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领有钱有闲,“脑体倒挂”成发达国家大趋势

2014年02月16日 21:34

央视网(记者 裴彤 王磊)在很多发达国家,蓝领劳动者普遍有着非常不错的收入,常常高于白领的薪酬水平,“脑体倒挂”现象司空见惯。一位美国大学教师甚至认为,高昂的大学学费和惨淡的收入前景,正在改变传统的成功学理论,使得上大学越来越像有钱人的一种奢侈消费。

保姆年薪20万美元,卡车司机住豪宅

其实,蓝领技术工人收入高在国外已经不是新鲜事,而是全球化的现象。比如“水电工”这个词,在西方发达国家就是一个很有含金量的代名词。在美剧《绝望的主妇》中,迈克就是水电工的最佳代言人。美国很多女性的梦中情人不是总统奥巴马,而是社区的水电工。

美国很多女性的梦中情人不是总统奥巴马,而是社区的水电工。

美国很多女性的梦中情人不是总统奥巴马,而是社区的水电工。

在美国,一些专业性、技术性较强的蓝领工作,要比不少不需要太多专业技能的白领工作收入更高。风吹不着、雨淋不着的银行出纳员的平均年薪是2万1714美元(约合13万1760元人民币),而工作条件相对脏乱差的汽车修理工的平均年薪是4万1136美元(约合24万9612元人民币)。大货车司机的年薪约为5万1539美元(31万2737元人民币),而且在忙的时候,大货车司机的年收入会超过10万美元(约合61万元人民币)。一些保姆的年薪更可达20万美元(约合122万元人民币),比一般的儿科医生还要高。

最新数据显示,澳大利亚蓝领工人每周的薪水是1229澳元,相当于6737元人民币。而澳大利亚的白领平均周薪只有1085元(约合5947元人民币)。由于澳大利亚地广人稀,有限的人口无法满足当地对大量体力劳动力的需求,这也导致了蓝领工人的急缺。为此,澳大利亚政府甚至对大量外国劳动力开绿灯,允许他们以工作签证的形式来澳大利亚工作。近几年来,澳大利亚采矿业蓬勃发展,很多矿产急需采矿工人,一些大型的矿业公司经常会开出动辄15万到20万澳元(约合82万到110万元人民币)的年薪招聘采矿技工。这一高薪已经让很多悉尼和墨尔本的白领脱下西装领带,纷纷奔赴西澳矿场。在澳大利亚华人圈当中,如果你听到谁说他是坐办公室的,那么他的日子可能就是不好不坏;但如果他是做建筑、搞装修或者开大卡车的,并且已经在澳大利亚干了几十年,基本上他家里就会有独立洋房和带游泳池的院子了。

德国非常重视职业教育,有着严格的规范和标准,在人员培训方面堪称世界一流,职业培训的时间至少有3年。因此,德国的劳动成本相对较高,尤其是手工活、技术活,通常按小时计费。比如,家里的水龙头坏了,请水电工换一下,或者房顶漏水,请泥瓦工修一下,账单上的金额通常会达到3位数。美国劳工部去年发布的一项调查结果显示,2012年,德国蓝领工人的收入在全球排名第六,每小时报酬达43.76美元(约合266元人民币)。

在日本,蓝领、白领的平均收入差距并不是特别大,不少蓝领甚至要比白领收入更高,特别是有技术的蓝领工人的工资会非常高。日本高级技工在蓝领中所占的比例是40%左右,普遍职业素质不低,他们钻研技术,支撑着日本的制造业。日本农民的收入也不低,甚至高于国家公务员和地方公务员等。但日本的“脑体倒挂”现象并不是很严重。日中创职协会久永事务所代表泽田笃志指出,蓝领工人与白领阶层的收入,主要靠“需求与供给的平衡”来决定价格,工资也由这个经济原则决定。

大学学历正在成为奢侈品?

“我有一个硕士学位,打两份工,一份是在大学教写作,另一份是在超市做兼职。”生活在美国纽约的女作家帕特里夏·帕克写道,“我每小时为商品装袋比教写作技巧挣钱多,尽管人们不相信。”

2013年2月19日,英国《卫报》发表了帕克的这篇文章,题为《论蓝领工作:上大学不再保证成功》。作者介绍说,每当她在超市上班时遇到以前的同事时,都会感到对方的微妙反应:从淡淡的尴尬到鄙视,甚至怜悯,常常三者兼有。“唉,经济形势真糟糕!”或者是“嗨,不论干什么,只要能维持生计就行,是吧?”他们说罢就匆匆离开。

帕克指出,我们生活在一个美化白领、歧视蓝领的社会,将办公室工作与更高的阶层、收入和受教育程度画等号,而把“卑微的”工作视为地位低下的表现。用传统的眼光看,人生公式是这样的:大学=白领工作=成功。于是,在孩子很小的时候,父母就引导他们为将来上大学做准备。私立幼儿园的入园面试竞争激烈,气氛就像大学招生一样。而最令人不安的,不是父母希望子女出类拔萃,而是我们对成功的定义太狭隘。长此以往,大学毕业生和白领供过于求就不足为奇了。

如今,美国失业率高企,但大学的学费持续攀升。帕克认为,旧的人生公式已经不再成立。学生们花了那么大力气拿到学位,想要挣钱偿还助学贷款,可结果呢?大多数毕业生是找不到6位数年薪的银行工作的。据美国经济政策研究所统计,过去10年中,美国大学毕业生的起薪不仅没有增长,还在2007至2011年出现了下降。2011年,他们的平均工资为每小时16.81美元(约合102元人民币),很难还助学贷款。

面对糟糕的经济环境,一些本科毕业生选择继续深造,攻读更高的学位,为的是将来挣更多的钱。然而,这样做存在风险。在一轮又一轮的裁员潮中,连常春藤联盟的工商管理学硕士(MBA)和律师都不能幸免。

反观一些“卑微的”工作:美国劳工统计局的数据显示,电工等蓝领职业的工作岗位过去10年增加了23%,他们的平均年薪达5万2910美元(约合32万1056元人民币),每小时挣的几乎比大学毕业生多出10美元(约合61元人民币),而10%收入最高的蓝领每年至少挣8万2680美元(约合50万1699元人民币);电焊工、轻型卡车驾驶员和水电工的收入都有望达到这个水平,但他们的职业培训费用与大学学费相比要低很多。因此,如果你的终极目的是获得经济上的自由,那么就应该从事挣钱多的行业。

不过,蓝领工作能带来成就感吗?帕克对这个问题深有感触。人们常说,要做自己喜欢的工作,金钱会随之而来。幼儿园老师不会梦想成为技术娴熟的水电工。但你也可以反过来看,帕克说,人的满足感也来自经济上的富足。如果你喜欢的工作不能挣钱,你还会有多少成就感呢?此外,从事蓝领工作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工作与生活的界限分明,放下手里的活就可以不去想它,而不是像白领那样一拿起手机就满眼工作。蓝领劳动者有更多的时间与家人和朋友欢聚,或从事其他有意义的事情,比如开辟第二职业。

帕克总结说,在这样一个低迷的就业市场,我们无法忽视的一个现实是:大学学历正在成为奢侈品,它再也不能直接转化为成功。现在是时候停止歧视那些“卑微的”工人了:他们无论是薪水还是生活方式,都已经与这个词相去甚远。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