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恋维权不宜矫枉过正

2014年02月11日 20:10

很多时候,“维权主义”向前一步就成了“沙文主义”。

还记得网上那个“拯救大白菜”的段子吗?“上千个绿色生命,被连根拔起,离开了生存的土壤,也没有了水的滋润,被挤压在小小的后备厢里,生存环境恶劣,性命堪忧!更悲哀的是,她们不知道会被送到哪里,遭遇怎样的折磨。呼唤有爱心的志愿者,忘情转发,当地的志愿者,请行动起来,截下这辆车,求你们了!”

发布这个段子的ID原名本叫做“PETP亚洲善待植物组织”,影射的便是著名NGO——PETA亚洲善待动物组织。后者致力于保护动物的权益,并认为动物不应该被人食用,呼吁人们吃素,于是扛起“植物保护”大旗的段子手横空出世,受到“肉食者”们的热捧。

权利保护本是合理的行为,但它一定要建立在权利被侵害的风险之上。

亚洲善待动物组织的问题是,没有认识到价值观的复杂性,借着“权利保护”为名,期望移植自己所倡导的价值观,这必然导致自说自话,被他人厌恶。

去年10月21日播出的《非你莫属》中,参与求职的微博名人“鹏媒体赵鹏”和58同城CEO姚劲波互相达成了职位意向,不过这份意向一直没能兑现。在节目播出一个半月后,去年12月初,此事便被媒体报道过。春节假期刚过,同一个故事披上六色彩虹的外衣卷土重来——2月10日,赵鹏在微博上认为自己没能入职58同城源于自己的同性恋身份,并借此呼吁抵制58同城。

同性恋人士遭遇职场歧视而进行维权,这容易让人想起1993年的美国电影《费城故事》。电影中,汤姆·汉克斯饰演的律政精英安迪在事业上顺风顺水,成为律所处理重大案件时可以倚重的人物。可安迪的同性恋和艾滋病患者身份被雇主发现后,旋即被以莫须有的理由解雇。安迪选择用自己熟悉的法律来保护自己的权利。庭审阶段,在“雇主知不知道安迪患病”和“雇主有没有歧视动机”这两个问题上,控辩双方进行了大量攻防,做出了很多精彩的辩论。电影的末尾,陪审团认为,雇主将公司的关键客户交给安迪来代理,这可以旁证安迪的工作能力得到了认同,也否定了被告方面“因为安迪平时就马马虎虎所以才遭致解雇”的托词。陪审团最终做出了有利于安迪的判定。可见,在同性恋歧视维权案件中,无可辩驳的证据是影响案件认定的最重要的因素。

可是在赵鹏公开的证据里,只有一点是与同性恋歧视相关的——58同城此前提交给法院的资料里有一张赵鹏微博主页的截图,在资料栏中公开写着“同性恋”的性取向。可是这个证据的逻辑意义实在太低。

  赵鹏在微博上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

新浪微博去年上半年进行过一次升级,允许用户在后台资料页填写自己的性别和爱好对象的性别,并且可以选择是否将自己的性取向向他人显示出来。赵鹏一直在微博上公开自己的同性恋身份,不论是58同城的管理者还是其他微博用户都可以轻松看到。可是,从“知晓”到“歧视”是有一段距离的。

去年12月初,赵鹏在微博上控诉58同城没让自己入职时,一名网友评论道:“我想可能是@58同城 的老总@姚劲波 发现微博楼主是gay的事情,所以才不承认在电视台上所说的诺言。”对于这样的猜测,赵鹏的回复是:“如果真是这样,就太无耻了!”可见在两个月前,赵鹏自己也拿不准是否遭遇了同性恋歧视。

在《非你莫属》的舞台上,赵鹏展现出了自己的长处——善于新媒体营销、话题营销,并且能够借此获得可观的收入。从传播效果来看,将“同性恋歧视”的标签贴在这起事件上,就将一个协议纠纷的案件拔高成了人权案件,将企业对个人的案件升华成了企业对人群的案件,这对于在国外金融市场上市的58同城来说将会产生更大的压力。

几年前,网络上传播着一个申请国外学校的小“秘方”:申请者在递交给国外高校的个人介绍里声称自己是同性恋,会给对方留下坦诚、不拘一格的印象,从而增加好感。正当这个“秘方”即将转化成获利空间的时候,有声音警告,如果有申请者一味想通过亮出性取向、甚至编造性取向来走这条申请捷径的话,一旦这个伎俩破产,将会对中国留学生群体、中国同性恋群体的声誉造成不可逆转的影响。

性取向不应该是一个人的累赘,也不应该是一个人的资本;它不应该成为被别人攻讦的把柄,也不应该成为一遭不公就钻进去躲起来的蜗牛壳。“要维权”还是“要特权”,这是任何一个群体在提出社会诉求前需要考虑好的问题。

回到这起求职节目引发的纠纷,根据现有的证据,聊聊节目组、用人单位、求职者之间三者的契约关系,可能才是更好的选择。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