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下神坛的“走廊医生”

2014年03月30日 23:14

从2013年5月30日《南方周末》刊发《“疯子”医生“》,到2014年3月29日《新闻调查》播出《走廊医生》,差不多整整10个月的时间。这期间,兰越峰的角色如同过山车一般,经历了从”只身一人反抗体制的英雄“到”为了自己私利,绑架了医院甚至整个医疗行业的一个非典型医生“的过程。

“反体制腐败的英雄”

在以《“疯子”医生》为代表的早期报道中,“走廊医生”兰越峰是一个因看不惯医疗行业阴暗面、不愿与大多数“坏医生”同流合污的现代君子形象。

2012年3月15日,拒不服从绵阳市人民医院的“待岗”处理一周后,兰越峰在超声科的办公室被院方换了锁。此后她再未能踏进办公室一步,成了一名“走廊医生”。

根据人民医院出具的一份“病人意见反馈整改通知”,兰越峰此次被处理的直接原因来自病人投诉:2012年2月24日,一个叫陈清霞的乳腺病人到医院做彩超复查,遭到兰越峰拒绝。然而,在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陈清霞否认了这点,称兰没有推托过她,她也没有针对兰越峰投诉。

对于这次“诬陷”,兰越峰的解释是,因为她没有突破道德底线,配合医院通过“过度医疗”搞创收,进而成了医院的“眼中钉”。

比较典型的例子是,2009年5月中旬,兰越峰在给一位53岁住院病人会诊时,发现临床医生已给这位下肢不舒服的病人开好了手术单。医生打算为其做两个手术:下肢血管手术及安装心脏起搏器。兰越峰所主持的超声检查意见对手术至关重要。如果检查结果表明病人没问题,临床医生将面临尴尬。

那次,因为兰越峰的反对,这位在手术床上躺了一个小时的病人,未做手术即出院。之后不久,兰越峰找一位副院长反映此事时中,与副院长以及“闻讯而来”的医教科科长发生肢体冲突。兰经法医鉴定构成“轻微伤”。

“走廊医生”的故事被曝光后,引起全国上下的震怒。在医患矛盾日益激化的当口,一个“有医术有医德的好医生”被排挤,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难以接受的吗?

经常向医院提的两个要求

2014年1月25日中午,绵阳市人民医院12楼会议室,最新的一次联合调查组通报会结束后,在座的网友和调查组专家吵了起来。

该调查历时8天,由绵阳涪城区监察局局长领头,成员包括纪检监察、审计、卫生等专业人员15人,以及第三方医院的11名专家。

调查组的报告长达21页,基本的结论是:兰越峰反映的“过度医疗”问题与实际情况不符,未发现过度检查、乱收费等“医疗乱象”。这个结果与之前的几次结论差不多。

但在场的网友们不相信。不仅他们不相信,全国的网友都不相信。如兰越峰一口咬定的那样,他们觉得是某个利益集团在合伙整她。

事实上,兰越峰口中的“利益集团”确实采取行动了。2014年2月19日,兰越峰所在的绵阳市人民医院100多名医务人员罢工,现场包括围观群众在内约有500人。罢工的医务人员有两个诉求,一是抵制医院被降级,二是要求医院开除兰越峰。

之前有传言称,绵阳卫生主管部门发文,要摘去“绵阳市人民医院”牌子,更换为“涪城区人民医院”。这个说法被不少人认为是医院被“降级”。“兰越峰就是个偏执的人,传言医院改名是因她而起,甚至影响到了医院创建三级乙等医院。”该院一名不愿具名的职工称,医院的部分职工对兰越峰有意见,认为其不断地上访和接受采访败坏了医院名声。随后,大量职工开始到医院一楼,试图与其理论。

对于兰越峰上访的理由,医院方面也有自己的看法。

2010年6月,医院决定将超声科分为门诊B超室和妇产科中心B超室。“之所以分科,也是因为她。”在医院党办主任、人事处长姚雨看来,兰越峰作为科主任,经常工作任务没完成就走人。

分科还有一个原因,医院的妇产科中心想要申报四川省重点专科,必须含有分设的B超室。

2010年6月12日,分科工作安排会议召开,兰越峰拒绝参加。6月13日上午,分科的通知下达。当天,见有人在搬机器,兰越峰于是身着工作服,手举“绵阳市人民医院是全国最差医院”小字报,跪在门诊大厅。退休返聘的老护士长肖敏正好经过,见证了这一幕。“她跪在那叫,'人民医院是杀人医院,医生都杀人的。人民医院,女的都是妓女,男的都是嫖客,300块钱一晚上'。”在医院致网友的一封信中,院方提到“(兰越峰)向患者及家属散布有损医院声誉及形象的言论”。

但是,兰越峰的说法恰恰相反。她认为,医院到处散布她是妓女、疯子,“院长、纪委书记说我见人就打,见人就杀”。“我老公走路抬不起头,认为儿子不是亲生的……我让他解脱。”2010年底,她提出和丈夫离婚。

“医院散布自己的员工是疯子,”姚雨无法理解,“医院能这样吗?”

此后,兰越峰不断向卫生局反映问题。2010年9月,涪城区卫生局调查认为,超声科分科条件不成熟,责成合并;12月15日,医院采纳兰越峰及部分员工的提议,对超声科主任一职举行公推直选。结果,朱丽萍以22票当选,兰越峰仅得4票,排名第五。

看到结果,兰越峰认为直选不公平,于是继续上访。2011年4月,医院任命她为医技办主任。但是,兰越峰仍然继续上访,举报对象多是围绕院长王彦铭,包括“骚整”(即乱整)、乱买设备、乱打广告、拆迁等问题。

2012年2月17日,医院让朱丽萍与兰越峰职务对调,聘任兰越峰为超声科主任。但兰提出要求:不准朱丽萍担任医技办主任,而必须让她留在自己的科室做普通医生。

 “这是因为嫉恨。”姚雨说,医院无法接受兰越峰这个“过分要求”,兰越峰就不上岗,给她发告知书也没回应。当年2月25日,医院宣布取消对兰越峰的聘任。

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纪检干部在调查中发现,在上访过程中,医院做兰越峰思想工作,她经常提出两个要求:恢复她超声科主任职务,医院必须让前夫和她复婚。这一点也得到了涪城区卫生局党办主任赵莉的证实。

“医院造了假”

在《新闻调查》播出的《走廊医生》中,前文提到的“心脏起搏器”事件有了新的进展--是患者需要做大隐静脉曲张手术,由于术前检查发现患者窦房结功能不全,需要安装临时起搏器以保障手术安全。这一点上,医院并没有错误,是兰越峰错了。

兰越峰给记者展示了近百条证明医院“过度医疗”的单据,但都没有医生签字。对此,院方的解释是,这些都是废单,因为打错了,因此和废纸一样,不能成为证据。兰越峰的回应是,“医院造了假”。

一开始否认曾投诉过兰越峰的陈清霞近日透露,自己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因觉得兰越峰是因为自己才丢了工作,所以否认了投诉。面对陈清霞的反悔,兰越峰认为她“被收买”了。

对于那起因心脏起搏器引发的兰越峰和医院领导间的冲突,也是众说纷纭。

兰越峰回忆说,她被叫到副院长办公室时,时任医教科长“周昕也在那,'就你知道医疗安全,你滚出去!'”兰越峰说,周昕把她推倒在地,用皮鞋踩她的头部。

听到这些,周昕对《南都周刊》记者称,自己当天准备去做手术,路过12楼副院长办公室时候,听见有吵闹声。“我过去的时候,她正一脚踢向我们当时的副院长。我和另外一些人把她摁在沙发上。”“没有跟她发生过任何肢体冲突,谁会打她啊”。

对此,兰越峰依旧回应说:“他造假,他被收买了。”

吊诡的态度转变

在医患矛盾愈演愈烈,恶性伤医杀医事件屡有发生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认为媒体起到了不好的作用。

就在央视《走廊医生》播出的同时,该期节目的出镜记者在微博中感叹:“其实这个新闻调查起来并没有什么难度,找到整个事件的各位当事人,稍微仔细询问一下,都不会犯错误。但在去调查前,我看了很多同行的报道。随着采访的深入,我实在不理解,如此清晰的事实,为什么没人去核实?并不难找到的当事人,为何就不去询问一下呢?”

微博红人@烧伤超人阿宝 则更尖锐地指出,《“疯子”医生》的作者、《南方周末》记者柴会群把兰越峰教坏了。他在博客中写道,“笔者曾闲来无事去翻了一下兰越峰的微博,有一个很有意思的发现。兰越峰很早就在微博中以很激烈的言词攻击医院和院领导,称院领导涉嫌黑恶,迫害职工,然而却完全没有提及”过度医疗“四个字。而在柴会群采访过她之后,兰突然发生巨大转变,不仅不再主动提及个人诉求,甚至在接受采访的时候都坚称”没有个人诉求“,她的一切动机,突然变成了反对过度医疗,反对医疗乱象。几乎一夜之间,一个头戴光环的孤胆英雄横空出世了!”

抛开《南方周末》的记者不提,目前一些媒体的报道确实有不少是煽风点火式的,或是为了追求眼球效应,或是欠缺医学知识,各种“乌龙报道”层出不穷,于是我们看到了“茶水代尿事件”、“八毛钱治愈先天性巨结肠事件”、“阑尾手术切除子宫事件”……

对新闻媒体来说,权力越大责任越大,容不得半点闪失。

1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