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消失”这一年:60岁退休或成奢望

2013年12月30日 16:25

“多年后的早上5点,60岁的我起床后去公园晨练,回来后煮好早餐,送孙子上学,做完这些刚好8点。来到地铁站,人很多,一个小伙子要给我让座,我看了看孱弱的他,说,不用不用,咱们都是上班族。来到公司,那条刺眼的规定总是让我不适:所有拐杖必须整齐停放在公司门口,违者罚款200元。这个上午,老板又收到了三份辞职信,辞职理由是:与世长辞。”

在人们纷纷热议延迟退休问题的同时,一篇名为《当延长到65岁退休》的帖子在网上被广泛传播。文中第一人称所特有的强烈代入感,仿佛让我们在文中看到了数十年后的自己。

60岁上班族的一天,充满了黑色幽默,贴文走红背后,是对“65岁退休”的抵触。

我们拒绝“和国际接轨”

十八届三中全会后,“延迟退休”被写进了《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研究制定渐进式延迟退休年龄政策”。

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社会保障研究所所长金维刚解释称,渐进式延迟退休是指将来制定有关延迟退休的政策将采取“小步慢走”的方式,逐步缓慢地延长退休年龄。假如退休年龄延长一岁需要经过两年时间,那么在政策实施之后的第一年,只将退休年龄延长半岁,第二年再延长半岁,以此类推。此外,在将来有关延迟退休的政策制定并公布之后,还将设定几年的“缓冲期”。

此前,延迟退休方案起草者之一、清华大学就业与社会保障研究中心主任杨燕绥在某电视节目中表示:“延迟退休不是延迟退休年龄,而是延迟领取退休金。”她建议65岁领取,理由是发达国家都是这样。英国政府确实已经宣布,领取退休金的年龄将在2035年推迟至68岁,欧洲国家退休年龄多在65岁以上。如果中国人都到65岁才领取退休金,从退休到领退休金中间的这段时间怎么办?“男的去养老院做园丁,女的给老人洗衣服啊。”杨燕绥说。

杨燕绥的支持者认为,“延迟退休”针对的是我国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人口减少、养老资金缺口矛盾突出的现实提出的,以弥补社保资金和人口红利越来越不足和消失的现实。

但更多的中国百姓却不愿在这方面“跟国际接轨”,“男的去养老院做园丁,女的给老人洗衣服”的倡议,遭到网友大量的口诛笔伐。

妈妈退休的年纪决定我的生育时间

杨丽丽今年31岁,和老公都是工薪族,平时比较忙,结婚5年都没敢要孩子,就是因为没人帮忙带。今年终于等到妈妈退休、可以帮她带孩子了,杨丽丽非常高兴,“下一步最重要的人生安排就是准备怀孕,再不抓紧就错过最佳生育年龄了”。

杨丽丽说,母亲这代人还是幸运的,父母一般50多岁就能退休,此时身体状况还可以,能帮忙带孩子减轻晚辈的负担,三代人也可以在一起享受几年天伦之乐。但杨丽丽的孩子那一代可能就没这个福分了,“那会儿我可能65岁才退休,不知道还有没有体力去帮他们带小孩。”

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秘书长唐钧是坚决反对延迟退休的那部分人。令他印象最深的是,有次看到北京电视台“首都经济报道”栏目的一个相关报道,记者到基层社区采访了几位正在小区绿地中含饴弄孙的老人,老人们普遍反映,儿女们上班太辛苦了,自己50岁退休,还能帮子女带带孩子;要是到了60岁,那就吃力了;如果到65岁才能退休,可能就根本带不动了。

唐钧认为,新中国从建立之初到现在,就一直沿用的法定退休年龄是:男60岁,女55岁或50岁。中国人在对自己的人生作出规划时,现行退休年龄是必定要考虑的最重要的影响因素之一。加上中国的公共服务体系捉襟见肘,譬如0-3岁婴幼儿的抚育,现在的解决之道,就是由家庭中的代际互助来弥补,对家中高龄老人的护理照料也是一样,目前大多是靠家中“低龄老人”来承担。如果真把退休年龄推迟到65岁,已经在中国社会的生活模式和行为特征方面形成的平衡和秩序就会被打破、打乱。

唐钧一直从事社会政策的研究,他认为,“好的”社会政策对既成的生活方式应该采取“顺应”的态度,这就是通常所谓的路径依赖。除非万不得已,不要轻易地去触动甚至破坏既成生活方式的稳定性和历史传承。当前,西方国家的福利政策经过反思,正在“回归家庭”。而中国社会的家庭纽带在社会支持方面仍然发挥着重大作用,所以应该得到重视并加以保护。中国更需要的是实事求是地对国情的把握和人性化的政策设计,而不是跟着西方国家的政策变化亦步亦趋。

自主选择还是“一刀切”?

渐进式延迟退休相对每个个体来说,依然还有一刀切的嫌疑,虽然会提前几年告知社会,虽然会首先考虑从现在规定退休年龄最低的群体先开始起步,虽然以“一年提高几个月”这样的方式逐步完成平滑过渡,但在网友@周碧华-眼皮儿跳看来,社会工种繁多,每个在岗人员身体健康状况不一样,每个人的人生追求不一样,所以对拟定的65岁退休这个标准在执行时有可能有难度。比方有的人65岁前身体状况已很差了,根本就不能胜任自己的工作,但一直拖到规定的65岁退休的话,势必会影响工作质量,也会影响他人情绪。

如果一个人不想在65岁之后拿所谓的较高的退休金,那么,他完全可以在60岁时自主选择退休。如果一个人感觉自己身体倍棒、吃嘛嘛香、一口气上五楼不费劲,承担更大的工作压力都不在话下,少领几年的退休金也不在话下,那么,他也完全可以自主选择延迟退休。

弹性退休制,是对一般劳动者基本意愿的尊重。而对公职人员,不妨规定“达到某一年龄一定要退休”的条条框框,防止“恋栈”现象的发生。涉及公共利益和公民权利的政策,最好不要搞一刀切。实行更有人情味的弹性退休制,能够照顾到更多人的想法和利益,满足更多人的不同诉求,体现我们社会的进步,何乐而不为?

(本文部分资料参考中国新闻周刊、豆瓣等 编辑关开亮整理)

网络新闻联播微信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