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尼系数连续5年缩小的意义

2014年01月21日 20:36

日前公布的2013年GDP增速虽创14年最低,为7.7%,但却有一个好的现象,这就是基尼系数连续5年缩小。全国居民收入基尼系数2013年为0.473,而在2008年,这一数字达0.491。这也是9年来收入分配差距最低的一年。

作为衡量居民收入差距比值和分配公平度的一个指标,尽管学界对我国基尼系数的估算有差异,但国家统计局的这个数字还从一个方面反映出,我国在改善收入分配差距上的努力已经收到了成效。

从本质上讲,经济增长的意义不在于 GDP增加了多少,而在于居民是否从经济增长中获得了真实的收入增长和福利改善。只有当经济增长确实改善了居民的福利状况和提高了生活水平时,这样的高增长才是货真价实的,否则,不过是一串漂亮的数字而已。

从这一角度看,我们不必为去年7.7%的14年最低增速而叹息。一些经济专家在看GDP时,过于注重其增速。但若是有质量的增长,自然越高越好;若是质量不高,则增速过高反会为长期发展带来更多问题。因为质量不高,要维系一个高增速,就必须投入更多资源,消耗长期发展的基础,固化已有的经济体制。而我们经济体制一个最大的弊端,就是粗放、低效,包括人力资源在内的经济资源浪费太多。7.7%的增速说明调结构的努力正在取得成效,也说明旧有的发展体制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转折地步。这个时候,必须咬紧牙关,渡过结构调整的阵痛,不为低增速而放松转型。

事实上,相对于中国目前的经济规模来说,能够达到7.7%的增速非常不错了。经济规模只有中国一半的日本,其增速能够实现中国的一半,就已经是很高的增长了。

如前所述,经济增长必须有质量,而衡量质量的标准是多方面的,但无论从哪个角度看,居民收入的增长,包括收入差距的缩小,都是最重要的方面。其次,是就业人数的增加。这其实也与收入有关,因为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只有就业才有收入。再次,是环境污染的减少,也即每单位GDP能源消耗的减少。后两个方面,去年都有所改善和好转,尽管幅度还不是很大。

在居民收入增长方面,值得一提的还有农村居民人均收入与城镇居民人均收入之比的降低。去年全国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6955元,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8896元,前者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7.0%,后者实际增长9.3%。两者的收入比是1:3.03,也即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是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的3.03倍。而在2009年,这一数字达到3.33倍。在4年时间里,差距降低了0.3倍,这个成绩的取得,也相当不容易。

由基尼系数所代表的总体贫富差距的减少和城乡居民收入差距的降低,其所带来的一个正面效应,将会是城乡居民的福利改善,进而改善发展机会。因为这两个重要的衡量贫富差距指标的好转,表明普通居民在经济发展中比过去得到了更多实惠,而普通居民在一个国家的人口中总是占据绝对多数,他们可以用这个收入增量,为自己和家人改进消费,增加教育、健康和其他方面的投资,而这些对经济和社会的长期发展,都是至关紧要的。尤其考虑到城市贫民和农民在我国的数量庞大,他们收入提高的意义就更加突出。

当然,另一方面,也需要认识到,0.473的基尼系数还相当高。从国际上看,0.45的基尼系数表明收入差距已经进入警戒线,0.47的基尼系数说明我们的收入分配存在着很大的改进余地。所以,我们仍须高度重视收入差距问题,切不可为基尼系数的缩小而沾沾自喜。客观地说,虽然我们5年连续缩小收入差距,但每年缩小的幅度不是很大。这就需要我们继续努力,进一步加大收入分配改革的力度,更好、更快地提高中低收入阶层的收入,通过多种途径和措施,使多数民众特别是中低收入阶层更好、更多地分享改革发展的成果。

从政府的角度说,要提高城乡居民的收入,必须在资源分配过程中贯彻公平正义原则,也即为所有人创造一个学习、就业和创业的均等条件和公平的社会环境,让他们在同一起跑线上起跑;加快社会建设,为广大民众尤其是弱势群体健全社会保障;改革财政和收入分配制度,使共同富裕建立在制度的基础之上;同时优化国有资本配置,提高国企红利上缴比例,缓解公共产品短缺。

从上述方面看,改进收入分配的努力还有一个漫长过程,需要我们再接再厉。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