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发事件发生时,记者该如何做

2014年03月08日 20:37

北京时间3月8日凌晨1时40分,马来西亚航空公司一架航班,在离开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后,与空中管制中心失去联系。按照原定计划,这架波音777客机应该在早晨6时15分降落在北京首都国际机场。航班上共有来自14个国家和地区的239人(含12名机组人员),其中的中国人有154名。

上午10时许,得到消息的家属和记者聚集在首都机场。根据失踪客机的载油量分析,其已无飞行可能。没有进一步的消息,让等待中的人们愈发担忧。就在这时,网络上突然出现对媒体的声讨。

10点03分,实时提供航班动态数据的平台“飞常准”发布了一条微博,称“惊闻大批记者前往北京首都机场要采访家属”。在这条微博的配图里,该平台的运营者用大字质问:“为什么总喜欢往别人的伤口上撒盐?”由于“飞常准”在航班查询领域具有较高的关注度,这条微博迅速引发反响。

随后,在财经领域一直具有较高声誉的专业媒体“财经网”也在官微上表示:“小财听闻大批记者前往北京首都机场要采访家属,在此恳请各位记者同胞,按耐住抓独家的心,等待官方消息,也给家属空间。”

看到连续对媒体记者的“规劝”,部分网友在下面叫好,抨击媒体的不专业;而一部分媒体人则对此予以反驳。同样是财经领域出身的“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更愿意一分为二看问题。该微博的运营者认为,对于不愿接受采访的家属,媒体不应追访;但部分家属有强烈的表达诉求,媒体就是他们需要的传声筒。同时,“蓝鲸”还提出了不解:“仅是一个‘听闻’,就把这条微博变成骂记者大会了。”

调查记者王志安在微博的背景妆扮里,“用冰冷的理性温暖世界”十个大字十分醒目。他在微博里除了明确记者采访的正当性,还对突发事件发生后的媒体处置方式提出了更多的思考。他认为,如何隔离家属是“技术问题”,如设立警戒线,但警戒线也给了家属选择权,有表达需求的家属可以自行走出警戒线,接受媒体采访。

突发事件发生后,对真相需求度极高的公众竟然反过来要求记者不要赶往事件现场,这背后自然有原因。如王志安所写出的那样,记者应该是个理性的集合体,他们用自己的口径接触真相,并将其“翻译”给公众。一些突发事件可能与苦痛休戚相关,报道这样的事件,更需要善于洞悉人性、换位思考的记者。

话筒、录音笔、相机、摄像机,这些记者必备的物件可能是向社会传递温度的导体,也可能是一件件冷冰冰的器械。它们的冷热与否完全取决于记者在什么时候举起它。在这个问题上,王志安的观点颇为中肯:媒体竞争不足、市场化不够,才导致质量差的媒体可以生存,提问水平差的记者还可以站住位置。

一张发自首都机场的照片上,一名女子蹲在地上掩面痛哭,手持设备的记者以她为中心围成了一个小圈。这张照片告诉我们,媒体行业还不够专业,如果记者把自己定位成了做记录的旁观者,他便是以第一人称深入到了这起事件中。

可任何一个正常的记者都不期待灾难。在网络“围剿”后不久,更多的记者们努力核实飞机的确切位置,从各地挖掘讯息,以便让公众更早地获知真相。

记者追求真相,就是在阻止一场对新闻的讨伐。(央视网 作者:刘浩睿)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