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战犯为伍”的安倍将给日本带来什么?

2014年01月09日 22:16

央视网(记者 张雷、王磊、裴彤报道)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悍然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安倍的倒行逆施,激起全世界热爱和平人士的强烈反对。不过他至今不思悔改,依旧频频狡辩,摆出一副与全世界和人类公理对抗的架势。

安倍暗示将继续参拜靖国神社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2013年12月26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参拜供奉有二战甲级战犯的靖国神社。

自从参拜以来,安倍没有半点悔改的意思。1月8日,他在日本BS富士台某节目中就参拜靖国神社问题表态时说,即使遭遇批判,也将会去参拜靖国神社。安倍大言不惭地说:“譬如,即使遭遇批判,(作为首相的)当然的义务,必须去履行这一责任。”

据日本《每日新闻》报道,安倍在1月9日上午就参拜靖国神社一事公开表态,称自己是“作为一国领导人,双手合十祈祷冥福,今后仍将继续保持这种态度”。他同时也放出烟雾弹说:“参拜本身会变成外交与政治问题,现阶段不打算说今后会不会参拜。”对此,《每日新闻》评论认为,此番表态显示出安倍今后仍有参拜意愿。

另据报道,安倍所在的自民党在1月8日公布了2014年活动方针的最终草案。有关参拜靖国神社问题,草案删除了原始文本中“下决心贯彻不战誓言与和平国家理念”的表述,并追加了“提高(对战殁者)的尊崇之念”这一表述,明显体现了安倍的个人意图,带有强烈的“安倍色彩”。

世界各国的反对声和谴责声没有让安倍反思和悔改,他还计划要拜更多的鬼。安倍下一步决定访问位于南太平洋的多个岛国,祭拜二战时死在这里的皇军士兵。在太平洋战争期间,巴布亚新几内亚、所罗门群岛以及关岛等地,是日军与美军的激战之地,大约有50万日本人死在这里。如今,许多地方还有日本人的“慰灵碑”。

有报道称,安倍决定从2014年开始,在两年时间内访问这些岛屿,一方面祭拜死亡的日本人,强化对遗骨的搜集工作,另一方面也准备强化与南太平洋岛屿国家的经济联系。

安倍扭曲的历史观

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并非突然和孤立的个人行为,反映出其作为日本“鹰派”政客代表一贯的历史观。

安倍在其竞选纲领中就曾提到,日本历史教科书“自虐式历史观及偏向性内容较多”,执政以后将教育列为内阁工作重点之一,提倡要养成日本学生“尊重历史和文化的态度”。在2013年12月底,日本文部科学省通过“教科书审定标准”修改方案,不但未纠正错误的历史表述,还在新的中小学教材内融入日本政府在“领土”上的强硬主张。

对安倍个人而言,他把参拜靖国神社作为向日本“为国捐躯的英灵”的汇报。这反映出他不仅有错误的历史观,而且把靖国神社作为执政的精神支柱。安倍的言行,表明其扭曲的历史观即是“靖国史观”。这种“靖国史观”主要体现在以下五方面:

(一)隐瞒、歪曲历史事实。将战争爆发归咎为美英甚至中国的“挑衅”和“压迫”,将日本发动侵略战争塑造为民族自卫的“圣战”。

(二)美化军国主义。将发动战争的目的粉饰为帮助亚洲摆脱白人殖民统治,实现“大东亚共荣圈”,标榜和宣扬日本军人“战功”和为日本天皇尽忠效死的“武士道”精神。

(三)否定东京审判。彻底否定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将被处死的甲级战犯视为受战胜国迫害的殉难者。

关于对东南亚侵略,称当时东南亚无一独立国家,皆为西方殖民地,日本作为“解放者”赶走了西方白种人,为战后这些国家反殖独立运动的胜利打下基础。

(五)关于东京审判,称东京审判是战胜国对战败国的单方面审判,当时日本无法主张自己的正当权利,盟国根据自己创制的法律将日本作为被告。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关于“反和平罪”、“反人道罪”等规定是以“事后立法”追溯判决前的行为,违反“罪刑法定”原则。根据国际法原则,签署和约后,战犯所受审判即失效。日本在“旧金山和约”中承诺接受东京审判结果,但这并非意味着日本接受东京审判体现的历史观。

国际舆论抨击不断升级

安倍参拜靖国神社的消息传出后,立即引起国际社会的强力反对。中韩两国首先表达了强烈反对和抗议。

美国驻日大使馆在2013年12月26日在网站上发表声明,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表示失望。声明说,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将激化与邻国的紧张关系,美国政府对此表示失望。美方希望日本与邻国通过建设性的方式来解决敏感问题,改善关系。随后,美国国防部长哈格尔于2013年12月27日取消了与日本防卫大臣小野寺五典通电话安排。

欧盟外交和安全政策高级代表阿什顿的发言人于2013年12月27日凌晨发表声明,批评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声明说:“阿什顿已获悉日本首相安倍晋三26日在东京参拜靖国神社一事。这一举动不利于缓解该地区紧张局势或改善日本与邻国的关系,尤其是和中国及韩国的关系。”

2013年12月29日,韩联社援引韩军方一名不愿公开姓名官员的话报道,韩国和日本防务高官上月在韩国首都首尔出席一个防务论坛期间会晤,签订一份谅解备忘录,同意推动工作级防务官员交流。由于安倍参拜靖国神社,韩方决定取消原定于2014年初举行的官员访问和其他防务交流计划。韩国外交部发言人赵泰永1月2日说,韩国政府的立场十分明确,参拜靖国神社是错误历史认知的体现。

2013年12月30日,中国外交部长王毅同俄罗斯外交部长拉夫罗夫通电话。拉夫罗夫表示,在靖国神社问题上,俄方立场同中方完全一致,俄方敦促日方纠正错误的历史观。拉夫罗夫强调,俄方反对安倍参拜靖国神社,认为安倍此举是对亚洲邻国的挑衅,表明日本不愿客观对待过去,企图漂白军国主义对外侵略和殖民统治历史。

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1月2日与韩国总统朴槿惠通电话。潘基文在通话中对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感到十分失望”。

1月8日,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表示,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是对国际正义和人类良知的粗暴践踏。国际社会应警告安倍,必须纠正错误历史观,避免在错误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此外,澳大利亚、菲律宾、德国、印尼、印度等国也通过媒体或记者会等表达了对参拜一事的质疑。

美国《国家利益》杂志高级编辑雅各布·赫布鲁恩撰文指出,从日本政府加速修订教科书能看出,日本的民族主义情绪正在上升。日本与德国的反差是明显的。悔悟和悔改已经融入到德国民主的基因中,而思想退化的日本民族主义者却不愿承认令人羞愧的历史。日本离成为世界强国的目标还很远。

美国作家约翰·思考特斯指出,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并不是为纪念亡灵,而是表达一种崇拜。安倍的参拜说明了他对日本发动战争的行为表示认同,他本人的思想与二战战犯为伍,是战犯的崇拜者。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评论认为,安倍拜鬼一事“扇了美国一耳光”,如果安倍想要带领日本重返军国主义,那么美国就不应替日本抵挡那些愤怒的邻国。

韩国《中央日报》于2013年12月27日发表社论,抨击安倍参拜靖国神社是“违逆时代的丑闻”。文章称,参拜结束后,安倍晋三说“我向那些为了日本而牺牲宝贵生命的英灵表达崇高的敬意”,“并不愿意伤害中韩国民的感情”。这是厚颜无耻的辩解。

新加坡《联合早报》于2013年12月31日刊载《安倍为何如此顽固打“靖国牌”?》一文,文章分析指出,安倍是把“靖国牌”当双节棍使用,对内可巩固政权,对外则可抗拒中国等亚洲邻国对日本施加的强大压力。然而,它更像一把锋利的“双刃剑”,固然可以伤人,也可以让自己毙命。

马来西亚《光明日报》发表文章说,安倍明知参拜靖国神社会激怒邻国但仍执意前往,不惜赌上国家的未来。文章说,过去一年,安倍不断在历史问题和领土争端上挑衅邻国,鼓吹修宪、出台防卫法案、强化军事力量等,摆明着要重走穷兵黩武之路。

日本是安倍恶行最大受害国

对于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中国外交部部长王毅和国防部发言人耿雁生均表示,日方必须承担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那么,安倍此举对日本将造成哪些影响?

首先,这严重破坏了中日关系和韩日关系,并伤害到了美日关系,使日本遭遇外交上的“滑铁卢”,在国际社会陷入孤立。

中日关系的倒退对日本的打击不仅局限于外交领域。中国经济网评论员林耘认为,中日经贸关系肯定会因此受到冲击,从此前钓鱼岛事件可以看出,日本汽车业在中国市场很脆弱;而在双边合作和区域合作方面,也会因此呈现出明显的倒退状况。“中国和日本需要硬碰硬做一番较量,这种较量可能是拼实力,也可能是拼技巧。我觉得中国目前的整体实力处于上升期,在国际上的影响力也处于向上阶段,所以对于中日碰撞,中国人应该有底气。”林耘补充说。

安倍此举也将把韩日关系推向悬崖边缘。日本电视台指出,原本两国关系还有回暖的可能性,但安倍悍然参拜靖国神社的行为,“犹如向韩国泼去一盆冰凉的冷水”。韩国《中央日报》说,在安倍挑衅之下,韩日关系已至悬崖边缘,安倍的参拜凸显了双方关系的困境。

2013年12月27日,韩国民众在日本驻首尔大使馆外举行示威活动,强烈抗议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图片来源:环球网)

2013年12月27日,韩国民众在日本驻首尔大使馆外举行示威活动,强烈抗议安倍晋三参拜靖国神社。(图片来源:环球网)

不仅作为当年日本侵略受害国的中韩两国对安倍此举出离愤怒,连日本目前最重要的盟友美国也甚为不悦。尽管美国国务院副新闻发言人哈夫称该事件对美日关系大局没有影响,但美国毕竟承认感到“失望”。而且,日本媒体也认为该事件对两国关系影响恶劣。日经中文网发表评论称,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会伤害日本与美国的关系。日本《每日新闻》则指出,此举会使美国加大对日本的不信任,将不可避免地为日本的整体外交带来恶劣影响。安倍将美日关系视为日本外交的支柱,这一点美国很清楚,因而美国此前只是将他视为“鹰派”而加以警惕。看到安倍在二战日本战败日和秋季例行大祭时都未参拜靖国神社,后来美国对他的信任有所加强。然而,如今安倍终于按捺不住,用实际行动让美国“失望”了。《每日新闻》分析认为,日本前首相小泉纯一郎参拜靖国神社没有对美日关系造成不良影响,这是因为小泉和布什总统私交甚好,而安倍和奥巴马并没有那样的私人交情。

其次,安倍不负责任的行为绑架了日本人民,大大损害了日本的国际形象。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副所长杨伯江在接受中央电视台的采访时指出,此举对日本的国际形象和安倍自身的形象是一次“完全的”、“大的”损毁。

巴基斯坦参议员、参议院人权委员会主席哈塔克说,安倍的行为不仅严重伤害了中国人民和亚洲各国人民的感情,而且更多地伤害了日本国民和日本的海外利益。二战后,日本国内出现了爱好和平的呼声和低调外交的趋势,自1960年以后,日本始终是援助他国最多的亚洲国家,也是对亚洲援助最多的本地区大国。因此,在相当长的时间里,日本在亚洲的形象是积极的,但这一切都被安倍破坏了。哈塔克表示,安倍的嚣张行动和张狂语言使得日本靠软实力获得的一切好名声都大打折扣。人们不禁要问,日本给亚洲国家提供援助的真正动机是什么?到底是为了表示亲善,还是有一些不可公开的原因?安倍政府对于二战期间日本真正罪责的回避甚至翻案的举动,使亚洲各国人民对日本今后的发展态势和日本政府的未来举动与用心不得不提高警惕。

第三,安倍绑架整个日本的举动,将严重伤害日本国内局势和日本经济发展。哈塔克认为,安倍政府的战争边缘政策实际上更多地伤害了日本人民、日本企业界在海外的利益,对日本在海外的投资和贸易不利。这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愚蠢举动。哈塔克认为,安倍参拜靖国神社在一定程度上绑架了日本人民。

日经中文网引用英国哲学家杰里米·边沁的话说报道称,“国家的意志体现和任何政治方针都必须服从最大多数人的最大幸福”,而安倍参拜靖国神社不顾大局,对日本无益。根据《日本时报》网站的调查,近70%的日本受访者称,安倍应重视参拜靖国神社的外交含意,而且他们对这种挑衅行为感到担忧。倘若安倍无视国际社会的正义呼声,不能正视参拜靖国神社带来的严重后果,继续沿着复活日本军国主义的邪路狂奔的话,他必将为包括日本人民在内的全世界爱好和平的人民所唾弃,他所砸的也将不仅是自己的脚,还包括整个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俄罗斯科学院远东研究所日本研究中心主任基斯塔诺夫说,从安倍再次就任首相起,日本国内便不断出现民族主义言论。安倍所谓“夺回强大日本的战斗才刚开始”的论调,只会进一步加深日本国内的政治分裂。

英国《金融时报》发表社论称,安倍一直在隐藏其恶魔般的国粹主义,但是他摘下假面、露出真面目不过是时间问题。安倍的修正主义(右倾化路线)将成为发展经济的阻碍。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