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小人物这一年:逆转与审判

2013年12月31日 16:55

2013年3月,浙江“叔侄强奸案”终得平反,坐牢十年的张高平、张辉叔洗清冤情,迎来了人生的逆转。但遗憾的是,直至2013年年尾,公众仍未等到制造这起冤案的“女神探”聂海芬被问责的消息。

9月,众所瞩目的王书金强奸杀人案,终于以王书金被判死刑而终审落幕,然而围绕此案的质疑并没有就此消除,与这一案件密切关联的聂树斌案在这一年并没有迎来逆转,争议仍在持续。

12月,曾经2010年轰动全国的赵作海再次走入公众视野。然而,这次人们看到的却是他在无罪释放三年后所面临的晚年危机。平冤后的赵作海,拿着国家赔偿的65万,开始他出狱后的新生活,然而却没能在过去的三年成功逆袭人生。

张高平、张辉、王书金、聂树斌、赵作海……站在2013年年尾,重新梳理这一年曾引起舆论高度关注的“冤”案,回顾小人物一年来命运的跌宕逆转,也许我们所能做的,还有很多。

年末再看“叔侄强奸案”冤案岂能变悬案?

张高平

4月9日,在安徽省黄山市歙县七川村的家中,(左三)和哥哥张高发(左一)在逗自家孙辈的小孩子。

2003年,长途货运司机张高平和侄子张辉受人之托,搭载一个女孩去杭州。第二天,女孩被发现遭人强奸杀害,叔侄二人随后被判刑入狱。两年后,该案真凶落网。又过8年,2013年3月26日,他们被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宣判无罪,当庭释放。

新疆石河子市的退休检察官张飚在接受柴静采访时,回忆张氏叔侄释放后联系他的情景。刚刚说出一句,张飚就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张高平和张辉一生都不会忘掉“张飚”这个名字,可是对于读者和观众而言,这个名字却难免变得陌生。

九个月多过去了。九个月前,在张飚的推动下,张氏叔侄沉冤终于得雪。记者柴静在博客里写道:“张飚检察官,是这期节目采访中唯一向张高平道歉的人。”

九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对张氏叔侄影响最大的就是在5月17日,浙江省高院作出了国家赔偿决定,两人共计约221万元。

在因为卷入强奸杀人案而被限制人身自由的3596天里,张高平一直在坚持两件事:一是不接受自己是在被“改造”的说法,甚至因为干活多而登上“光荣榜”后,他要求把自己从上面拿掉,因为只有“改造积极”的人才会上光荣榜;一是坚持伸冤。张平说,最初做出的有罪供述并不真实,因为在被羁押期间,他遭到了公安部门特别方式的询问。

张高平、张辉的坚持为他们赢得了正义,但遗憾的是,从3月份至今,该案追责的进度一直温温吞吞。4月9日,来自中新网的消息称,浙江政法委已经介入张氏叔侄错案,包括主要侦办此案的“女神探”聂海芬在内的相关人员将面临调查。一个月后,媒体指出,在杭州的公安系统,不少人对聂海芬抱以同情和肯定态度,并且“她现在的职务还是大队长,依然在一线工作”。此后,聂海芬的消息再没有出现在媒体上。

已落幕,但为何争议犹在?

王书金

9月27日,王书金在法庭接受宣判。当日,王书金故意杀人、强奸上诉案二审在河北邯郸市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法裁定驳回上诉人王书金上诉,维持一审判处王书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新华社发

2005年1月,河南省荥阳警方在当地抓获一名可疑男子,这名男子交待自己叫王书金,河北省广平县人,曾强奸4名妇女并杀害3人,其中有“1994年曾在石家庄市西郊玉米地强奸杀害一名妇女康某”的内容。在移交给河北省广平县公安局后,王书金得知这桩案件早就被侦破,认定的凶手聂树斌已在10年前被执行死刑。

2007年3月12日,邯郸市中院一审对王书金做出死刑判决。法院认定王书金的犯罪事实有三:一是1994年11月在广平县泊头村附近强奸并杀害了刘某某,二是1995年农历7月在广平县闫小寨村附近强奸贾某某,杀害贾某某未遂,三是1995年农历8月在本村强奸并杀害张某某。

王书金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理由是“检方未起诉他在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一起奸杀案”。河北省高院受理并进行了三次二审开庭。王书金代理律师朱爱民表示,原判认定的王书金三起故意杀人、强奸犯罪事实属自首,应从轻处罚;另外最重要的一点是,王书金所供述的在石家庄市西郊强奸杀人案,是对国家和社会的贡献,属重大立功,应从轻处罚。而公诉方则认为,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并非王书金所为,并提出了四条主要质疑点。

2013年9月27日,王书金案公开宣判。审判长宣布了裁定意见,驳回王书金上诉,维持原判。

评论分析认为,从王书金于2005年被捕至今,历经8年而迟迟不能落案,其根本原因不在于王书金案多么复杂,而在于王书金对一桩强奸杀人案的供述,使另一桩已经结案且执行死刑多年的聂树斌案,出现了“一案两凶”的吊诡局面。由此也引出了聂案可能是一桩错案的质疑--如果王书金如他所供述的那样是聂案的真凶,则聂树斌一定是被错杀;反之,如果王书金并非聂案的真凶,则舆论对聂案的质疑,就失去最重要的依据。

如今,王书金案虽终审落幕,但公众对聂案的质疑和追究,却没有就此结束。日前已经有律师提出,即使王书金被认定不是聂案的真凶,对聂案中的诸多证据疑点也应该继续追究,否则便无法说服公众相信聂案确实不是一桩错案。

赵作海案:人生无法赔偿,未来可以救赎

赵作海

商丘市睢阳区北部不足30平米的两间门面房,分别被当成了厨房和卧室,月租三百。这是赵作海和老伴李素兰目前生活的地方,他们已在此居住超过大半年。

1999年,河南商丘人赵作海被以故意杀人罪判处死缓。11年后,“死者”突然出现,一起冤案浮出水面。2010年5月,赵作海无罪释放,并获65万元国家赔偿。

从发现“死者复生”到赵作海出狱,仅仅十几天。他神速地拿到国家赔偿,政府又在短短20天里为他造起新房,连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都率众到他家鞠躬致歉。赵作海从此扬眉吐气,对张院长说:“我对现在的生活很满意,满天的云彩都散了……”

时隔三年,赵作海对眼下的生活却愁眉不展,散去的乌云又重新笼罩在他的头顶。2013年年末,有媒体到访赵作海,却发现他几乎一贫如洗,人生回到原点。为了那65万元,他众叛亲离,陷入传销,受过诈骗,做过亏本生意,如今和新老伴住在远离家乡、每月300元钱的简陋出租房里凄惶度日……

“在监狱待太久,已看不懂这个社会”,三年后的赵作海长叹一声。事实上,三年前,河南省高院院长张立勇就曾感叹,说赵作海被冤,不但失去人身自由,失去了创造财富、享受生活的机会,也让他背负恶名、家庭破裂、妻离子散,四个子女成为文盲,祸及三代……

有人说,赵作海的晚年危机都是钱多惹的祸。然而,蒙冤的这11年,赵作海的“看不懂这个社会”又岂能简单归结于“钱多”。65万元补偿不了赵作海11年的人生,也没有人愿意用11年失去自由的光阴去换取哪怕更多的金钱。光阴一去不复返,11年间,赵作海失去的不止是自由,还失去了与亲邻与社会相处的能力。11年的隔离,让赵作海看不懂的这个社会在变,如何适应社会变化、重新融入社会,获得自立与发展的机会与能力,单靠金钱是不能重新获得的。

2013年4月25日,最高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广州召开的刑事审判工作调研座谈会上发表讲话《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这一讲话一度被媒体和法学界视为中国的“政法好声音”。

在这次讲话中,有两句话让人印象深刻:“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特别是错杀了一个人,天就塌下来了。”;“现在制度规定应当说比较完善了,关键看我们敢不敢于拿起法律制度武器,敢不敢于坚持原则。”

2013年的年末,我们再提浙江叔侄强奸案、王书金案、聂树斌案,因为它们并未淡出舆论视野,尚欠公众一个说法,更因为它们关乎着我们“敢不敢坚持原则”,拷问着司法纠错机制,更关乎司法公平与公正;我们再次关注赵作海出狱后的人生,审视国家赔偿制度,是因为我们不愿看到下一个蒙冤出狱后的人再叹“已看不懂这个社会”,不愿看到不幸误陷地狱的赵作海们回归社会后却无从走出人生悲剧。

(本网综合新华网、北京青年报、新民晚报相关报道 编辑秦研科整理)

相关阅读:

半年后再看“叔侄强奸案”冤案岂能变悬案?

让赵作海们的未来可以救赎

扫一扫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