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项规定后,公务员的第一个“裸”年

2014年02月08日 21:43

(央视网 记者关开亮)对于不少公务员来讲,刚刚过去的这个春节可谓不寻常。尽管“八项规定”是习近平总书记于2012年12月4日提出的,但因时至年末,政策执行到地方尚需时间,过去积累下的陋习也不是一下子就能转变过来的,因此2013年春节时,公务员感受到的束缚可以说只是零星雨点。而经过2013一年,中央相继出台十几道规定约束党政机关工作人员的工作行为。当权力一点一点被关进笼子后,2014年的春节才是公务员和国有企事业单位人员切身感受到的第一个“裸”年。

50岁的王先生,是某省一名副厅级领导的司机,往年每到春节,家里就成了仓库,一箱箱的水果、蔬菜、精品肉、饮料、海鲜、白酒,甚至包括爆竹、灯笼、福字等等,凡是春节用得到的,他都大箱小包搬回家,不仅如此,就连父母家春节期间的各种吃喝也几乎都不用买,全靠王先生往家拿。

这些大多是厅领导收到的“春节贺礼”,市上的、区上的局长、副局长们,逢年过节谁还不得拿点特产或者年货,给厅领导“拜年”,每年过年前,王先生的汽车后备箱总是塞得满满的,可厅领导根本要不了这么多年货,往往就送给王先生了,往年王先生和父母家里的年货,足足能吃一两个月。

而今年,王先生家里几乎一箱礼都没有搬回来,大年三十的年夜饭上,王先生发起了“牢骚”,“以前过年时,我家阳台一箱箱年货堆得能绊倒人,今年过年你去看看,阳台上干干净净的。以前爆竹至少得搬回来两三箱,这还不算人家送的一盘盘‘大地红’,今年我是一个二踢脚都没放。”王先生说,“没人给厅领导送了,单位也不发了,我就是吃个苹果都得自己买。”

李丽和丈夫张辉(均为化名)都是县里的基层公务员,在八项规定之前,逢年过节时他俩仅单位发的购物卡,就基本能包住一家人的日常用品开销了,再加上单位发的米、面、油等福利,绰绰有余。李丽说:“我们一家三口,还有公公婆婆,五口人都吃不完,东西经常放坏了。”

在这个春节,李丽和张辉的单位都没有发任何福利;他俩这才发现,去超市备年货,随便买一点就五六百,第一次觉得过个年,备几桌饭都这么费钱。“我和老公平时也没什么大开销,之前两个人的工资基本能存一大部分,自从单位不发福利之后,超市购物都要自己掏腰包。”李丽说,买一袋面粉,才吃了没多久,就要再买了,以前福利好也就不太在意,现在才发现,原来居家过日子,米面油也是笔不小的开销。

不必讳言,作为一个社会群体,责在管理公共事务的公务员,往往被抱以较高的社会期待,但现实中的一些乱象,比如,滥用公共资源、习惯权力分肥、沉溺奢靡享乐等,则容易与这种期待形成较大的形象落差。这些现实中可能存在的情形,以及公众长久以来据此形成的印象,都使得这一群体饱受诟病。公务员春节期间发生的这许多变化,与其说是一种常态的回归,不如说是在重新找回尊严的积极努力。

事实上,一段时间以来,公务员这一群体的变化并不仅仅止于春节。自从中央公布八项规定以来,特别是十八届三中全会以后,各地各部门在改进作风方面均发生了显著的变化。这也是一直以来公务员纷纷吐槽“不容易”的深层原因。反过来讲,若是动了真格的,其实也没有什么,一点年货,不发不也过年了?习惯了就正常了。

在中国社会中,公务员确实被附加了太多的意义。很多人都在不断地强调,让公务员回归成一份普通的工作,也许这种“年节之变”只是回归的开始,并不是回归的根本。可以看到的是,这种变革完全是在外界政策的高压下做出的,整个权力的运行逻辑并没有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普通民众求办事还是得送礼,公务员体系中逢年过节也少不了“意思”。所以,如果权力受到的制约还是有限,而且权力运行还是在密室里,那么公务员的“年节之变”也就只能停留在“年节之变”了。对于公务员体系之外的人来说,只有“简政放权”,压缩官员的权力空间,才可能减少办事送礼的可能。改变了权力的运行逻辑,公务员就真正回归成了一份普通工作,到那时,即使还是不发东西,想必每个公务员都能过个安生年吧。(综合华商网、凤凰网)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