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无法“收回”乌克兰了吗?

2014年02月24日 17:41

2014年之初,全球最暴力的政治冲突发生在一个试行西方民主制度已经20多年的国家——乌克兰。它就像一个失血不止的伤口,令世人震惊和痛惜。

如今关心或不关心国际政治的人们大都了解这个国家的伤痛:它摇摆在东西方之间,始终不能确定自己的方向。它渴望加入欧盟成为西方世界的一员,又承受不了在寒冷的冬季被俄罗斯突然关上天然气阀门。

如果你到过乌克兰,你可能很难相信这里曾经是苏联的第二大加盟共和国,它的经济总量曾经占到苏联的20%,代表苏联最强的科技和军工水平。在乌克兰第二大城市敖德萨,街上满眼是苏联时期破旧而缺乏美感的简易单元房,海滨浴场的厕所简陋得像在中国农村。2013年,乌克兰的人均GDP仅为3600美元,不仅与它的中东欧邻国波兰、罗马尼亚或波罗的海三国差距甚远,也远远地落后于俄罗斯(人均GDP约为1.2万美元),甚至在原苏联15个加盟共和国中也落到了最后几位。

乌克兰脱离苏联后的衰落,几乎是注定的。因为它没有独立的工业体系,而只是苏联巨大工业机器中的一个“零件”,其工业原料和能源基本靠俄罗斯提供。苏联时期庞大的计划经济和少数民族地区无条件牺牲为中央服务的指导思想,导致了乌克兰经济的畸形发展。一旦脱离苏联,乌克兰不可避免地要陷入经济灾难。尽管乌克兰的坦克和其他武器装备能够找到新买家,但疯狂军备竞赛的冷战时代已经过去了,靠这发不了财。

对俄罗斯来说,在地缘政治上,乌克兰的“离开”将让它损失惨重。列宁曾说:“失去了乌克兰,就如同俄罗斯失去了头。”没有了乌克兰这个“零件”,俄罗斯的战略前沿后退了上千公里。而如果乌克兰与北约“结盟”,俄罗斯将被直接推到与北约全面接壤的悬崖边,就连黑海舰队在乌克兰的存在都将显得异常尴尬。

有分析说,当普京的民族复兴脚步日益坚定之时,乌克兰是俄罗斯内心最希望收复的一枚“零件”。

从理论上说,乌克兰如果再次倒向俄罗斯,对恢复自己的工业体系和政治地位,是一条最短的捷径。然而,它可能真的回不去了。乌克兰街头呈现出的分裂的民意,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很多年了。是什么让乌克兰当初决定带着发育不良的躯体离开苏联?是什么使乌克兰现在尽管经历苦难,也不愿意再次选择俄罗斯?这些都是很复杂但也很值得深思的疑问。

不少乌克兰人有让自己的国家摆脱俄罗斯影响的愿望,这缘于诸多历史原因。早在14世纪,乌克兰人就已经成为有特定语言、文化和生活习俗的单一民族。18世纪前,乌克兰的文化教育事业一直比俄罗斯发达,乌克兰基辅国立大学的前身——基辅马季良学院,是整个东正教世界最好的高等学府。然而,自从被沙俄统治后,18世纪后期,这里开始查禁乌克兰书籍,并禁用乌克兰语。苏联成立后,列宁时代曾经给了乌克兰人较为宽松的文化政策,然而到了斯大林时代,乌克兰的民族干部、知识分子和普通百姓都惨遭文化清洗。

令乌克兰人无法忘怀的还有上世纪30年代的大饥荒。当时,在有着“欧洲面包篮”美称的乌克兰,750万人被活活饿死。他们把这些归咎于苏联强制推行的集体化和公社运动。

今天乌克兰人所受的磨难,和俄罗斯人痛失的地缘战略资产,或许都应该由当年错误的民族政策买单。在一个拥有众多少数民族的大国,主体民族如何处理与少数民族的关系,是一刻也不容回避的难题,而且需要极端慎重地对待。乌克兰的教训还说明,一旦民族关系变成外交关系,不要天真地期待双方关系会自然地正常化,曾经对中央统治不满的民族情绪很快会转化成国与国之间的敌意。而这一切,都不会被那些对手们错过,他们会很快地把这些小民族独立的疆土变成自己的战略前沿。(央视网特约专栏作者 马晴燕)

扫一扫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