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直击加拿大一华人“黑户”如何“转正”

2014年01月25日 21:07

央视网(驻加拿大记者 钟文)1月23日,中国农历小年儿。一大早,记者在多伦多唐人街附近巧遇曾经的媒体同行冯先生。冯先生下海经商从事加中贸易多年,移民加拿大之前在国内一家省刊做主编。他见到记者就半开玩笑地说“有爆料”。原来,头天晚上冯先生发现钱包丢了,更要命的是,永久居住证(枫叶卡)、银行卡、社保卡、医疗卡、驾照等全都在钱包里。冯先生自嘲已是不折不扣的“黑户”,他问记者要不要跟踪采访一下他如何“转正”,体验一回在加拿大办证的效率。记者应允。

(枫叶卡样本)

(枫叶卡样本)

10点整,冯先生抵达警察局报案。警察局的前台接待人员听说是报失,就指了指等候大厅旁边的的一个小隔间,里面只有一张桌子,后面坐着两位身形健硕的警官。冯先生语速较快,其中一位约50多岁的光头白人警官慢悠悠地说:“别着急,慢着点儿,要不我听不清。”他边说边随手抽出一张白纸,写下冯先生的姓名、电话、丢失物品清单等。然后,他说,当天晚些时候或第二天给冯先生打电话,告知报案号码(police report)。冯先生一听就急了,立刻解释说,自己定好了1月29号的机票回中国,需要马上向加拿大移民与公民部申请新的证件,警察局报案号码是辅助证明材料之一。老警官看了看冯先生,说了句:“稍等一下。”看到警官开始慢条斯理地敲键盘输信息,冯先生冲记者笑了笑。5分钟后,警官在一张淡蓝色小纸片上盖了分局的印戳,并写下一个号码,报案环节宣告完成。对报失早已司空见惯的警官例行性地说,如果发现失物,会通知招领。但今年雪大,没准儿要等天暖了之后,埋在雪下的钱包才能现身。虽然警官面无表情,但他的冷幽默还是让大家笑了起来。

11点10分,冯先生赶到“国家服务中心”(Service Canada)。在加拿大,政府服务中心分为两级。以安大略省为例,咨询、办理全国统一的证件,如公民身份、移民身份、难民身份、社保卡等,须到“国家服务中心”;办理省内通用的证件,如驾驶证、行驶证、公费医疗卡等,须到“安省服务中心”(Service Ontario)。两级服务中心的办公地点不在一起,但在各个片区都有各自的分部,居民可根据邮编查询最近的政府办公地点。如果只办理与驾驶车辆有关的事宜,还可前往安省交通部办证中心或驾驶员考试中心;同样,如果申请只与医疗保健有关,安省健康部也有常设服务机构。交通部和健康部的办证中心在各个片区都有分部。

(加拿大社保卡样本)

(加拿大社保卡样本)

冯先生要赶回国内过除夕,两周后返回加拿大。他最着急的是补办加拿大永久居民身份证明(枫叶卡)。永久居民入境加国时,必须携带有效的枫叶卡。一早,冯先生已给移民与公民部的电话呼叫中心联系,报告丢失了枫叶卡。对方暂时冻结了冯先生的卡号,以防其他人冒用。

在“国家服务中心”,一位负责接待的黑人女士说,她们办公室不能补办任何证件。申请人必须在移民与公民部的网站上下载表格,完整填写后,连同各种证明材料一并寄往位于加拿大东海岸悉尼市的“材料处理中心”,正常补发新证需要耗时数月查验申请人材料,特殊情况加急处理至少也要3周。考虑到6天后冯先生就要回中国,出发前根本不可能获得补发证件,黑人女士建议冯先生抵达中国后向加拿大驻华使领馆申请“旅行文件(Travel Document)”,只有这样,才有可能再次合法入境。

“国家服务中心”负责办理社保卡的柜台需排队,值班的大哥看起来不是很有耐心。他一听冯先生的移民纸和枫叶卡都已丢失,二话不说就下了逐客令:等补办了证件再来吧,没有证件不能办社保卡。好在冯先生早已将9位数的社保卡号烂熟于心,卡片上也没有磁条,平时不用天天携带,所以不是当务之急。记者看了一下时间,从停车到离开“国家服务中心”,一共20分钟。

(安大略省驾照样本)

(安大略省驾照样本)

中午12点整,记者随冯先生来到一家“安省服务中心”。在加拿大,使用频率最高的证件是驾照,相当于身份证,如果没有驾照,可申请“非驾驶员身份证”。一般情况下,人们会把驾照和公费医疗卡随时带在身边,如发生紧急情况,施救人员可迅速查到救治对象的姓名、地址、家庭医生等信息。“安省服务中心”实行“一条龙”服务,可同时办理驾照和医疗卡。冯先生对记者说,几乎每次去“安省服务中心”、交通部、健康部的办证中心,都人满为患,需取号或排队等待。这也不难理解,“国家服务中心”是动嘴的机构,解释政策为主,居民在网上可查到的信息就不必非得亲自跑去咨询;而各省的服务中心,都是动手办理具体业务及证件的场所,要求申请人现场拍照、签名等。

果真应验,这家“安省服务中心”内排队的约有20人,但秩序井然。柜台内有3名办证人员,台面上安置着摄像镜头。大家言简意赅,申请人符合条件即照相、交费、离开,没有人声喧哗。轮到冯先生时,他向工作人员解释说驾照及医疗卡丢失,然后递上填写好姓名、生日、地址的签名表格及中国护照,对方立刻就在系统中调出冯先生的个人资料。3分钟左右,办证人员已打印好纸质的临时驾驶证明和公费医疗证明,有效期3个月,正式的卡片证件将在4-6周内寄达申请人家庭住址。前后约30分钟,冯先生办妥所有手续,共支付补证费20加元(约合109元人民币)。

(安大略省医疗卡样本)

(安大略省医疗卡样本)

下午1点,冯先生回到自己的公司,开始准备补办枫叶卡的文件。记者观察了一下,需打印填写枫叶卡换发申请表格、复印所有的护照页、备齐要求的各种辅助文件(包括警察局报案号码)、在移民与公民部的网站上缴纳补证费50加元(约合273元人民币)。加拿大移民与公民部规定,申请人填表之前5年内在加国的实际居住天数不得少于1095天(3年),且须如实填写每次出入境的详细日期、离境原因和境外居住地点。冯先生从事国际贸易,经常旅行,护照上盖密密麻麻的出入境印章。他颇费周折才核对完每次出境记录,终于在下午3点整理好全部的补办枫叶卡文件。

按照要求,丢失枫叶卡的冯先生春节后返回加国时,须持有加拿大驻华使领馆签发的“旅行文件(Travel Document)”才能入境。在加拿大驻华大使馆的网站上,冯先生查询到相关办事指南。约花了1个小时,冯先生又备齐了第二份发往中国的申请材料,并附上一封信,要求加急处理。这次申请费还是50加元。

下午5点刚过,冯先生赶往邮局将两份申请寄出。至此,“黑户”转正的工作告一段落,只等补发的证件直接送到家里。记者算了一下,耗时8个钟头,政府收费120加元(约合655元人民币)。冯先生终于可放心回国与家人团聚了。

第二天中午,就在记者截稿前,又接到冯先生电话,说丢失的钱包“回家”了。原来,冯先生刚收到一个快递,打开一看,惊喜万分,因为钱包内所有卡片毫发未损。小年儿一天的努力,全成“无用功”,他已通知移民与公民部重新激活自己的枫叶卡。但寄件人没留下只言片语,连信封上的落款都非常含糊,只有邮编是清楚的。按照邮编查询,居然不是民宅,而是位于多伦多黑溪村附近一个商业广场。究竟谁是拾金不昧的“活雷锋”呢?心存感激的冯先生一定要弄个明白、登门致谢。记者建议一起去警察局寻求帮助。

到了警察局,又见到值班的那位光头警官,他依旧不紧不慢。第一句话还是“别急,钱包找到了,先注销报案号再说。”冯先生问他信封落款的“Station L”怎么解释,老警官瞟了一眼邮编说:“那是邮局!”看冯先生一头雾水,警官说,在加拿大,很多人拾到钱包和证件时,都会把失物直接投到邮箱。邮局分拣后,有失主地址的物品,会被直接快递给主人;如果没有失主的个人信息,邮局就把物品寄给就近的警察局。失主想酬谢“拾金者”还真不容易!

冯先生临走时,警官似乎有一搭没一搭地问冯先生,是否还记得登记过的失物都有什么。冯先生这才打开钱包仔细检查。与前一天的报案记录核对后,发现失“不”复得的物品有两个:百元现钞和Lotto Max彩票各一张。

“呵呵,还是感谢现金和彩票吧,是它们帮你找回了证件!别忘了留意一下这期Lotto Max的中奖人是在哪里买的彩票。再会!”警官的北美式诙谐,为冯先生的“黑户”转正故事留下了一个“加拿大风格”的注解。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