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转型期政府如何重建信用?

2014年01月16日 21:28

信用的重要性众所周知。一个人若无信,也就成为孤家寡人,失去做人的根本。所以,每个民族的文化,都会塑造很多重信守诺之人。

对于信用,有多种解释。经济学所谓的信用,指的是一种建立在授信人(债权人)对受信人(债务人)偿付承诺的信任的基础上,使后者无须付现即可获取商品、服务或货币的能力。由于现代市场经济中的大部分交易都是以信用为中介的交易,因此信用是现代市场交易的一个必具要素。普遍的守信行为是交易能够进行、经济能够运转的前提,也是每一个企业、商家和个人立足于社会的必要条件。这也就是“信用是市场经济‘基石’”的含义。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对信用建设做出了规划。会议通过了《社会信用体系建设规划纲要(2014—2020年)》,并从正反两方面阐述了加快建设社会信用体系的意义。从正面看,它是完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基础性工程,既有利于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规范市场秩序、降低交易成本、增强经济社会活动的可预期性和效率,也是推动政府职能转变、简政放权、更好做到“放”“管”结合的必要条件。从反面看,不诚信行为,对鼓励创业就业、刺激消费、保障和改善民生、促进社会文明进步,都危害不小。

一个人或一个社会要做到完全避免失信发生,不大可能,但如果人们对不讲信誉熟视无睹甚至引以为荣,则这个社会的信用机制肯定出了问题。而目前,我国就有点类似这种情况。包括制假售假、商业欺诈、逃债骗贷、学术不端等在内的信用缺失现象,在我国屡见不鲜,致使企业、公众和社会深受其害。

这就需要我们去探究信用缺失之原因。从社会发展的角度看,农业社会,很少发生信用危机,因为农业社会是一个熟人社会,失信会带来后果严重,以致没有人敢轻易失信;计划经济,也不会发生信用危机,因为那是一个在经济上高度统制的社会,无信用可失;而成熟的市场经济,同样不大可能发生信用危机,因为那是一个法制完善和信用体系健全的社会,不容易失信,一旦失信,社会对失信者的惩罚将会很高。

故,信用危机,尤其是大规模的信用危机,一般只发生在社会转型期,是社会转型期的综合征和常见病。因为这个时期流动性比较大,法制和信用体系都不健全,有法不依、执法不严的现象相当普遍。换句话说,这是个陌生人的社会,在这样的社会里,失信的惩罚成本将很低。

目前,我国正处于多重转型中,虽然在社会经济生活中,信用交易的规模和水平有了很大的发展和提高,信用交易的观念和做法也发生了许多可喜的变化,但同飞速发展的生产力水平相比,信用观念和做法滞后的矛盾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尖锐地显现出来。造成信用缺失的根源是多方面的,诸如道德失范、市场主体信用意识尚未建立、国有企业产权界限模糊、信用制度的建立缺乏必需的保障和救济措施等,都会导致公民个人和社会不守信。

所以,必须采取有力措施,切实改善社会信用状况。国务院常务会议为此提出了几条意见和建议:一是政府要以身作则,以政务诚信示范引领全社会诚信建设;二是制定全国统一的信用信息采集和分类管理标准,消除“信息孤岛”,构建共享机制;三是用好组织力量,形成全社会共同参与、推进信用体系建设的合力;四是把健全相关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作为重要基础性工作,列入立法规划尽快推进实施,使信用体系建设有法可依。

这四条措施很全面。对中国这样一个政府主导的国家来说,政府诚信在引领社会的信用方面尤其重要。所以,信用建设的重中之重是要抓好政府诚信。另一方面,针对目前失信严重的状况,该用重典时须用重典,不能手软,以儆效尤。此外,还要加强舆论对失信现象的监督与曝光,没有无处不在的舆论监督,是很难促使信用好转的,因为人都是机会主义者。相信通过上述几方面合力,中国的信用环境可以建设好。

社会转型的过程也就是信用重建的过程。当诚实守信成为全社会共同遵守的价值观和行为准则,我们才能说信用建设基本完成。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