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一间小屋怎能击败舔犊之情?

2013年12月30日 21:40

央视网(记者沈玮)自12月10日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婴儿安全岛”正式启用以来,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已经接受弃婴达19名,比上月弃婴数量的两倍还多。此现象引发人们担忧。质疑者认为,“婴儿安全岛”虽然给了弃婴一个较好的存活空间,但在某种程度上纵容了弃婴行为。

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门口的“婴儿安全岛”,由于弃婴数量较多,白天只能锁上门,夜间才会开放。

真实弃婴数量还要更多

对于这一说法,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院长朱洪表示了担忧。他说,虽然目前福利院收治的弃婴数量有了大幅度上升,但是真实数量可能还会更多。

朱洪告诉央视网记者,12月16日晚上9时许,巡逻的派出所民警在福利院附近发现了两名怀抱婴儿的人。他们已经在附近观察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把婴儿送进“安全岛”。民警发现后,对这两人进行了批评教育,两人也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将婴儿带回家自行抚养。据民警了解,这两人都不是南京本地人。

有分析认为,南京社会儿童福利院设立“婴儿安全岛”后,弃婴数量大幅度增加,很可能是因为一种集聚效应已经形成。

收治弃婴数量会恢复正常

对于弃婴数量的增加,朱洪表示,目前南京市社会儿童福利院内收治的婴儿数量大约170多名,这个数量并没有达到福利院的接受能力上限,总的数量与去年同期相比,还少了大约50名。“对于这个数量的增加,我们有一定的心理准备。”朱洪说。

南京是省会城市,医疗资源集中且医疗水平较高,许多人都是抱着孩子四处求医,最终到南京看过病后,没有办法才把孩子遗弃在这里。“我们之前收治的很多弃婴的遗弃地点,都是位于南京市儿童医院附近,最后被民警送到福利院来。”朱洪说,“另外一个原因是,南京媒体比较发达,随着媒体报道的深入,知道‘弃婴安全岛’的人越来越多,一些外地的弃婴也被送到了这里。”

朱洪分析,虽然现阶段福利院收治的弃婴数量有所增加,但是并不能说明“婴儿安全岛”的设立纵容了弃婴行为。他认为,弃婴数量增加的势头并不会保持太长时间。现在,全国各地在民政部的要求下,都在建设“婴儿安全岛”,几个月的过渡时间过后,这个数量将会下降到一个合理的范畴。

“婴儿安全岛”并不会纵容弃婴心理

心理学家、南京市心理危机干预中心主任张纯,常年在妇联从事志愿心理干预活动,他告诉央视网记者,“婴儿安全岛”的设立并不会纵容家长弃婴的心理。“舐犊之情,动物都有,何况人呢?把婴儿遗弃,是需要下很大的决心的。我在工作中常发现弃婴的被子里会裹着孩子的生辰,这说明家长根本就不愿意遗弃婴儿,只是遇到了非常大的麻烦,不得不下了这样的决心。”张纯说。

根据张纯的研究,弃婴父母主要分为两种,一种是由于婴儿先天疾病或者残疾,家庭无法承受心理和经济上的压力;另一种是非婚生子女,这部分弃婴往往身体健康,但是在中国这样一个熟人社会里,即使现在观念有所进步,但是对于城市外来务工人员来说,非婚生子女所带来的心理压力往往也会把他们压垮。

“我见过很多父母,孩子在看病,他们实在拿不出钱来,就把孩子丢在医院,认为医院救死扶伤,肯定会给予医治。这些父母,其实从内心里是不愿意遗弃孩子的。”张纯说。

张纯表示,对这两类弃婴的父母,要进行积极的心理救治,缓解他们精神上的巨大压力。同时,随着国家针对患儿的各种优惠政策的出台实施,弃婴现象将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得到缓解。

惩治弃婴父母与设立“婴儿安全岛”并行不悖

在我国刑法中,遗弃婴儿是犯罪行为。然而,由于追查难度较大,很少有弃婴父母能够被找到并接受惩罚。

朱洪说,父母遗弃婴儿是父母的错,婴儿本身并没有错。受制于“收养法”、“计划生育”等制度限制,社会保障与社会福利制度不完善,现实生活中“弃婴”现象难免发生。设置“弃婴岛”,保护婴儿的生命应当是我们首先要关注的,也是为了避免婴儿遭到“二次伤害”。根据石家庄市社会儿童福利院的数据,启用“婴儿安全岛”后,弃婴的存活率提高了20个百分点。

有分析指出,儿童福利院仅仅是公益机构,由福利院来承担教育、惩治弃婴父母的任务,并不合理。要打击弃婴现象,就要多部门联合起来,对弃婴父母进行惩罚,同时完善社会福利和社会保障制度,才能真正解决弃婴现象。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