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风特攻队”阴魂不散刺痛美国

2014年02月11日 21:55

央视网(记者 王磊)日本一团体近日为“神风特攻队”申遗,妄图美化二战罪行。“神风特攻队”在二战末期以自杀式驾机袭击而臭名昭著,袭击目标主要是美国舰队等,对美国人欠下了累累血债。因此,申遗闹剧堪称是日本对美国的直接挑衅。倘若美国政府连这种挑衅都能忍受,这不仅是对包括美国人在内的战争受害者的背叛,更是对日本复苏军国主义阴谋的绥靖。

1945年硫磺岛战役中,一架日本“神风”自杀飞机撞向美国海军“密苏里号”战列舰的瞬间。

日本“神风特攻队”真相

1944年,日军妄图挽回在太平洋战场连遭惨败的局面,组建了所谓的“神风特攻队”,按照“一人、一机、一弹换一舰”的要求,对美国舰艇编队、登陆部队及固定的集群目标实施自杀式袭击。自1944年10月起,日本海军先后组建了8个“神风特攻队”,“神风”飞机多由轻型轰炸机或战斗机改装,设备简陋,但装有大量炸药。太平洋战争结束前夕,日本本土共有“神风”飞机9000余架,其中5000多架已改装完毕。

1944年10月,“神风特攻队”在菲律宾莱特湾海战中首次出击并击沉击伤多艘美军舰只后,日军更加疯狂地使用“神风特攻”飞机攻击美国舰队。然而,让日军失望的是,“神风特攻队”并没有创造奇迹。在莱特湾海战和冲绳战役中,“神风特攻”飞机共出击2550次,只击沉美国作战舰只43艘。

“神风特攻队”又称“神风突击队”或“神风敢死队”,由日本海军中将大西泷治郎首倡,是日本落后的军事技术与疯狂的军国主义思想结合的产物,企图以士兵的生命为代价换取战果,但终究未能改变日本战败投降的必然命运。

“神风特攻队”的队员很多是具有狂热军国主义思想的日本青年。长期以来,日本右翼势力一直企图篡改历史、美化日本二战侵略行为,其中就包括美化“神风特攻队”,把队员描绘成所谓为国献身的“英雄”。特别是在去年底,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在观看了描绘“神风特攻队”的影片《永远的零式战斗机》后,对外表示电影让他“十分感动”,引起日本国内外舆论哗然。不过,英国《卫报》等多家媒体曾披露,有“神风特攻队”的幸存者表示,他们中的一些人当年是被迫参战。

据英国《卫报》2006年3月1日报道,日本前“神风特攻队”队员、年过八旬的滨园重善称,当年执行自杀式飞行任务,说为天皇而死是被人误导。他在最后的遗言中写道:“妈妈,这将是最后的遗言。只剩下数秒钟了。那种认为我们笑对死亡的说法是一个神话。”

滨园重善否认了有关年轻的飞行员“为了表示对天皇的忠诚而非常高兴地驾机撞入敌舰船”的说法。他说:“我们说了那些我们应当说的有关天皇的话,但我们心里对此并没有什么感觉。我认为,说他们想为天皇而死是歪曲事实。”

“认为‘神风特攻队’队员很酷的说法是错误的,成为自杀中队的一员并不是一件美好的事,也无关个人荣耀。我曾为我们的使命感到骄傲,但这是个错误。”他愤怒地说,“有人说我们是自愿飞行,这完全是谎言。军部领导认为把这解释为飞行员的自愿行为要比说成是强迫行为好得多。”

很多当了炮灰的“神风特攻队”队员也在日记和写给家人的遗书中流露出了内心的痛苦。“‘至少我们是英雄’——我们拼命地用这种念头欺骗自己。”有一个叫中田的队员在日记中写道,“绝望引导我们走下去。”还有人在遗书中表达了冲天的怨气:“我并不是自己打算为天皇去死的,有人替我做了这个决定!”“什么是爱国?几百万人为了另外几百万人而被剥夺生命与自由?”写下这句话的“神风特攻队”队员名叫佐佐木,1945年4月死在自杀飞机上,时年22岁。

对“神风特攻队”这种灭绝人性的恐怖主义怪胎,日本右翼分子不但不予以正视和反思,竟然还要申遗。今年2月4日,日本鹿儿岛县南九州市“知览特攻和平会馆”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递交申请书,希望将该会馆收藏的“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信件等物品,悉数列入世界记忆遗产名录。该市的知览村是“神风特攻队”的大本营,此次为“神风特攻队”申遗的“知览特攻和平会馆”共收藏了约1.4万件“神风特攻队”队员的遗书和照片。

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2月10日表示,作为第二次世界大战的两大策源地之一,日本曾在二战期间犯下众多反人类、反人道的战争罪行。所谓“神风特攻队”申遗,意在美化日本军国主义侵略历史,其实质是挑战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成果和战后国际秩序。这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维护世界和平的宗旨背道而驰,必将遭到国际社会的强烈谴责和坚决反对。

美国该如何面对“神风特攻队”阴魂?

实际上,日方为“神风特攻队”申遗,直接挑衅的对象是它现在最重要的盟友美国,是往美国人的战争伤口上撒盐。正如《齐鲁晚报》所说,与南京大屠杀、强征慰安妇不同,“神风特攻队”是纯粹的美日间的“过节”,而申遗闹剧是日本抽美国的又一记耳光。

文章指出,二战后,美国在对日本进行改造时,有意向日本灌输人本主义的观念,其目的也正是期望日本不再出现“神风特攻队”这样的怪胎。然而,如今日本这场为“神风特攻队”申遗的闹剧,从一个侧面宣告了美国战后对日本改造的失败——安倍所为之感动的、日本右翼分子所推崇的,其实仍然是那套为实现其国家野心可牺牲个人一切的法西斯逻辑,所谓“日美价值观共有”等幌子,不过是嘴上的说辞。

1944年夸贾林环礁海战中,一架日本鱼雷攻击机试图用鱼雷攻击美国航母不成,自己反而被击毁。

美国主流媒体也直言,美方应敢于批评盟友。《洛杉矶时报》称,东亚局势的紧张使得美日、美韩军事同盟以及美国和中国的合作关系处于特别尴尬的境地。

对于美国最近在东亚一系列左右平衡的举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称,如果美国认真对待“支点”政策,并真正做到促进地区和平与稳定,那么总统奥巴马或国务卿克里应尽快对美国在这一地区的政策做出清晰解释。这一解释应包括,华盛顿清晰地说明其对争议领土的看法,劝阻各方的挑衅举动,并表明日美同盟并不意味着美国纵容安倍令人厌恶的行为。这一解释还应强烈批评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以及其他试图美化二战暴行的举动。在盟友误入歧途时,美国只有敢于批评盟友,才能显示美国在亚洲的睿智和公正领导。

仔细观察,人们会发现,对于安倍政权在右倾化道路上的狂奔,美国内心的紧张正在日益加重,其有关东亚紧张局势的表态随之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安倍去年12月26日参拜靖国神社后,美国政府表示失望,称希望日本与邻国通过建设性的方式来解决敏感问题,改善关系;美国副总统拜登与安倍通电话,要求日方保持自我克制,称安倍“不应前往”靖国神社。然而,据日本共同社报道,对拜登提出的要求,安倍拒绝服从,回应称“我将就是否参拜自行决定”。日本多家媒体指出,安倍的行为加大了美国对日本的不信任,对日美关系产生了不利影响。

但近日,美国的一些官方表态,越来越反映出白宫对于日本走势的担忧。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2月10日报道说,对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将当前的东亚局势比作一战前的欧洲,以及菲律宾总统阿基诺将中国比作二战前的德国,美国太平洋司令部空军司令卡莱尔上将批评称,他们不该将中国在该地区日益增强的果敢行为比作是欧洲战前发生的事情,“我根本不会拿德国的崛起,以及欧洲尤其是英德之间发生的事情,与现在亚太地区发生的事情进行对比。事实上,尤其是其中一些事情是由日本造成的,他们需要好好想一想对其他国家构成挑衅的事情是什么。”

另据“日本新闻网”报道,驻日美军司令官安杰瑞勒2月10日表示,美军不会直接介入日中军事冲突。报道称,安杰瑞勒在回答记者有关“日中万一发生军事冲突,美军怎么办?”的提问时表示:“我们不希望发生这种冲突,如果万一发生的话,救护将是我们最重要的责任。如果美军直接介入,那会出现十分危险的问题。所以,我们将敦促相关国家领导人立即展开对话,遏止事态扩大。”针对“假如中国军队占领钓鱼岛,美军是否会参与阻止”的提问,安杰瑞勒先是表示,介入中日争端对美军来说是很危险的,关键是不要让这样的事情发生。继而他又说,万一这样事情发生,“我已经听取美国太平洋司令部司令洛克利尔的意见,将采取两点对策:一是尽速促成日美首脑协商,二是相信自卫队的能力。”

由此可见,美国方面对安倍政权的明显右倾化,警惕级别提升的很快,言语中的警告意味越来越明显。不过,囿于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需要,美国目前整体上对日本的危险走势仍然持纵容态度。比如,美国国务卿克里2月7日在华盛顿与到访的日本外相岸田文雄会谈后,重申在1960年签署的《日美安保条约》里美方对其盟友日本做出的承诺。此外,在日本团体为曾重创美军的“神风特攻队”申遗问题上,美国政府至今毫无劝阻上的努力。

国防大学教授戴旭在媒体上撰文表示,安倍上台后一系列冒天下之大不韪的外交动作,在某种程度上是日本战后70年各种因素综合作用下的水到渠成。历史并没有远去,但当年共同战胜日本法西斯的阵营却发生了分裂:美国为一己之私,率先放弃了维护人类正义的原则,一再纵容日本;菲律宾等当年的受害国对日本今天的重新武装表示理解;欧洲一些国家以各种方式重复的祸水东引把戏。这一切都让安倍更加肆无忌惮地挑衅人类良知和世界和平。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