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师协会不该只是讨伐“想砍人”主持人

2014年02月25日 17:22

央视网(记者龚瑛)王牧笛没有料到,一条短短几十字的微博,如今成了他的噩梦。

一条微博引发的麻烦

2月21日下午,广东卫视知名主持人王牧笛陪女友去打点滴,因为护士没找准血管,女友被扎了四针。他发微博称“我也想拿刀砍人”。这个经过实名认证的微博账号,拥有超过37万粉丝。

王牧笛微博截图(该微博已删除)

王牧笛微博截图(该微博已删除)

微博一经发出,立即遭到质疑,很多人对王牧笛的言论表达了极大不满,认为其是在宣扬“杀医”暴力。22日,中国医师协会公开谴责,要求广东卫视“责令其下课”。

在删除“惹祸”微博、发布一条道歉附带申辩的微博之后,23日晚,王牧笛又发布长微博《我想说的话》,表达“深深懊悔、诚恳致歉”之意。也许是受不了网友持续不断的声讨甚至谩骂,他和女友“唐小兔”都关闭了微博评论。

长微博《我想说的话》写道,当天在注射室未与任何护士发生口角,一时冲动在原本当做日记的微博上写了出格的话,“用错误的方式表达了愤怒,实属不该,追悔莫及”。在微博中,王牧笛反思作为患者家属应换位思考、加强对医护人员的理解;作为媒体人应该注意身份、谨言慎行。他的女友“唐小兔”也在微博中道歉:那条微博的言语确实欠妥,恳请大家理解,是我太娇气了,他的一句话伤了许多医务工作者的心,是我们没能理解作为医者的难处,向大家致歉!

然而,王牧笛和女友的一再道歉似乎并没有被所有人原谅。媒体跟进后,网友仍在跟帖中表达着愤怒。24日上午,广东电视台纪委办公室负责人回应媒体采访时称,正对王牧笛事件进行调查,结果将统一对公众发布。

谁该道歉?

就在批评王牧笛的声音积聚、放大时,时评人鄢烈山以一种“悲壮”的方式表达了相反的观点:医师协会为何不道歉?想起多年前在武汉北湖医院被医生拔错了牙,我现在种一颗要一万二千元,也恨不得“砍”了他……

鄢烈山微博截图

鄢烈山微博截图

毫无悬念,鄢烈山的这一论调,很快让他成为继王牧笛之后的第二个“靶子”。他随后又转评自己的微博,称“医护人员的苦我非常清楚,我俩侄女一个医生一个护士。我这里说的是人家发泄一下没有什么大不了,医师协会要人家下岗太过分,护士本来应该道歉”。

当时被扎针的“唐小兔”微博称:“第一个护士打了两针,都打歪了,包肿的很高,我刺痛的不行,她才发现,边和人聊天边拔针,一句对不起都没有,人就走了,把我丢在原地。”她还透露,自己的血管在握拳状是凸起的,很好找。

虽然很多人对鄢烈山的观点嗤之以鼻,但如果“唐小兔”的表述真实,那么,“护士应该道歉”并非无理取闹。从专业主义的角度来说,一名医护人员在为病人扎针时与他人闲聊,是工作态度上的不专业;对“握拳时凸起的血管”多次扎针失败,则是技术水平不足;而因前两项专业性不足给病人造成额外痛苦,“一句对不起都没有人就走了”,则是适应(矛盾)能力的欠缺。

如果只是这样单纯地理解,按事件发生的先后顺序来说,首先该道歉的是扎针的护士。这就不得不注意到一个奇特的现象:现实中,我们很难听到医生的道歉。不论是因诊断失误把病人及家属吓得半死,还是因张冠李戴发错药给病人造成危险,亦或是忽略过敏性测试导致病人休克,等等,医护人员只会尽力补救,很少道歉。“不向病人道歉”已然成了医患双方默认的“潜规则”。当然,这其中的原因很多,绝不仅是医者的问题。

回到此次事件,原本应该是歉意接收者的王牧笛及其女友,最后却遭众人批判,是因为他的言论触及了“底线”。正如网友@白衣山猫 所说,连续三天,一个医生被打死,一个医生被割喉,一个孕妇护士被暴打,此环境下,他清楚在微博上发“也要砍人”的后果:会煽动更多针对医护的暴力。

“砍人”微博发出后,中国医师协会公开谴责,要求广东卫视“责令王牧笛下课”。根据公开资料,该协会的宗旨是“发挥行业服务、协调、自律、维权、监督、管理作用,团结和组织全国医师遵守国家宪法、法律、法规和政策,弘扬以德为本,救死扶伤人道主义的职业道德,努力提高医疗水平和服务质量,维护医师的合法权益”。表面看,中国医师协会的反应似乎是在“维护医师的合法权益”,是在践行其宗旨,但细究之下会发现,它的这种快速反应,并没有基于任何调查,而是纯粹的感情呼呼,本质上与王牧笛“想砍人”的情绪发泄类同。

作为行业协会,当协会成员因工作原因被质疑、谩骂、威胁时,维护成员权益是职责所在,但进一步的诉求,则理应基于对事实的调查,比如,当事护士是否因工作时与人闲聊影响了技术水准,当事患者是否属于血管细小难扎针。主持人微博言论失当,不能成为遮掩医护人员不尽职的屏风。当然,这并不是认定当事护士未尽职,只是在没有调查的前提下,一边倒的指责也可能导致不合理的后果。

公众人物如何避免“因言获罪”

主持人王牧笛微博言论的失当,是以上评述的最大前提。

如果当时的情形真如他所说,患者和家属完全可以当面向闲聊的护士提出抗议,并要求其道歉。作为一名有37万粉丝的大V,选择事后用微博发泄情绪,不但是对自己不负责,也是对社会不负责。

现实中,公众人物“因言获罪”的例子不少。去年7月,歌手吴虹飞因在微博上发布“炸建委”等言论被拘。当时有媒体分析称,冀中星案后,吴虹飞如此激烈的表达撞到了“严打”的枪口上。与之相比,王牧笛这次惹怒网友,则是撞到了“医患关系紧张”的枪口上。

几年前,上海电台主持人晓君也曾因为言论失当引发争议。当时,一名听众给节目热线发短信:“求你们不要说上海话了,我讨厌你们上海人!”晓君在节目中语调认真地说:“这位听众,请你以一种,团成一个团的姿势,然后,慢慢地比较圆润的方式,离开这座让你讨厌的城市,或者讨厌的人的周围。”很快,“团成一团,圆润离开”成了网络热门词汇。网友指责称,一个主持人,哪怕不带脏字,这样说外地人,比带脏字还要狠。一些专家学者也表示,作为大众传媒掌握话语权的主持人要注意措辞,要体谅;主持人应该更严格要求自己,发言也要谨慎。

如今,王牧笛及其女友的道歉不可谓不诚恳,态度也不可谓不端正。正如一些网友所说,既如此,公众也无需对一句情绪化的表达揪住不放。经过此次风波,作为公众人物的王牧笛也该深刻意识到,管好自己的情绪,管好自己的微博,更重要的是,真正学会换位思考,多一份理解,多一份包容。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