车,还不考了?使劲贴。”

@琚红征 可能并没认识到自己理亏,还发微博向几个媒体求援,但当负面评价超过上万条后,他删除了微博。

一边倒的反对声,预示着越来越多的人们保持了应有的理智,不再“唯高考是瞻”。

哈耶克在《通往奴役之路》中说:“各个人的教育和知识越高,他们的见解和趣味就越不相同,而他们赞同某种价值观的可能性就越小。”这似乎可以解释人们为何不再“特别地”为高考让路。

这是世代传承的不成文规定,或是一种契约——为了方便高考学生,暂时打扰别人的正常生活秩序,大家关怀考生,忍忍就算了。自己高考时受惠于他人,他人高考时自然也投桃报李。

但那些先受惠于这种默契而得以先行进入大学深造的考生们蓦地发现,这种契约是错误的。更加重视自我和法制的他们,适逢凡事皆可放大的互联网时代,使得反对声异常之大。

无论如何,考试道德主义的大旗该放下了。(央视网 作者:关开亮)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