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不止是涨薪

特约评论员赵强

  我国第一部系统规范事业单位人事管理的行政法规,《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将于7月1日起施行。《条例》确立了事业单位人事管理的基本制度,在社会保险、工资收入等方面的相关规定呈现出改革亮点。《条例》提出,国家建立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多位专家表示,事业单位人员工资由此将与机关体系松绑,有望走入长期平稳增加的通道。(5月26日《京华时报》)

  《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的施行标志着事业单位人事管理终于“于法有据”了,这是将事业单位管理纳入法治轨道的一个重要环节。用有关专家的话来说,以此建立的事业单位聘用合同制度是由“身份”向“契约”的转变,也可以说是一次进步,是深化事业单位体制改革的重要步骤。

  但是,社会注意力却大多将视线聚焦于:事业单位工资与机关体系松绑,意味着3100万人有望涨薪。这相对于事业单位的体制改革大局,未免视域有些偏狭,可也事出有因。

  首先是民众对事业单位全面深化改革的信心不足。自2002年事业单位试行聘用制,至今已十余年,虽说聘用合同签订率已高达90%,取得了不少进步,但深层的矛盾仍未彻底解决。一方面,政事不分、权责不明的痼疾仍未改观,既跟不上打造服务型政府的形势需要,也日益难以满足民众对公共服务的需求增长;另一方面,人浮于事、服务水平与效率双重低下的状况普遍存在,折射在内部管理上显得混乱,在提供外部服务时,则诸如医患、教学等矛盾与冲突不断。在某些民众看来,过去的事业单位人事改革,除了类似于变相涨薪的工资“绩效挂钩”得以迅速贯彻落实之外,其他方面乏善可陈。因此,有些民众开始担心,此次《条例》施行会不会像以前一样,最终的成果仍是“涨薪”,那倒不如干脆直接将此改革措施解读为“事业单位人员有望涨薪”——这某种程度上来说,是带有情绪的有意误读误解。

  不过,视线聚焦所在,也说明一个关键性原理:改革旨在促进公平与效率,但怎样都绕不开利益分配问题。按照我国目前对事业单位的通用定义,事业单位是指从事社会公益服务业务的非营利社会团体、组织。但是,我国目前不少事业单位却有着营利性倾向。特别是医疗与教育的产业化,使得医院与学校的公益服务功能弱化,逐利盈利动机增强——此弱彼强,定位不明,则公平与效率,二者难以得兼。其内部的从业人员也面临着业绩考核与职业道德的双重压力,纠结两难的心境也难以呈现出两全其美的职业表现。

  因此,事业单位改革,自然要有利益调整。与机关体系脱钩,建立事业单位工作人员工资的正常增长机制,是情理之中的必要环节,是改革的题中应有之义,实际上也是将事业单位人员纳入“契约”管理的一个结果。民众不能只要看到他们有望涨薪就反对,也要看到他们也相应要缴纳社保、医保,逐渐与其他人员一样共担互保。而且,事业单位人员有67%以上是各类技术人员,工薪滞涨,对于他们显失公平;事业单位人员薪资市场化,是改革的方向,也有助于提高事业单位的职业吸引力,相应保证公共服务的质量与水平。

  同时也应看到,事业单位人事改革是事业单位全面深化改革的一部分,必须与政府转变职能、改善管理方式以及事业单位分类改革(重新分类、定义公益与营利事业单位性质,相应分离功能)等综合措施相配套,多项改革相互支持、相互补给,才能攻克改革难关、全面推进与深化改革。由此而言,民声喧哗中固然有一些杂音,也未必不是另类的提醒:改革要避免重落旧窠,就要勇于担当,不怕误解,受得了委屈。

央视网新闻官方微信:扫一扫,立即关注!

关注“网络新闻联播”,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更多精彩请关注各大微博平台@网络新闻联播 ,@央视网新闻 。

网友立场

央视新闻客户端

扫一扫下载央视新闻客户端

获取独家新闻资讯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