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掉公园里的会所,堵住公务员的嘴?

2014年01月15日 18:55

关掉公园中的高消费会所,这一规定来源于2013年5月住建部发布的一则通知。

这则条通知的抬头叫《住房城乡建设部印发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园建设管理的意见的通知》。是的,这个名字实在是有点长,对于普通民众而言,很少有人会去关注一条通知里到底说了什么内容。

可正所谓“通知到人”,一则政府机关发布的通知,自然有其指向的受众。如果看到普通民众对此毫不关心,公园的建设者和管理者们就自以为是地把住建部的通知当作耳旁风,着实有点粗心。

今年1月,即《通知》发布半年以后,央视将镜头对准了公园内的高价会所。《通知》要求,严禁在公园内设立为少数人服务的会所、高档餐馆、茶楼等。但跟随央视记者的镜头,我们看到,在北海公园内,高价会所不仅正常营业,工作人员还在不停地向记者保证消费环境的“私密性”。

节目播出10天后,有媒体记者再次探访北海公园内的会所,得到的消息是“门关上了,人都走了”。同一时间,北京市纪委牵头园林绿化、文物、公园管理等单位,全力推进“会所中的歪风”专项整治工作,保证公园姓“公”,不为私用。

正如媒体评论的一样,整治公园内的高价会所,是从严反腐的组成部分。2014年,反腐工作继续深入,中国人民大学廉政建设研究中心主任周淑真认为,从治理“舌尖上的腐败”、“车轮上的腐败”,再到如今“会所里的腐败”,体现了反腐触角从台前延伸到了幕后。

不过,在市场经济的环境下,关于私人会所这件事,也要一分为二地看。

部分公园内拥有较多的空置建筑,这部分建筑对于游人而言没有观赏价值,也超过了公园自身运营管理工作的需要,反而是一种资源浪费。如果这部分资源通过商业模式运营,不仅能够物尽其用,同时所产出的收益可以反哺公园运营,让其有更多的资金用于建设优化游客体验的设施。

但这样做的合理前提,一是商业化的运营不影响公园的正常使用,二是整个承包运营过程公开透明,没有寻租。这两点之中哪一个被逾越了,都会让优化资源的初衷变味。

“会所”这个名词意味着高消费。面对高消费,我们更应该关注消费群体是谁。如果确实有违规的公职人员到会所中进行消费,则有关部门应予以打击。但我们也应该认识到,经济的发展让高收入的企业家对于会所生成了消费需求,他们这部分需求有理由被市场供给消化掉。

在反腐的大目标下,每当一类娱乐场所、消费场所被戴上“紧箍咒”,我们都会在反腐层面进行解读。甚至于我们养成了一种思维惯性,认为通过行政手段向市场下达禁令是打击腐败屡试不爽的良方。

高端消费也是市场的一部分,也分为需求方和供给方。对其中的合法的市场供需关系,法律应该提供保护。禁止贪官去会所消费,应该仰仗法律法规、党规党纪,让公职人员不萌生奢侈消费的念想,本质上是要求在需求人群中剔除公务员群体。可是现在的情况是,行政的大刀砍向了市场的供给方,通过减少市场的供给,达到无法让公务员实现奢侈消费的目的。当然,对于公园内确实挤占了公众利益的会所,有关部门进行治理无可厚非。

当前的中国社会,法制建设尚不完善,民众对于反腐有极高的期待,社会上一直或多或少地存在着仇富心态,在这些元素的综合作用下,前面提到的这种“打击供给”式的反腐方式能够得到广泛的拥护。但是必须意识到,这样的方式并不利于市场经济建设,一旦社会环境的发展允许我们有更好的、更直接的反腐方式,我们一定要果断停掉现有做法。

贪腐就像是藏在我们国家骨肉之中的蛆虫,需要被彻底消灭,但并不是每消灭一只蛆虫,我们都要损伤一次周围的血肉。国家的生机勃勃,既要打破贪腐的累赘,也要市场拥有不被随意干涉的自由。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