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证难”2014年有望改观

2014年01月05日 22:53

央视网(记者 崔向升)“河南孕妇4月内跑近20趟仍未办下准生证”、“洛阳一市民因未到指定报社登遗失声明,补办证件遭拒”、“广州市民描述办准生证流程:13个公章16个手续”、“北漂小伙为办护照返乡6次多跑3000公里”、“江苏丰县市民在两部门往返11次办执照”……

2013年,关于“办证难”的报道接连不断。网友也纷纷将之前遭遇“办证难”的经历写了出来,演化成对“办证难”问题的“全民吐槽”。不过,2014年,办证难问题也许会有所改变,原因即在于政策的变化和中央对基层政府工作作风的治理。

“办证难”:经历九九八十一难的西天取经

曾有人将“办证难”喻为“历经九九八十一难的西天取经”。“磨破嘴、跑断腿”的辛酸,流露出群众的无奈、委屈甚至痛恨。

实际上,有些证,本不需要办;有些证,本不需要规定如此多的手续;有些证,被执法机关作出超出规定的要求;有些证,在办理前,相关部门并没有作好告知义务;有些证,在技术上本可以实现异地办理,却仍要回乡办理;有些证,公务人员有着过多自由裁量权,手松则成,手紧则不成……正是以上问题,归结了一个终极命题:“证难办”。

如果说,因为各种材料不够,证办不下来,或许可以谅解。然而,这些事件在媒体披露、领导关注后,很快就能办妥,这说明在办证过程中,工作人员故意刁难办证人的现象确实存在。

有分析认为,一些工作人员手中有点公权便颐指气使,忘了公仆的身份与职责,不想着怎么搞好服务、办好事情,却对群众耍威风,设关卡,使绊子,甚至索贿寻租,借权营生。这种权力伦理的错乱,必然导致为己不为民、对上不对下的怪象。

从另一方面反思,“办事难”也有制度设计、权力运行上的弊端。办一个证要盖几十个章、跑十几个部门,反映了手续繁琐,流程复杂。根据中国《行政许可法》的有关规定,对办证的流程和所需全部材料必须进行公示说明。然而,一些工作人员不依法办事,挤牙膏般地告知,导致信息不对称,让群众一头雾水,跑了冤枉路,受了窝囊气。诸如这些问题,使得从制度上对接群众需求、形成为民服务的动力,显得非常迫切。

公安部出台简化办事程序、完善办事流程措施

“可以不开证明的不要让群众开证明,可以一趟解决问题的不要让群众跑两趟,可以不回原籍办理手续的不要让群众来回往返”,在2013年11月5日召开的全国治安管理工作座谈会上,公安部副部长黄明强调,要下大决心解决突出问题,方便群众办事,特别是要把解决广大群众反映强烈的办户口难、办证难问题作为改进作风的突破口,切实整改落实,抓出成效。

会议指出,在治安部门具有普遍性的问题还有“门难进、脸难看、话难听、事难办”和不作为、乱作为等。现在,主要问题不是缺少规章制度和便民措施,关键是没有很好地落实。群众之所以有意见,主要还是少数领导和民警对待群众感情上、态度上、作风上有问题。会议强调,公安机关必须下大力气从根本上解决问题,用机制、责任、监督来保证落实,努力形成常态长效。

公安部要求,要进一步简化办事程序,方便群众办证、办户口。对群众户籍信息明显存在逻辑错误的,要按照实情马上改;对属于过去登记错误的,要主动检查主动改;对群众申请办理户口等符合政策规定、但手续材料不齐的,要提供书面清单,一次性告知群众补充事项;对确有困难、行动不便的群众,要尽可能地提供预约上门办事办证服务。

会议表示,各级公安机关治安部门要充分借助信息科技手段,建立网上服务平台,开通网上监督窗口,畅通群众对违法违规办理户口、证件和办事难、办证难问题的举报投诉渠道,全面公开办理户口登记和居民身份证相关政策、申请条件、审批程序、审批时限和收费项目、收费标准,自觉将工作置于阳光之下,公开接受监督。凡是被举报在办理户口业务过程中刁难群众、经调查属实的,一律停止执行职务、追究责任;凡是发现利用职务之便办理虚假户口的,一律予以开除;涉嫌犯罪的,一律追究刑事责任。

专家:解决“办证难”,须完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

解决办户口难、办证难的政策是好政策,但人们更关心的是要让政策真正“落地”,杜绝“上有政策、下有对策”的局面重演。

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公安管理学院副院长魏永忠说,在当前相关法律规章和便民措施已较为完善的背景下,要解决脸难看、事难办这一问题,关键在于落实。魏永忠说,少数民警没有从根子里认识到权力民赋,最终要为民所用,手握公权力后存在傲慢和偏见;个别民警法治观念和水平比较低,漠视甚至随意践踏公民权利。魏永忠建议,各地公安机关组织广大民警学习法律规章,让民警熟记于心,提升执法能力和水平;而对于出现问题的单位,不仅要严肃处理,还要跟进整改措施,落实到位。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廉政研究院院长乔新生认为,要解决“办证难”这类问题,必须完善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让人大及其常委会可以依照法定的程序监督政府机关工作人员。而在现行制度下,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可以修改监督法,强化行政首长负责制,如果行政机关的工作人员在工作中出现严重的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那么,人大及其常委会按照法定程序查证属实之后,可以要求行政首长承担法律责任,轻则行政处分,重则直接罢免职务。

1

崔向升
Cui Xiangsheng
曾任《青年参考》报主笔。爱吐槽,忽东忽西。拙作《一巴掌扇出阿拉伯革命?》《神秘网站专泄各国官方机密》《冲绳人为何“亲中反美”》。
微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