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度“农民被烧死血案”:不平而难度

2014年03月24日 19:23

关于平度地名的由来,《平度县志》中有一种说法是,“平度”为祈愿之意,谐音为平稳安定地度日。但这座有着几千年历史的“青岛后花园”近期并不太平,在过去的两年里,两次因农村拆迁征地激化矛盾而惊动全国:一次是去年闹得沸沸扬扬的陈宝成抗拆事件,一次是发生在几天前的守地农民被烧死血案。

火起,1死3伤

3月21日1时50分,山东省平度市凤台街道杜家疃村,在农田帐篷中“值班”的李德连、耿福林、杜永军、李崇楠四人睡得正香。火就这样没来由地烧起来,直到2时30分左右才被扑灭,过火面积约20平方米。

“火一下子着起来,帆布烧化后带着火苗的油往下落。”57岁的李德连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依然惊魂未定。他当时睡在帐篷里唯一一张双层床下铺,年轻时当过兵的他一边往外跑,一边扑打衣服上的火。“我看见他们仨身上也着了火,在往外爬。不过,当时谁也顾不了谁了。”李德连说。最终,因患过中风而行动迟缓的耿福林倒在了帐篷口,57岁的他死后怀里还紧紧抱着一根铁棍。

火虽不大,但1死3伤。有记者在采访手记中描述,惨死的耿福林状若烧鸡,惨不忍睹。

李德连跑回家,大声呼叫。乡亲们和民警到了,村里威望较高的老者也到了。他劝村民们不要做出格的事。

帐篷怎么会突然起火?有村民在现场发现了破碎的玻璃瓶。他们有理由怀疑有人故意向帐篷浇汽油纵火。伤者李崇楠的弟弟称,他见过一个疑似爆炸物,该物体目前已被消防部门带走。晚些时候,经当地公安初步侦查,发现有纵火嫌疑。

杜家疃村自去年以来就存在因征地引起的矛盾。据村民透露,杜家疃村被违法征地,约200亩地被开发商圈占,村民只拿到每亩2.5万元的青苗补偿费。因对补偿金普遍不满,从今年3月9日起,村民在建筑工地的入口处搭设帐篷,组织人手24小时值守,阻止开发商继续动工,要求依法补偿。

这个信息在解释了村民在田里“值班”原因的同时,也为纵火者的身份留下了无限的遐想空间。

“抢尸”风波

事发当晚11点多,农田里寒气逼人,帐篷只剩铁架,旁边摆着一口棺材。死亡不到24小时的耿福林躺在里面。耿的亲属和一些村民守在一旁。

不久,警察来了。

网传的版本是,22日凌晨2点40分,30多名“守尸”村民突然看到200多名“特警”,拿着盾牌和警棍,从东西两侧包抄过来。还没等他们反应过来,村民们即被“特警”挤进地里拦住。随后,七八名便装男子迅速将棺材抬走——整个过程,前后不到10分钟。

但实际情况并没有那么夸张。“运走尸体是我们自愿的,二百多名警察我没有看到,我看到的也就二十几个警察。”针对网传“200特警抢尸”的消息,死者耿福林的弟弟耿福春进行了纠正。他透露,耿福林的遗体被临时放置在现场一冰柜中,随着时间的推移,冰柜内的温度越来越高。到21日晚九十点钟,已经上升到摄氏10度左右,遗体的腹部已经明显鼓起。“我不能让我哥肚子破了,必须尽快处理。”耿福春说。

22日凌晨,亲属们商量后同意了警方的建议,将遗体拉走尸检。尸检结束后,根据当地的风俗,亲属们自行将耿付林的遗体进行了火化处理。

耿福林的妻子也表示已和官方沟通好,同意火化,对守尸村民表示抱歉。而平度官方对所谓“特警”的解释是:来到现场执勤的民警是在维持秩序。

以尸为大

实名认证为“时代周报特约评论员吴致远”的@戴假发的南瓜st 在《关于“抢尸”的基层常识》一文中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民众为何总是挟尸自重、媒体为何总是以抢尸吸引眼球,其内在逻辑是一致的。在中国,尸体代表了某种禁忌,人死为大。往往能将家属乡亲凝聚在一起,并以此作为某种心理凭恃。在医疗、工伤等基层纠纷中,经常出现抬棺谈判的场景。尸体是非常敏感的,一方以此为筹码,另一方投鼠忌器,往往不得不就范。”

死者的尸体已经在现场摆放了一天一夜,村民和家属出于某种考虑,拒绝警方处置。任由事件发酵显然不利于平息事态。如此说来,平度政府方面的做法也确实没有“毁尸灭迹”那么不堪,但急于火化毫无疑问是当地政府下的一步昏棋。尸体完全可以由警方先妥善保管,既能避免谣言的传出,也便于做进一步的尸检和调查。此外,政府给予的补偿算是人道救助,还是为息事宁人?

这里不得不提的是,维稳已成为地方政府的思维窠臼。一旦出现群体性事件的苗头,地方政府往往会作出错误甚至愚蠢的决定。这就好比我们在生活中犯了一个错误,在被别人指责时,第一反应往往是狡辩和解释,而不是承认和道歉。这也是我们经常看到某某政府部门被曝光后总是不考虑后果先进行否认的原因。

尸体被“抢走”也确是村民们不愿看到的。据《东方早报》报道,在耿福林的尸体被火化前,原本有村民计划将尸体抬到政府门前闹事,但在耿家妥协后,有村民觉得“被出卖了”。一位村民在电话中反复向伤者李德连的家属说,要他向媒体讲述当晚真实发生的情况。“耿福林家的问题已经解决,如果伤者再啥也不说或者改口,我们就真的完蛋了。”

土地财政和强推城镇化

欲知平度血案真相,有必要了解征地内幕。

目前,我国农村的耕地和宅基地归村集体所有,征用时的补偿包括征地补偿费、拆迁安置费、青苗及地上附着物补偿费等。对农民来说,房屋和耕地上的农作物(青苗)补偿款归个人,宅基地和耕地补偿则归村集体。至于村集体如何分配使用,由村民大会决定。村里可以直接分掉,也可以用于商业投资,按年分红,具体怎么办村民自己商量着来。

既然是村民商量,就难免意见不统一。杜家疃村归集体处置的补偿款到位后,村里决定用于商业投资。部分村民有不同意见,和村委发生争执,地方政府多次协调无果。一些村民为施压村委,跑到已出让的土地上阻挠施工,并搭建简易帐篷轮流过夜。

以上是平度官方给出的说法。从这个角度来讲,该事件的由头更像是村民因为利益分配不均而产生的内部矛盾。将矛头指向政府,甚至鼓动村民走极端的舆论导向,并不利于事件的依法解决。弱者更容易获得同情,但并不意味着就是正义。

“值班”的村民们都是“坏人”吗?显然不可能。事实上,政策的制定和执行,各方之间的利益矛盾将事件搅和得无比复杂。

说村民住帐篷是因为不同意村委土地收益分配办法,但一些村民的说法却迥异——他们对土地被圈毫不知情,“没有贴过告示,也没用大喇叭喊过,也没有开过村民大会。”毫无疑问,平度当地政府一份字数寥寥的通报,不足以打消公众的疑虑。当地有必要对杜家疃村的征地问题,作出一个完整的说明。

据媒体报道,平度市委市政府近年来强势推进城镇化,拆迁力度非常大,“全城范围内都在大拆大建”。目前总人口为136万人、总面积3167平方公里的平度市辖区内,共有超过90个村镇正在推进类似的城镇化工程。

有村名描述,从飞机上俯视,猛烈推进城镇化的平度就像地震过一样残垣遍地。城镇化是发展的必经阶段,但为此埋单的不应只是耿福林们,付出更不应用鲜血和生命。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