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船长”为什么必须是最后一个逃生者

2014年04月17日 19:57

4月16日,韩国一艘载有475人的客轮“岁月号”,在韩国西南部海域沉没。截至北京时间17日18时,已确认沉没客轮的实载人数为475人,目前8人死亡,近300人失踪。中国驻光州总领事馆证实,失事客轮上有一男一女两名中国乘客,但并不排除有更多中国乘客的可能性。

“岁月号”客轮1994年建造于日本,总长145米,型宽22米,可容纳921名乘客,是目前韩国国内同类客轮中最大的一艘。该船2012年10月在韩国正式通航,主要往返于韩国仁川和济州之间,本次航行乘客的主体为300多名韩国京畿道安山市檀园高中的学生和15名教师。

事发后,韩国总统朴槿惠表示,这是一场“真正的悲剧”,并称要“倾注全力投入救援”。然而,就在人们沉浸在灾难带来的巨大悲痛之时,传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消息。据韩国《朝鲜日报》报道,海难发生后,由于熟悉船的构造,船长李俊松(音译)和船员比很多乘客先下到救难艇。在回答警方的问询时,李俊松没有回答自己为何先下船的问题。

古罗马的老普林尼说,“给人类带来灾祸最多的就是人。”据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与许多灾难一样,“岁月号”海难亦是人祸大于天灾。其中,船长独自弃船逃生,是人祸的一个核心环节。

根据获救者叙述,事发时,船体发出“哐”的一声,然后船身就开始慢慢倾斜,但是广播却告知大家不要动,等待救援。直到海水淹没到一定程度后,广播里才告知乘客要逃生到夹板上。如果乘客能早点跑上夹板,相信情况不会这么糟。

“那个时候,客轮已经要翻过来了,但是有人告诉我们不要动,那样很危险。所以,我们都没动。”一名高中生说,“所以,我不太清楚整体情况如何,但是我听说我的朋友们被困在里面了,因为通道被水封死了。” 其他一些获救者也证实了船上广播要求乘客留在原地不动的说法。

韩国媒体引述该国海警官员的话称,失事客轮偏离了既定航向,而事发海域水下有暗礁和很强的洋流。至于偏离航向的原因,可能是因为船长试图缩短航行时间。若这一说法属实,则“岁月号”船长李俊松的渎职行为更加严重。

在具有远洋传统的欧洲,船长是最受人尊重的职业之一,“船长”的称谓也是荣誉的象征。与荣誉相匹配的是责任。船长最重要的行为之一,是沉船时他必须是最后一个离船的人;危难时刻,他要与船一同葬身大海。这是他们的职业操守,是一种必须具有的责任感。

按照国际惯例和相关法律,船在发生翻沉时,逃生顺序是先妇女儿童老人,再其他青壮年乘客,然后是船员水手,最后才是船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商法》第三十八条规定:“船舶发生海上事故,危及在船人员和财产的安全时,船长应当组织船员和其他在船人员尽力施救。在船舶的沉没、毁灭不可避免的情况下,船长可以作出弃船决定;但是,除紧急情况外,应当报经船舶所有人同意。弃船时,船长必须采取一切措施,首先组织旅客安全离船,然后安排船员离船,船长应当最后离船。在离船前,船长应当指挥船员尽力抢救航海日志、机舱日志、油类记录簿、无线电台日志、本航次使用过的海图和文件,以及贵重物品、邮件和现金。”

莫泊桑在《在海上》中描述了船长贝尔纳的一个癖好:他真是一个难得的好水手,事无巨细都不放过,哪怕厨房的铜器上沾了一点水也要马上抹干净。莫泊桑说,在海上没有一件事是贝尔纳不关心的,他关心突然遇到的水流,因为这水流说明某处海洋上起了轻风;他关心海边某一片群山上堆积的云,因为这云表明地中海刮起了一股西北风……

而在广为传颂的“泰坦尼克号”沉没事件中,船长和船员的表现也堪称伟大。1912年4月15日,号称“永不沉没”的“泰坦尼克号”,正渐渐被海洋吞噬。在轮船的电讯室里,两个电讯员始终坚守岗位。他们每10分钟往公司发回一份电报:1时25分,“我们正让妇女上船”;1时35分:“机舱进水了”;1时45分:“淹到锅炉了”……

2时05分,船首的井形甲板已被海水深深地淹没,主甲板离水面也只剩下10英尺。救生船已没有了,但船上仍有1500多人。二副赖托勒放下一只橡皮船,命令船员们用枪把船围住,只让妇女和小孩上船,又载走了44人……当再无一只救生船只可用时,“泰坦尼克”号上出现了一片奇怪的宁静,大家不再惊慌,数百人静静地站在甲板上。这时,史密斯船长出现了。他走到电讯室,告诉电讯员说他们已尽责了。“现在,自己救自己吧!”他对所有的船员说。

在“泰坦尼克”号被淹没之前,船上的乐队一直在演奏,船上的灯也一直亮着,就像水中的一团团火。2时18分,船完全沉没,四周一片黑暗,只有此起彼伏的哭叫声、求救声。

“泰坦尼克”号的船长,没有辱没他的荣誉。弃船逃命的人,不配做船长。渎职的“岁月”号船长,应受到严惩。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