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小人物这一年:职业捞尸人,谩骂中的生存

2013年12月31日 16:16

他们是一群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人,又被称为是阴阳跨界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职业捞尸人。与此同时,“挟尸要价”、“坐地起价”等负面词语也常在媒体出现。

在中国,“捞尸”这个行业一直游走于法规和道德的边缘。2013年初夏,它再次拨弄了人们的心弦。当浙江台州、温岭等地相继出现“捞尸者坐地起价”事件,争议、谩骂再次向这个群体袭来。

事实上,他们是在赌命。每一次沉入水中,他们都不确定下一秒是否还在呼吸。他们从事着高风险的职业,在现实中却不被社会所尊重。他们活在质疑、谩骂中,用生命去换回并不稳定的收入。

他们在畸形坚守,除了经济原因,换个角度看更是因为今日的社会需要这么一群人。“捞尸”行业乱象的背后,则是民间捞尸行业亟待规范化、法制化、常态化的现实。

挟尸要价

2013年5月,浙江温岭一对侣跳河溺亡,捞尸者开价6000/位,,经协调最后以1500元/位谈妥。

《挟尸要价》:职业捞尸人形象被定格的画面

江上一艘小船,一位老者,一个疑似“不”的手势,这一定格的镜头,将职业捞尸人这个群体推向舆论争议的漩涡。

挟尸要价

2009年10月24日,长江大学陈及时、何东旭、方招等15名同学在长江荆州宝塔湾江段野炊时因救两名落水儿童,陈及时、方招、何东旭三名同学不幸被江水吞没,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而打捞公司打捞尸体时竟然漫天要价,面对同学们的“跪求”,个体打捞者不仅不为所动,而且挟尸要价,一共收取了3.6万元的捞尸费的事情。

这一过程被《江汉商报》摄影记者张轶拍摄到,并由《华商报》首发。“挟尸要价”迅速得到媒体广泛关注,“因勇救落水儿童而牺牲的英雄”与“讨价还价”的捞尸人形成鲜明对比,引发舆论对后者的声讨,不少人谴责挟尸要价的行为突破了社会道德底线,羞辱了所有国人。也因此,职业捞尸人被很多人认为是“冷血”的群体。

尽管事后该照片受到质疑,并一度引发虚假新闻争议,但职业捞尸人的形象却定格在舆论心中。至此之后,“挟尸要价”的相关新闻不断见诸媒体,围绕这一群体的质疑和谩骂也从未散去。

精神重压:不只是金钱与良知的较量

在不少人的眼中,捞尸业是个很赚钱的行当。但事实上,很多捞尸人背负的是沉重的精神压力。由于这个职业与死尸接触太多,职业捞尸人被一些人认为“有邪气”,“不干净”;有人说他们赚死人的钱,太不道德。

而另一方面,由于从事的职业风险系数高,这个群体的人常常被保险公司拒绝门外。不少人在遭遇变故时,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北京60多岁的崔杰曾在1月份的冷水里捞过尸体,在化粪池中捞尸时皮肤还被感染了,留下了后遗症。光他的一件半干式潜水服就花了1万多元。很多人由于无法得到保险,只能把这些成本和风险都摊到每次的捞尸“生意”中。

一方面是死者家属觉得捞尸人是发死人财,趁火打劫;一方面是捞尸人利益得不到保障,自己承担巨大的成本和风险。这种两难的困境缘于公共打捞资源的稀缺--不少人因为没有官方的打捞队可以去寻求,所以才会不得已选择民间打捞队,更源于政府的缺位--监管缺位,缺少相应的法规对之进行规范。

早在2010年,一位北京市人大代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就指出:“应加快建立规范化、正规化的溺亡打捞应急制度。拥有一支长期固定、制度健全、体系完备、身份明确、保障有力的民间溺亡打捞协作团体,并将其纳入到政府公共应急制度内。”

社会对捞尸行业有需求,这是不争的事实。解决行业乱象需要政府在对民间打捞队规范化、法制化的同时,增加设置对公共水域的守望员和救生员,建立公共救援与打捞的专业队伍,用以引导并规范整个打捞行业。官方与民间打捞队并行,互相支持与补充,这才是打捞尸体行业的正确发展方向。

当行业发展有序,公共打捞不再是稀缺资源时,或许职业捞尸人这一群体面临的争议和困境才能逐渐淡去。

(编辑秦研科整理)

微信二维码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