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年终奖的前世今生

2014年01月20日 21:42

央视网(记者 王磊)每逢岁末,当你为年终奖期待、纠结、狂喜或失望的时候,你可曾想过,年终奖这一奖励机制是怎么来的?几十年、甚至千百年前,各行各业的中国劳动者也会拿到年终奖吗?这听上去似乎跟你没什么关系,但这种文化上的传统是当代中国人对年终奖如此看重的一大根源。

高官:东汉三公年终奖超一年工资

年终奖在我国很早就有。东汉时期(25年-220年),一到腊月,皇帝就开始给文武百官发年终奖。《汉官仪》中记载“腊赐”一项为:大将军、三公(太尉、司徒、司空)各钱20万、牛肉100公斤、粳米200斛,特进、侯15万,卿10万,校尉5万,尚书3万,侍中、将、大夫各2万,千石、六百石各7000,虎贲郎、羽林郎各3000。根据购买力折合,一枚五铢钱的购买力相当于现在人民币0.4元,一斛大米重16公斤。算下来,大将军和三公每人能领到的年终奖,折合成人民币大概有10万元左右,而当时大将军和三公的月薪折合成人民币不过7000元。领一回年终奖超过一年工资。

1

五铢钱(中华古玩网)

到了北宋,跟东汉刚好相反,文武百官的工资很高,年终奖却很少。每年冬至,皇帝给高级干部们发年终奖,宰相、枢密使以及曾经封王的大臣,每人只有5只羊、5石面、2石米、2坛子黄酒而已。宋朝一石是66公升,大概能装米50公斤、装面30公斤。2石米无非100公斤,5石面无非150公斤,再加上那5只羊,确实值不了多少钱。

但北宋的薪金水平高。据《宋史·职官志》的记载,宰相、枢密使一级的高官,每月俸钱300千(即300贯),春、冬服各绫20匹、绢30匹、棉百两,禄粟月100石;地方州县官员,大县(万户以上)县令每月20千,小县县令每月12千。正俸之外,还有各种补贴。著名清官包拯“倒坐南衙开封府”时,有工资(月料)、餐补(餐钱)、饮料补贴(茶汤钱)、取暖补贴(薪炭钱)、招待补贴(公使钱)和岗位补贴(添支钱),全部加在一起,一年将近一万贯。按购买力折合成人民币,至少在600万元以上。那点儿年终奖跟他的薪水相比,简直不值一提。

清朝皇帝年底多用荷包赏赐大臣。《啸亭续录》载:乾嘉时期“岁暮时诸王公大臣皆有赐予;御前大臣皆赐'岁岁平安'荷包一”。这赏赐的荷包里究竟会装着多少钱呢?岁末皇帝赐给蒙古亲王的那对大荷包里,一般装有各色玉石八宝一份;小荷包四对,内装金银八宝各一份;又小荷包一个,内装金银钱四枚,金银锞四枚,这也算是挺丰厚的年终奖了。

明清时期官员的俸禄很低,京官的年终奖有相当一部分是取自地方官员的“灰色收入”。当时地方官员来钱渠道多,而京官相对“穷困”一些。但京官的优势是身处皇城脚下,有很多信息资源。地方官员为获取信息和得到京官的照应,每当冬季降临,往往以为京官购置取暖木炭为名,向六部司官孝敬钱财,此谓“炭敬”。有诗证曰:“瑞雪逍遥下九重,行衙吏部挂彩灯。频叩朱门献暖炉,玉做火塘熔炭红。”实际上,“炭敬”就是取暖费,就是春节过节费,在地方上叫“节敬”,“炭敬”是“馈岁”(新年礼物)的意思。除了年终取暖费外,还有夏天的消暑费,是为“冰敬”。

普通“公务员”:年终奖来自卖废品收入

古时候,高级官员的年终奖一般由朝廷发放,国家财政出钱,甚至是皇帝亲自掏腰包给宠臣发红包。而那些低级别官员和一些不入流的小吏,朝廷是不会给他们发红包的,其年终奖还需要另外想办法。

一种办法是卖废品。秦汉魏晋时期,公文不是写在纸上,而是写在竹简上,一份较长的公文,得用一堆竹简。公文写成,从这个部门传达到那个部门,怕竹简丢失,也怕有人篡改,得用口袋装起来,扎紧了,再糊上胶泥,盖上公章。另一个部门收到这个口袋,剥掉胶泥,把竹简倒出来,装竹简的这个口袋就成了废品。那时候装竹简的口袋有皮质的,有丝织的,也有麻布的,都能卖钱。大点儿的部门,像负责监察百官的御史台,公文往来最多,攒的口袋也最多,到年底,运到市场上卖掉,一个部门的办事员就都有年终奖了。

南北朝以后,公文主要用纸张,公文往来靠驿马运送,路上怕纸张磨损,还得用封套把公文装起来。这封套,主要是布做的,史称“书囊”。有些穷衙门,旧书囊攒得多了,让裁缝改成衣服或被单,过年时发给诸位同僚,虽然微薄寒酸,也算是一项年终奖。至于写公文用的纸张,每过一年半载,一定能攒下一大批,等过了保密期限,就能卖废品,卖得的钱,也能当成年终奖发。

再一种办法是放高利贷。唐朝和宋朝,都有那么一段时间(如唐朝的唐肃宗时期和宋朝的宋神宗时期),允许各机关单位向民间放高利贷。高利贷的本金,有朝廷拨付的“本钱”和“公用钱”,也有公务员们自己凑的集资款。上至六部,下至府县衙门,都把这些本金放出去。放贷的对象,主要是各单位辖区内的商人。放贷的期限,短则几天,长则一年。月息最低3%,而且是驴打滚的利滚利,利润相当可观。获得的利润,国家财政抽小头,本级单位留大头,大部分利息都存进小金库,供领导调剂使用,一些钱用来吃喝玩乐,一些钱用到岁尾发年货和红包。

还有的衙门,嫌放高利贷来钱不够快,直接拿集资款甚至公款做生意:造酒,造醋,投资房地产,贩卖私盐。酒、醋、盐在大多数朝代都是专卖品,垄断经营,利润惊人。房地产生意,至少从晚唐就开始兴盛,晚唐的军阀、五代十国的将军、宋朝的王爷、明清两代的京官,很多人从事房地产开发。那时候的房产开发还很原始,其主要形式,就是在繁华地段买一块地皮(或动用职权霸占一块地皮),然后在上面盖门面房,盖好了,再对外出售或出租。像宋朝名将岳飞,在江西九江和浙江杭州,都经营过房地产,只是他很清廉,经营所得主要拿来补贴军用和兴办教育了,没放进私人腰包,也没给下属发年终奖。但其他文官武将,贩卖私盐也好,走私别的违禁品也好,投资房地产也好,赔了,用公款冲账,赚了,自个儿收下,再给同僚和下属发点儿红包。

长工:正月东家给增加肉食

明清时期,农民多数是“素食者”,一年360日(阴历),吃肉的日子大概只有二十多天。这些日子多数集中在正月,一来是庆祝,二来是宰了牲口之后除了熏、腊,人们也没有太好的保存方式。

地主家给长工吃肉则是一种拉拢鼓励的表示,一个勤劳的长工对东家来说是个难得的资源。为此,拉拢住好的工人,是明年扩大生产的重要基础。《西游记》中,猪八戒去高老庄做长工做得好,甚至做了“倒插门女婿”。孙悟空在降伏八戒后也劝说高太公,说你这家业“都是他(八戒)挣下的”。

据张履祥《补农书》记载,明中期供应雇工饮食的旧规是,夏、秋一日荤两日素;春、冬一日荤三日素。清前期雇工“非酒食不能劝,比百年以前,大不同矣”。这是说清朝初年战乱,人口骤减,荒地又多,劳动力紧俏,因此雇工比一百年前的前辈对福利待遇要求更高。平日都要求酒食,在年终岁末更是要紧。正月没有给长工加肉的东家,会蒙上悭吝的恶名。

民国时期,商店的伙计、公司的职员一般也有年终奖。掌柜或经理可能有个上千块或者几百块大洋的年终奖,伙计和普通工人有几十块或几块大洋的年终奖。商铺和作坊都有一批学徒,学徒一般没有工钱,可是有年终奖。大方的老板会给二三十块大洋的红包,小气的老板会管学徒一顿好饭,这顿饭也算是年终奖。

计划经济时代:过节不发钱,发实物

新中国成立后,计划经济时代的工厂和机关单位实行实物发放的福利制度,快过年时不发年终奖金,而是发食物或者票券,最典型的是冻带鱼和冻肉,或让大家排队轮流获得自行车票、缝纫机票。

这种过节发实物的制度很符合计划经济时代大家的利益:企业不能随便发钱,国营企业,钱要交给国家;发了钱也没用,大家有钱没票据,能买的东西也很少。不如用自身现有的资源(原材料、产品,或者优先购买产品的机会)和商业系统的单位或农村公社进行一些交换。这样做的好处是,同一单位大家发的东西都是一样的,至少同一部门同一级别是一样的;坏处是一个人的收获不在于他/她的努力程度,而在于这个单位是不是“厉害部门”,厂长、经理或者局长有没有“本事”和“魄力”。

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市场上的商品越来越丰富,实物奖励逐渐取消,单位开始在年底发放年终奖金了。

(根据中国网、《北京日报》、《新闻午报》、《太原晚报》相关材料综合报道)

1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