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拆迁这一年:不变之中的可喜变化

2013年12月19日 22:39

央视网(记者 王磊、张雷)2013年,拆迁仍是中国人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夜袭强拆”、“株连式拆迁”和“钉子户”等仍是关键词,补偿款仍是达成拆迁协议的最大障碍,强拆仍在引发流血冲突,互联网仍在拆迁纠纷的传播中发挥关键作用……不过,可喜的是,中央和地方也在采取一系列举措规范拆迁行为,严惩在拆迁过程中使用非法手段侵害公民合法权益的部门和个人,因此,拆迁乱象较往年已有所减少。

补偿协议仍是争议热点

在很多拆迁事件中,争议的焦点仍是补偿协议问题。拆迁安置补偿协议是拆迁人与被拆迁人、房屋承租人为明确房屋拆迁补偿安置中的权利义务关系而订立的协议,是约定拆迁当事人之间民事权利义务的合同。在实际操作中,不少房屋的主人因嫌补偿款太少而拒绝拆迁。

据新华网9月12日报道,吉林辽源的郗某某在补偿安置条件上与政府“死磕”3年,坚守着棚户区的住房。辽源市西安区住建局副局长周威介绍,郗某某家的房本面积为55平方米,后来他们又盖了42平方米的违章建筑,加起来约97平方米。根据辽源市国有土地上房屋征收与补偿办法有关政策规定,以及他们现有房屋面积的情况,郗某某与丈夫离异分户后,最高可调换两套回迁房,但要按规定补交房屋结构差价款,增加的面积要缴纳购房款。“他们要3套70平方米房子和40万元补偿款,按规定是不能满足的。”周威说。

据《南方都市报》12月17日报道,深圳粤海门村旧改项目启动两年后仍有2%的业主未签订房屋拆迁安置补偿协议。这些统建楼的业主认为自己的房子是合法房产,并非小产权房,因而觉得现有的补偿比例太低。因补偿条件谈不拢,目前未签约业主与粤海门村旧改项目拆迁方南岗股份公司关系陷入僵局。“肯定不是小产权房,我们有法院判决书。他们若采取强拆,我们也有防强拆的对策。”未签约业主雷女士说。

暴力强拆、“株连式拆迁”仍是常见手段

尽管早有法律法规严格禁止,但一些地方在拆迁过程中仍然使用了暴力强拆和“株连式拆迁”等卑劣手段。

暴力强拆常常伴随着夜袭。据大河网报道,今年1月1日凌晨,河南平顶山湛河区柏楼村李桂荣家的房子就被百余人强行拆除了,而家里所有的物品也全被埋在废墟中,导致72岁的老太太在寒冬里无处安身。“咚咚咚……不一会儿,我家的屋门就被人砸开了。”李老太回忆说,屋门被砸开后,十多个年轻人涌进屋里,将吓得瘫在地上的李老太抬到了停在外边的一辆面包车上。随后,在挖掘机的轰鸣声和自家房屋的倒塌声中,李老太被面包车拉离了现场,被拉到了10多里外的一个旅馆中,1个多小时后,才被送了回来,但好好的房子已变成废墟。

1月2日上午,平顶山的气温在摄氏零下5度左右,李桂荣老人和几个亲属在已经变成废墟的“家”中,费力地找寻自己的东西。

1月2日上午,平顶山的气温在摄氏零下5度左右,李桂荣老人和几个亲属在已经变成废墟的“家”中,费力地找寻自己的东西。

据《京华时报》报道,8月31日凌晨,北京房山区良乡镇四街村一拆迁工地中,20多名男子闯入一未拆的平房内,将正在睡觉的王女士和段先生四肢捆绑后,抬到附近的一处土坑内。随后,该房屋被推倒。据段先生回忆,自己被抬出来时看到房外停着一辆铲车,两人被抬到坑底后就听到了房屋倒塌的声音。

“株连式拆迁”早在2010年5月就被国务院办公厅下发的紧急通知明文禁止,但这种绑架亲情的恶毒做法今年又在湖南频频出现。10月24日,一份题为“关于临时调整谭双喜老师工作岗位的通知”的调岗文件在微博上曝光,长沙天心区的小学教师谭双喜将被调往拆迁指挥部工作,直至婆婆签订拆迁协议。为了规避拆迁责任,她甚至向校领导表示要和丈夫离婚。迫于舆论压力,当地教育局人事部门后来撤销了调令。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10月28日,湖南邵阳绥宁县城管局纪检组长蒋开松因未能说服家人配合拆迁而被停职,随后被调往项目指挥部协助做腾地工作,“哪个时候拆好,哪个时候官复原职。”此前,在蒋开松劝说家人配合拆迁的过程中,母亲骂他“叛徒”,妻子要和他离婚,伯父则被他气得住进了邵阳市中心医院。据新华网报道,蒋开松于11月27日下午被通知恢复原职。

相较于暴力强拆,“株连式拆迁”堪称“冷暴力”。但它的恶劣影响并不亚于前者。

面对社会舆论对“株连式拆迁”的口诛笔伐,湖南方面终于有了实质性的动作。据红网12月18日报道,湖南省国土资源厅联合省监察厅、省公安厅下发《关于开展坚决纠正征地拆迁中损害群众利益行为专项整治行动的通知》,启动为期4个月的整治行动,重点对全省各级政府及有关部门落实国家征地拆迁政策措施情况进行排查,包括是否存在以停水、停电、阻断交通等野蛮手段逼迫搬迁,以“株连式拆迁”等方式违法拆迁的行为。

仍有人在拆迁纠纷中丧命

2013年,强拆过程中依旧冲突频发,甚至造成了一些伤及人命的悲剧。

据新华网和《法制日报》报道,1月9日,黑龙江肇东市肇东镇东越村刘八虎屯村民因为不满当地给出的种种搬迁补偿条件,满街悬挂拒绝拆迁的条幅并与当地执法局和拆迁指挥部发生群体冲突事件,造成一名70岁老人伤重不治。监控录像显示,上午9时46分,路旁的东越村拆迁指挥部办公室蹿出多名手持镐把的青年男子,对着村民开始乱打,村民四散的混乱场面中一名老汉因头部挨了一棒瞬间倒地。当天下午,被打伤的段国兴老汉抢救无效身亡。次日,包括肇东镇党委副书记、镇长刘红艳在内的当地多名干部被免职或停职。

据中新网报道,3月27日,河南郑州中牟县姚家镇西春岗村发生了铲车碾人事件。据死者妹夫介绍,河南省弘亿国际农业科技公司一直想以每亩800元的价格,承包宋合义等3人用来种植林木的约10亩地,宋合义等人不同意,故而双方产生纠纷。因为租金问题,双方多次都未谈拢。3月27日,该公司把铲车直接开到地里,宋合义上前阻拦,被铲车碾死。当日,公安部门介入调查,肇事司机被拘留。

“钉子户”仍然毁誉参半

在这一年当中,“钉子户”仍是拆迁事件中的热词之一。有人将“钉子户”视作维权英雄,有人则痛斥他们自私自利。

据北青网报道,5月9日,山东潍坊偏凉子村的村支书于茂源带领400多名村名向“钉子户”下跪。2011年,偏凉子村启动了城中村改造工程,至今年5月初只剩下4户村民因赔偿条件谈不拢未拆。5月9日清晨,数百村民聚集到“钉子户”于普顺家门口,村支书及部分村民下跪求其拆房。“这是阴谋诡计!全都是安排好的,村民是花钱雇来的。”5月30日,76岁的于普顺气得发抖。该村的王浩行副书记对于普顺等“钉子户”持批评态度,认为他们提出高额补偿要求是“牺牲集体利益满足个人利益”,受损害的是全体村民。

5月9日,山东潍坊偏凉子村的村支书于茂源带领400多名村名向“钉子户”下跪。

5月9日,山东潍坊偏凉子村的村支书于茂源带领400多名村民向“钉子户”下跪。

对于“集体”与“个人”的争论,《大众日报》曾在2月7日表示,“多数搬迁户无权决定少数留守户的物权”,因为村民依法取得的住房产权是受《宪法》和《物权法》保护的个人合法财产,并不具有公共性。“在开发商没有与住户‘一对一’签订拆迁协议之前,讨价还价是法律赋予村民的权利。”

据中国网报道,因为自制喷火枪,养藏獒,防御强拆数年不动摇,张安房被称为安徽蚌埠“最牛钉子户”,闻名全国。8月1日对张安房和岳母一家来说,是惊心动魄的一天。面对挖掘机的靠近,防暴警察的威慑,开发公司的环伺,凭着围墙、液化气瓶、火把、烈犬和红缨枪,在弥漫的辣椒水喷雾中,张安房不要命地挣扎、抗争着。当天,在“有血”的呐喊声中,张安房和妻子、妻妹一同被“请”进班房,罪名皆为“妨害公务”。这是他自2011年10月被刑拘后,再度身陷囹圄。

此外,不变的还有文化场所面对拆迁时的弱势地位。例如重庆抗日名将刘湘旧居被强拆,改为豪华餐厅;西安兴教寺因“申遗”需要面临拆迁,住持宽池法师称若拆迁将退出“申遗”;河南南阳市位于校园内的清代宛南书院遭强拆,涉事校长被免职。

不变的还有拆迁事件的传播方式。今年,互联网,尤其是社交网络继续在拆迁话题的发酵过程中扮演关键角色。从陈宝成“钉子户”事件,到湖南女教师遭“株连式拆迁”风波,都是最先在微博上披露,引起网友的疯狂转发和评论,然后由媒体跟进,详细报道,得到大范围关注。

强拆之变:国家密集出台指导性文件

纵观2013年的强拆事件,有两个变化值得关注。一方面是国家高度重视强拆带来的负面效应,各种指导性文件密集出台。另一方面,各地查处了多起涉黑势力参与拆迁的案例,值得有关部门关注。

6月,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研究部署加快棚户区改造,促进经济发展和民生改善。会议明确提出,尊重群众意愿,禁止强拆强迁,依法维护群众合法权益,把好事办好。

7月10日,国务院办公厅官网刊登《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印发当前政府信息公开重点工作安排的通知》。在推进征地拆迁信息公开方面,《通知》要求着力推行征地信息查询制度,推进房屋征收决定、征收调查结果、初步评估结果、补偿情况等信息的公开,实行阳光征收。

11月,中央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领导小组印发《关于开展“四风”突出问题专项整治和加强制度建设的通知》。《通知》要求,坚决纠正征地拆迁中损害群众利益行为,严肃查处补偿款不按标准及时足额发放问题;坚决纠正损害涉农利益行为,严肃查处截留、挤占、挪用、骗取惠农资金等问题

同月,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审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全面深化改革若干重大问题的决定》指出,缩小征地范围,规范征地程序,完善对被征地农民合理、规范、多元保障机制。

专家普遍认为,这点明了深化征地制度改革的方向与重点。

警方依法打击强拆黑势力

值得一提的是,涉黑势力参与强拆的案件在2013年多次被曝光。12月12日,广西柳州市柳北区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案。检方指控,以被告人刘如刚、李润蕾为主的组织涉嫌在无任何动迁、拆迁资质的情况下使用拆楼梯、砸铁门、放炮仗、泼粪等非法手段暴力逼迁,从中获取巨额拆迁费用。根据检方介绍,原本指定的拆迁公司没能完成动员居民搬离的任务,相关人员找到刘如刚、李润蕾等人,以搬走一户给两万元的筹码请他们帮忙。两名犯罪嫌疑人纠集了10余名有前科的人员对住户进行威胁。“2012年3月开始,有一伙像黑社会的人暴力拆迁胜利小区的房子。他们都是一些社会上的小混混或无业人员,通过泼粪水、油漆,堵锁眼,扔雷管等手段逼胜利小区的住户搬走。”有受害者这样作证。最终,涉黑团伙获利数十万元。刘如刚被逮捕时,警方从其车上和办公室内发现了砍刀、钢管、喷漆、502胶水等作案用品。

此前,珠海也发生了类似的案件。根据《南方都市报》的报道,10月6日,数名男子突然手持刀棍冲入珠海市民卢先生家中,将其从屋内拖出后举刀乱砍,卢先生右手手掌被砍断,其老伴也被打伤。案发次日,犯罪嫌疑人史某某、屠某某、曹某某等相继被抓获,还包括该房产公司投资部负责人周某某。

在今年年初,持枪涉黑团伙也在拆迁项目中搅局。广东中拓拆建有限公司以8300万元中标武汉晨鸣纸业有限公司拆迁项目。2月21日,广东中拓的项目部进驻拆迁工地才几天,一伙不明身份的男子找上门来,强行要求承揽工地围墙、土方、运输等工程项目,被中拓公司拒绝。此后几天,隔三岔五就有一帮人围堵工地大门,阻挠工人和设备进场施工,甚至殴打工作人员,导致项目多次停工,工期一拖再拖。2月26日,一名不速之客突然到来,走进经理室后突然掏出一把手枪,比划着说:“关于工程的事,通知你们老板快来跟我谈,不然的话你们别想开工!”示威后该男子扬长而去。随后,武汉警方迅速将这个以武某为首的黑恶团伙打掉。

商业拆迁“黑社会化”趋势令人担忧。《新京报》曾这样评论,“面对巨额的土地开发利益,商业机构可能铤而走险,自己动手甚至雇用打手成群结队侵入公民住宅行凶,以达到拆除房屋的目的。公权力应当在出现暴力苗头的阶段即认真调查处理,不能以事件尚不严重为由怠于职守。”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