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有什么比让小生命活下来更重要?

2013年12月30日 21:28

央视网(记者王莉莉)不久前,民政部要求各地根据实际试点“婴儿安全岛”。12月19日,山西首家“婴儿安全屋”在太原市社会福利院成立。

  “婴儿安全屋”的墙上有这样的标语:每个儿童均有固定的生命权,应最大限度地确保儿童的存活和发展。

“虽然对‘婴儿安全屋’外界有很多的质疑,但我们坚持要做这件事原因只有一个:生命至上。”太原市社会福利院院长张毅敏说。张毅敏坦言,在福利院现有的660多名弃婴中,的确有个别因得不到及时救助而造成二次伤害。对于“婴儿安全屋”的设立是“默认遗弃”还是“人性关怀”的问题,他肯定地说,作为社会福利机构,他们改变不了遗弃婴儿的行为,但希望通过努力改变婴儿被遗弃的后果。

“安全屋”保护弃婴生存权利

12月19日上午9时,太原,气温摄氏零下11度,是入冬以来最冷的一天。

这几天,张毅敏从电视上看到了两起弃婴被父母遗弃在外导致死亡的新闻,他为此感到很郁闷。他带着记者来到福利院大门外,指着一个红顶、黄色外墙的小屋说,这是他们刚设立的“婴儿安全屋”,如果家长能把孩子送到这里,至少能保证孩子不会受到不必要的伤害。

这间5平方米的小屋里,有婴儿床、恒温婴儿保温箱、空调以及红外线延迟报警装置。“没有‘安全屋’的时候,福利院门前、附近的街道都是遗弃点。”太原市社会福利院路志远说。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长期以来,绝大多数弃婴被遗弃在医院、街头巷尾、荒郊野外等地方,在这些弃婴中,将近一半因为环境恶劣、动物侵袭等受到伤害,甚至死亡。究其原因,就是缺少一个适宜临时存放婴儿的环境和空间。虽然有质疑“婴儿安全岛”是默认遗弃等声音,但福利院的工作人员认为,保护孩子的生存权才是第一位的。

每年接收弃婴不少于100人

每年,太原市福利院都会接收不少于100人的弃婴,在这些孩子中,又以肢体残疾和脑瘫为主。

“建立‘安全屋’,是否会造成变相的鼓励遗弃?”面对央视网记者的问题,张毅敏说:“由于疾病、观念、性别等原因,弃婴的现象从未绝迹。对于弃婴行为,法律、制度等方面应该有相应的惩处。但就福利机构而言,面对弃婴行为的客观存在,与其孩子受到伤害,不如把孩子保护起来。我们福利机构不会对弃婴者追究任何责任,只是希望能最大限度保障孩子的生命安全。也就是说,我们改变不了遗弃的行为,但可以改变遗弃后的结果。”

目前,太原市福利院有孩子660多人,设立“婴儿安全屋”后,会不会导致被遗弃的孩子急增,也是张毅敏比较关心的问题。为此,他们专门前往石家庄福利院进行的调研和学习。数据显示,孩子数量并没有明显升高。

太原市民政局社会福利处处长杨蕊说,不是万不得已的话,没有家庭会遗弃孩子,所以不会因为有了“婴儿安全屋”,弃婴人数有所增加。相反,“婴儿安全屋”的设立,给孩子们提供了一个保护和避免受到二次伤害的场所。

“婴儿安全屋”不为犯罪提供便利

冯树军是太原市东社派出所副所长,福利院就在派出所分管的辖区,每个月他们都会接到1到2个发现弃婴的报警。每当看到这些被亲生父母遗弃的孩子,老冯很是心疼。在福利院居住的660多名孩子中,有一半都是他亲自为他们上户口、建立档案的。

弃婴是犯罪行为,那么,设立“婴儿安全屋”是不是为犯罪提供便利渠道?老冯说,保护孩子永远是第一位的。惩罚家长不能以停止或削弱儿童保护为前提或条件。如果以为犯罪提供便利为由否定“婴儿安全屋”,实际上就是让孩子的权益退居其次,认定犯罪反而比保护儿童更重要。

冯树军还说,具有犯罪空间与提供犯罪便利看,二者的性质完全不同。设立“安全屋”并无诱使犯罪的任何制度设计因素。

采访结束时,张毅敏说,接收弃婴过程不仅是福利院的事,还涉及到民政局、公安局、卫生局、财政局,甚至人力资源社会保障局等多部门。他希望通过央视网向社会发出呼吁:仅福利院建立一个“婴儿安全屋”是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弃婴问题的,希望更多的部门参与进来,在不同场所设立安全屋,从而让更多的孩子得到保护。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