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获国际大奖只能靠展示中国阴暗面?

2014年03月26日 20:45

以“打假卫士”自居的方舟子一直嘴仗不断口水满天,已经树敌不少的他最近又把矛头指向了摄影界。

3月17日,第三届阿联酋哈姆丹国际摄影大赛在迪拜落幕,江西摄影师周抚阳凭借一幅反映四川大凉山贫困山村小学题材的作品《乡村教师》,获得最高奖项和12万美元奖金。中国艺术家斩获国际大奖是为国争光,可喜可贺,但方舟子却提出了质疑。

《乡村学校》表现的是一间极度贫困乡村的破烂教室,甚至连黑板都没有,一名老师在土墙上写着板书,一群衣着破烂的小学生趴坐在同样破烂的桌椅上听课。更令人心酸的是,旁边还有一个小女孩在背着弟弟专心听讲。

(《乡村学校》)

(《乡村学校》)

对此,方舟子质疑道:“中国当然还有很贫穷落后的山村,学校在许多地方也是被忽视的角落,外传这些家丑,无可厚非,甚至值得鼓励。但是不能通过造假、贩卖别人的贫穷来获取自己的名利。”

方舟子提出质疑的逻辑是:用粉笔在土墙上写字是很难擦掉的,这节写了下节课怎么办?有粉笔就应该有墨汁,大凉山是山区,就算再穷,找来一块木板刷成黑板还是可以做到的。而且,最前排明明还有个位置,背弟弟的小女孩为何不坐下来,非得站着?何况那个小弟弟年龄已足够大,完全可以下地自己站着了,姐姐那么站着背能坚持多久?此外,这间“教室”的屋顶有很多窟窿,很适于拍摄取光,却不适于当教室使用,否则一下雨就上不了课,而大凉山区又是多雨的。教室地上堆满垃圾,需要的也只是人力清扫,与贫穷无关。

随后,方舟子又罗列了其他拍摄过这间教室的摄影师的作品。在其他作品里可以看出,这间教室一会儿有黑板一会儿没有,有时还会在教室上方挂一幅毛泽东像。而且,尽管拍摄时间不长,照片中的老师和学生却并不是同一拨人。

(其他摄影师拍摄的这间教室)

(其他摄影师拍摄的这间教室)

(其他摄影师拍摄的这间教室)

(其他摄影师拍摄的这间教室)

笔者并非摄影领域的专业人士,无力从技术细节的角度来判断获奖照片是否系造假而成。笔者对方舟子以往“打假”活动引出的是与非也无多大兴趣,但仅就这次来讲,他的质疑有其道理。如果方舟子提出的“造假论”被证明存在,则毫无疑问摄影师违背了真实原则。普通人都知道,摆拍是不真实的,换句话说,摆拍便有造假嫌疑。一个专业摄影师如果明知故犯,显然是因为这样的题材和构图更能打动评委的心。至于西方评委喜欢什么元素,那张时有时无的毛泽东像或许就能说明一些问题。

靠展现中国某些地方的落后而在国际上获奖的摄影作品不在少数,其中最典型的要数中国当代艺术和小众电影。《乡村学校》能够获奖,有一个时代背景——即使在信息如此发达的今天,一些外国人对中国的印象依然是落后贫穷和封闭。

(曾梵志油画《最后的晚餐》)

(曾梵志油画《最后的晚餐》)

一部分身价暴涨的中国当代艺术家,对运用图式化的政治符号驾轻就熟,这些作品采用丑化人物、反讽政治的方式,不适当地表现中国的社会与文化,以此刻意迎合西方的意识形态偏见。此前,画家曾梵志的油画《最后的晚餐》,在香港以1.6亿港元高价拍出。画中的少先队员戴面具、手上沾满鲜血,政治讽喻强烈。《环球时报》评论称,从油画艺术角度看,这幅画并无高明之处。因为,重要的不是艺术,而是政治。艺术常常是意识形态和文化冷战的武器。美国主导的“当代艺术”,从没离开过政治性或文化冷战的背景。

希望这只是“小人之心”。潜意识里,笔者还是希望有更多的优秀艺术家能够走出去,将一个真实而全面的中国、一个在快速成长但也有顽疾的中国展现给世界。(央视网 作者:关开亮)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