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日本:任何人可申请调查食品安全事故

2013年12月25日 19:00

央视网(记者江易易)钱钟书曾说:“假如你吃了一个鸡蛋觉得很好,何必一定要去找这只下蛋的母鸡?”较真地讲,这话放在哪个吃啥都放心的时代,当然没有任何问题,但用于当下恐怕有待商榷。

如今,我们吃一颗鸡蛋的时候,想必很想知道产下它的老母鸡是否健康。不独中国,日本人早就如此了。追溯食品的生产源头,在东瀛早已不是新鲜事。调查显示,目前日本人更信赖国产食品。不过,为了吃到放心的食物,日本人也曾走过弯路。

从毒奶粉到“地沟油”

“森永毒奶粉”事件无疑是日本食品安全史上最惨烈的一笔。事件从1955年爆发到最终解决,耗时长达20年。

当时,日本没有冷藏罐车,从奶场收集的牛奶在运到奶粉工厂途中很容易劣化,劣化后的牛奶制成的奶粉难溶于水,森永公司为降低制造成本,在加工过程中一直使用磷酸钠作为乳质稳定剂。森永加工厂在一次作业中不慎混入了含砷的劣质磷酸钠,脱色和再结晶后生成大量有毒砒霜,结果造成13426名儿童受害,其中死亡130名。

事发20年后,法院判定森永工厂制造科原科长等对有毒添加剂负责,判处3年徒刑,森永也为此承担巨额赔偿。

上世纪60年代,日本还出现过一次“地沟油”危机。当时,日本企业将“地沟油”提炼后,与台湾的无良厂商勾结,制成食品出口到台湾。

此外,2000年6月开始的近半个月时间内,日本关西地区共有1.4万人因饮用雪印乳业公司生产的低脂牛奶而中毒。事件发生后,雪印对危机处理不力招致民众抵触,经营不善的雪印牛奶工厂不得不宣布倒闭,1925年就已建立的70余年老品牌毁于一旦。

“食品安全出现问题首先是政府的责任”

“森永毒奶粉”事件大大推动了日本社会在食品安全方面的进步。以此为契机,1957年日本大幅修改食品卫生法,强化了对食品添加物的有关规定,1960年后又出版了《食品添加物法定书》,对乳制品添加物做了明确的限制规定。

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是,1968年日本出台第一部《消费者保护基本法》,该法明确规定“消费者有向国家和地方政府要求其完备有助于保护消费者权利的司法和行政系统的权利”, 这一权利的根本在于建立了“食品安全出现问题首先是政府的责任”的理念,这既能防止政府在出事前玩忽职守,也能出事后政府借惩罚企业转移消费者视线、推卸责任。

2004年,日本政府将《消费者保护基本法》更名为《消费者基本法》。新法要求消费者从“被动”转为 “主动”,旨在支持消费者积极的自我保护意识。

据悉,如今日本消费者厅已联合其他8个相关机构建立了食品安全事故数据库。任何个人、单位都可以对食品安全事故原因提出调查申请。消费者厅下设有消费者安全调查委员会,对人们的调查申请进行审议,若认定有必要调查,就会开始对事故原因进行调查。后期委员会会将投诉事故和调查结果向全社会公开。

而从生产企业的监管力度来看,日本在全国各地配置了食品卫生监视员,负责食品检查、食品中毒调查、食品制造业以及饮食店的检查、指导活动。按照法律规定,食品卫生监视员可以对饮食店进行无事先通知的突击检查。日本的食品生产企业必须持有卫生许可证,并接受各地方政府保健所一年两次的定期检查。如果企业第一次没有通过检查,可以派人参加保健所的研修班接受指导。如果第二次检查仍没有通过,就必须立即停止营业。

诚信是企业立身之本。日本对违法的食品生产企业有明确的惩罚条款。根据违法程度的不同,有从罚款到刑事惩罚的各种处罚措施,监管部门也会将处罚结果向社会公开。

事实上,一旦违反涉及食品安全的法律被媒体披露,除遭到司法制裁,日本企业还会遭到社会舆论及消费者的强烈谴责和抵制,这才是杀手锏,很可能直接导致企业破产。以“不二家”食品丑闻为例,问题暴露后,政府立即对工厂进行检查,并要求部分工厂停业整顿。各大零售商纷纷将其产品撤架,其所有零售店关闭。再比如2004年,京都一养鸡场隐瞒禽流感疫情,造成疫情扩散,经营者被追究刑事责任,随后夫妇双双自杀。

为了让消费者放心,日本还建立了“食品身份证制度”要求生产、流通等各部门广泛采用条码技术、无线射频识别技术等电子标签,详细记载产品的各种数据。消费者通过识别终端就能够了解产品的所有情况。

此外,除了常规的行政部门,2002年,日本内阁府新设食品安全委员会。该委员会不受政治和业界的影响,独立于各政府部门之外,能保证从公正、客观的立场对食品健康影响进行风险评估。根据评估结果,该委员会对各大臣发出政策建议,并对政策的实施进行评估。

食品安全委员会的建立使得日本食品安全整体水平得以系统化提升,特别对食品标准的制定、修改等实行统一组织和领导,对有效监督政府部门的食品政策和食品标准发挥了重要作用。

日本内阁府负责食品安全的大臣松原仁曾这样表示,日本在食品安全方面之所以能取得进步,除了各行政机构的努力、以及生产者方意识大为提高外,与消费者食品安全意识的提高及其不懈努力也密不可分。甚至可以说,行政机构之所以要严格标准、生产之所以意识能提高,正是消费者的维权行动推动的结果。

对于消费者的维权行动,日本的行政机构绝不会说“不”,也不可能去阻止这样的行为,甚至会在必要的情况下,站在消费者的阵营里支持他们。

日本人本不是圣人,也存在无良商人,如果有巨大的经济利益驱使,再强的道德心也必会分崩离析。同时,法律也绝非万能。因此,解决问题的方法才是我们从邻国日本这面镜子上最可照见的未来。

1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