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评论频道 > 国内

王石川:鞭炮价格涨几倍利润进了谁腰包

发布时间: 2014年02月05日 11: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 京华时报 | 手机看新闻



原标题:

  湖南浏阳被称为“烟花爆竹之乡”,当地一千响的“大地红”鞭炮出厂价5元,三千响的不到20元,一万响的约50元。但到了北京,一千响的竟售价30元,三千响的162元,一万响的325元。

  尽管鞭炮价格从产地到销售地翻了几倍,但生产者和销售者却没得到多大实惠。除了产销各类成本高外,经销者还要额外付出看不见的成本,比如打点费。有零售摊主透露,某一年光“打点费”就花了几十万元,安监、工商、公安、城管、税务等每一环节都不能落下。

  合法经营,取财有道,为何还要“主动”缴纳打点费?原来,各地烟花爆竹经销商必须在当地获得资质备案,才能从事销售经营。这道“门”如果关得过紧,垄断现象随之产生,谁给的打点费高,谁就能取得资质。对烟花爆竹经营权进行资质审核、备案,是必要的更是必须的,但是相关部门应该依法依规进行,而不能沦为权力寻租的游戏。

  收取打点费,就相当于拍卖审核权,将权力变现。这必然导致两种情况:一是本不具备资质的摊主堂而皇之地经营烟花爆竹,埋下安全隐患;二是在日常执法过程中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包庇摊主的违规之举。此举还将破坏正常的市场竞争。

  需要打点的部门如此之多,可能还因为担心各路“诸侯”前来滋事,哪一个伺候不周,就会被频繁找茬,吃不了兜着走。有媒体报道,一家日收入不到700元的小型网吧老板,每到过年都要包上20个红包给监管部门,每个都不能少于1000元。

  消除摊主缴纳打点费的无奈,除了权力运行阳光化、竞争公开化——让更多批发零售商参与竞争以平抑大城市烟花爆竹价格,或对零售点名额进行公开拍卖、摇号以分配“稀缺资源”,更需要将权力套上笼头,减少权力寻租的空间,压缩权力变现的可能。当权力寻租变得有难度,甚至得不偿失,付出高昂成本,谁还敢寻租呢?

热词:

  • 鞭炮
  • 打点
  •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