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失”这一年:别了,铁道部

2013年12月30日 16:52

2013年3月17日7时30分,北京市复兴路10号,原本写着“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的白色标牌被悄悄摘掉,取而代之的是“中国铁路总公司”的新牌子。至此,走过一个花甲之年的“铁道部”已成绝唱,“铁总”正式走入公众视野。

铁道部

3月11日,北京,众多民众纷纷来到铁道部门前合影留念,其中有不少在职和退休的铁路系统员工。其中不少铁路老员工说到铁道部即将撤消,便潸然泪下。

铁道部的前世今生

在新中国成立之前,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就在1949年1月10日成立了铁道部,旨在统一管理全国各解放区铁路。当时还处在战争时期,铁路工作的任务也被总结为“解放军打到哪里,铁路修到哪里,火车开到哪里”。

1949年10月中央人民政府铁道部成立,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成立最早的部门之一。自成立之初,较之其他同级部门,铁道部就享有很高的独立性,组织管理自成体系,机关设置也很庞杂。到1952年,铁道部就包含一个办公厅和28个厅局司级机关,在这些司局中,除了专注修建铁路的车务局、机务局、机车车辆制造局、机车车辆修理局,还包括职工生活供应局、卫生局、教育局、公安局等司局。

改革开放之后,铁道部真正变得像一个王国一样完整。1984年,军队中的铁道兵兵种撤销,铁道兵部队并入铁道部,铁道兵各师分别改称铁道部各工程局。至此,铁道部将全国铁路设计、修建、维护和运营的权力全部收入囊中,并几乎拥有了独立的司法权、军事权,铁路职工最多时达320万人。

市场化改革的第一步

然而,随着社会发展,当年发挥重要作用的政企合一的管理制度越来越脱离市场经济的轨道,铁路王国“集中力量”办大事的能力,以及这种能力伴生的问题也日渐呈现。

计划经济的低效、价格信号失灵、穷困、服务意识差、腐败等种种积弊,在铁路系统内像“活化石”一样为各方人士包括铁道部内部所诟病,成为阻碍市场经济改革的一大壁垒。

2011年2月,刘志军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免去铁道部部长职务后,铁道部改革已是箭在弦上,各种改革方案也在四处流传。

在各方改革的呼喊中,2013年3月10日,国务院机构改革和职能转变方案公布,铁道部实行铁路政企分开,将铁道部拟定铁路发展规划和政策的行政职责划入交通运输部;组建国家铁路局,由交通运输部管理,承担铁道部的其他行政职责;组建中国铁路总公司,承担铁道部的企业职责;不再保留铁道部。

铁道部

2013年3月17日,挂了64年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铁道部”的牌子将被送到中国铁道博物馆,“中国铁路总公司”正式挂牌。

 

铁道部

末任铁道部部长、新任中国铁路总公司总经理盛光祖与领导班子成员与新门牌合影

改头换面后的铁总,如何赢得民众支持?

铁道部被撤销后,“闪电”组建的铁路总公司并未“一身轻”地踏上新的历史启程。2.66万亿负债如何处理?投资如何兑现?火车票价何去何从?一连串的问题考验着铁总。

对于普通的民众而言,铁道部消失后,火车票是否会涨价,春运难是否能破解,铁路服务能否提升则是他们最关心的话题。3月10日,国务院宣布铁道部被拆分之后,盛光祖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铁路的平均票价是偏低的,至于今后的火车票价,还要按市场规律办,按照企业化经营的模式来定票价。

在酝酿9个多月后,12月中旬终于传出铁路改革方案的相关消息。据多家媒体报道,备受各方关注的铁路运价改革方案正在酝酿中,可能于明年初出台,预计货运价格上涨25%,客运方面,高铁试点航空定价模式、实现运价市场化。

2014年春运大考前夕,微博上火车票无座应半价的呼声不断,而此时铁总传出运价改革方案,针对火车票试点市场化的方案,很多网友并不埋单。指责铁总垄断之声、借市场化之名行涨价之实之声不断。

在是按照市场化规律否涨价的问题上,铁总和公众一直处于转型诉求上的对立。公众一方面要求铁路运营打破垄断,引入市场竞争,提高服务水平,另外一方面,又希望在火车票定价上,继续享受“铁老大”计划经济时期的全民福利责任;而铁总则似乎也一直在尝试两套逻辑的利好,面临公众垄断的诘问时,展示计划经济逻辑,强调铁路的全民属性;面对价格调整,拿市场规律说事,强调要形成市场定价机制。

改头换面之后的铁总,如何彻底完成市场化改革的转型,如何破除垄断、冲破铁道部留下来遗留问题,如何不沦为一个只更名不变“形”的“铁老大”替身,如何赢得民众的支持,成为改革者最大的考验。

不管怎样,2013年3月10日后,“铁道部”从中国国务院组成机构名录中消失,成为过往的历史。而新组建的铁路总公司在即将到来的第一次春运大考中,又能否消除往年人们对铁道的埋怨?我们拭目以待。

(本网综合中国青年报、新京报、光明网、南方都市报等 编辑秦研科整理)

网络新闻联播微信二维码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