厌恶你,我就可以不用你

2014年04月03日 09:30

辜负也辜负了,骂也骂了,可是就是没办法做出一个了断。这说的不是哪个明星家庭的生活状态,而是普通用户对运营商的消费体验。

话费可以赚利息,没用的流量不清零

用户套餐内剩余流量如何处置,一度是网友热议的话题。尽管按照运营商和用户的合约关系,套餐内未使用流量按月清零是一个“愿打愿挨”的规定,但是还是有用户对运营商提出期望,希望能够实现流量顺延。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中国移动广东公司总经理钟天华回应套餐清零争议时表示,“在肯德基买了全家桶套餐,吃不完的鸡腿总不能退回去吧”。这一言论瞬间又成了热议话题,肯德基官方微博回复,鸡腿不会清零,用户可以打包外带,“总之是你的,想咋用咋用”。

1

一个月之后,“不清零”从笑话变成了事实。4月1日起,第一批拿到牌照的虚拟运营商开始放号,其中京东集团给出的服务承诺是,用户预存的话费将有利息,上网流量没有使用完不仅可以留给下个月,还可以赠送给朋友。

传统运营商拒绝流量顺延的一个说辞是“行业惯例”,这个借口比直接说出“我想盈利”效果要差得多。运营商的江湖上一直就是“御三家”耸立,既然用户选来选去都绕不开“行业惯例”的五指山,市场竞争就是一句空话。

虚拟运营商的涌入目的就是打破传统。

从今以后,电信三巨头依然可以延续自己“流量清零”的“行业惯例”,虚拟运营商可以建立一个“流量不清零”的“行业惯例”。两个惯例之下,用户怎么选,直接决定谁能赚到这个用户的钱。

寄人篱下难免看人脸色

唯一一个不太好的消息是,目前虚拟运营商需要租用电信三巨头的网络。虚拟运营商的号段是170开头,其中,使用中国电信网络的号段为1700,使用中国移动网络的号段为1705,使用中国联通网络的号段为1709。

大批号码还没上线,虚拟运营商已经开始哭穷,感叹三巨头的业务转售价格过高。据《北京晨报》报道,在部分通讯业务上,虚拟运营商拿到的价格比普通代理商拿到的价格还高。

通信业观察家、飞象网CEO项立刚表示,目前这个价格对于虚拟运营商来说是痛苦的,加上计费系统建设和售后服务,虚拟运营商基本上没有盈利的空间。

这样的模式很容易让人想到余额宝和银行之间的利益纠葛。

余额宝在汇集了公众大量闲散现金后,以大额存款协议存入银行。由于银行给大额用户的利率更高,所以才会出现余额宝收益率高于定期存款利率的现象。整体来看,通过贷款赚取利差的核心业务仍是银行来操作的,只不过余额宝的资源整合分走了银行的既有利益。

3月初,有媒体传出,三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总行不接受各自分行与余额宝旗下天弘基金为代表的各类货币市场基金进行协议存款交易。

现在,三大传统电信运营商掌握着基础服务设施,虚拟运营商只能从牙缝里找赚钱的机会,转售价格高只是传统运营商保护自己利益的手段之一,一旦虚拟运营商的发展对自己形成“倒逼”,断粮截流也犹未可知。

此外,对这运营商稍有了解的用户都知道,3G和4G服务领域,移动联通电信的网络各自制式不尽相同,想要更换运营商的用户不得不去承担购买新手机的成本,这实际是在市场上树立起高墙壁垒。可如果虚拟运营商一直寄人篱下,这个一直存在的行业壁垒便没有解决,市场竞争更是无从谈起。

从政府角度而言,保护巨头利益、让公民兼消费者受气未必能最大化整个社会的福祉,在虚拟运营商的问题上,起步阶段谨慎可以理解,但一定要有迈大步子的勇气。都是为社会提供服务,都是创造经济价值,国企民企又有什么区别呢。

扫一扫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