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人肉搜索”发展简史:从娱乐到暴力

2013年12月18日 22:25

央视网(记者 江易易)从天涯“虐猫女”,到微笑局长“杨达才”,再到“郭美美”及“死亡博客”等事件,“人肉搜索”愈来愈显示出互联网的威力和杀伤力。如今的中国,似乎人人都有可能随时“火”起来,究竟为何?

中国“人肉搜索”发展史

英国《泰晤士报》曾说,“人肉搜索”对于这个数字化时代而言,就是一个独特的中国现象。的确,“人肉”就是由中国人发明的。

2001年前后,“人肉”一词开始出现在国内知名论坛“猫扑”上,始称“赏金猎人”。“猫扑”有种虚拟货币叫做“Mp”。网友需要解决一个问题时,便在“猫扑”发帖并许诺一定数量的Mp作为酬谢。很快,“赏金猎人”看到这个帖子,就会动用各种手段来寻找问题的答案,然后争先恐后地把答案发布在回帖里邀功。最后,提问者得到答案,“赏金猎人”得到Mp,皆大欢喜。这就形成了所谓的“人肉搜索”引擎机制。

一开始,“猫友们”寻找的不外乎身边的人和事,但随着“人肉搜索”力量的强大,“猎人”们的行当便日益丰富。

2008年,一个“号召13亿人一起动手把她找出来”的“搜索令”,在网上迅速传开。一名年轻女子由于在视频中辱骂四川地震,引发众多网友震怒。网友从声讨到寻找,再到警方根据网友提供的线索将其扣押,仅用时不到半天。

此次搜索行动是典型的“人肉搜索”,即通过“人找人、人问人、人碰人、人挤人”的网络社区活动寻找当事方。网友通过其上网的IP地址,找到上网的具体地点;随后,其QQ号和QQ空间被找到,里面存储的相关资料,包括年龄、血型、居住地被公开。信息被公布到“主战场”天涯论坛后,更大的搜索网铺开。半小时不到,该女子的详细信息,包括身份证号码和家人的信息等,已全数被公布。随后,公安机关根据网上提供的该女子的资料,在一家网吧将其抓获。

“非道德者”被揪出示众,有人大呼痛快,“人肉搜索”的威力迅速被网友认识,从此在网络空间一发不可收拾。“表哥杨达才”、“雷政富不雅照”……从扒贪官到扒“小三”,如今相亲对象、单位同事、上市公司均难置身事外。

中国网民何以对“人肉搜索”如此热衷?在“猫扑”大杂烩高级运营经理“月明”看来,作为“人肉搜索”激励机制的“赏金”——Mp功不可没。

“月明”强调,与其他网站的“金币”只是一种荣誉的象征不同,Mp具有真实的购买力——可用来在“猫扑”上享受增值服务。例如,当你不喜欢某网友在网上大放厥词时,可以花上一些Mp让他暂时“闭嘴”;如果被封口的人不服这种“阴招”,也可以花些Mp重见天日;Mp还可用来购买游戏装备和充值点卡。为了增加用户的粘性和活跃度,“猫扑”甚至制造了“猫斯达克”,模拟股市的起起伏伏,让用户可以在这里用Mp购买股票。

当然,对“人肉”的偏好脱离不了当前的社会心态。心理专家认为,公众先天的道德愿望和后天的窥视欲,是“人肉搜索”的社会心理基础。此外,对热点事件和人物,多数人希望了解更多的细节,其间的欢娱与嘲讽也增加了人们对“人肉搜索”的传播、参与和关注。

“人肉搜索”引发的悲剧

不过,本是网络民意表达手段的“人肉搜索”,正越来越多地充当起仲裁者的角色,以“暴力”来体现“正义”,以期制止暴力的现象屡见不鲜。

今年12月3日20时24分,在连续发出“第一次面对河水不那么惧怕”、“坐稳了”两条微博后,网名为“IforeverLm”的琪琪跳入河中,结束了自己年仅18岁的生命。

家人认为琪琪之死与一起“人肉搜索”有关。据警方通报,在广东省陆丰市陆城某中学就读高中的琪琪,曾于12月2日到该市东海镇金碣路的某服装格仔店购物。但没过多久,琪琪购物时的监控视频截图就被该服装店的店主蔡某发布到网络上,并配文称截图中的女孩是小偷,请求网友曝光其个人隐私。

这则帖子顺利获得关注,网友群起响应。琪琪的个人信息很快遭到了曝光,并引发网上骂声一片。

琪琪的姐姐在微博上公开指责说,涉事服装店店主系“诬陷”,参与“人肉搜索”网友的行为导致“一个花季少女无奈走上绝路”。

悲剧最终引起众多网友的反思。一网友评论称:“一路走好,相信天堂里不会有‘人肉’。”

“‘人肉搜索’具有放大效应,对于生活在一个小镇上的女孩子来说,更是感觉草木皆兵、人言可畏。面对网民居高临下的道德审判,(她)对未来生活产生了极端恐惧。”华南理工大学新闻学院教授李幸对此分析说,“对于同为‘90后’的店主和死者,一方不曾想到‘网络暴力’会失控至超出个人想象,预估不足;一方因毫无社会经验,面对‘网络审判’束手无策,直至绝望,加上个人性格等因素,最终酿成命案。”

“正规军”能结束“人肉搜索”乱象吗?

事实上,这一幕对许多网友来说并不陌生。“猫扑”运营者早已发现,在提问者的问题得到解决,或“坏人”得以现形的同时,“人肉”功能开始反噬,其诸多副作用开始遭到质疑。因此,“猫扑”论坛尝试正式招募“猎人”。他们认为,有组织的“人肉引擎”可最大限度地维护他人隐私。如果能将“猎人”组织起来,大家共同遵守一个规定,搜索行为就会变得纯净许多。

“猫扑”论坛计划招募的“猎人”,年龄多在23岁至25岁之间,大多有本职工作,“找人”只是他们的业余爱好。他们来自各行各业,各有特长,有的人脉广,有的看照片专业;在工作中,大家根据线索,每人都有不同的分工。据悉,谷歌也开始招募“正规军”,第一期工程拟招募“人肉搜索”志愿者2500万名,以使它成为亚太地区最大的“人肉搜索”引擎。

但业内人士坦言,即便是出了公约,也需要大家自觉遵守,因为不可能有什么措施去惩罚。亦有“猎人”称:“你又不发工资,凭什么给你管?‘人肉搜索’网站多了,我们又不为一家服务。”

这无疑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清华大学网络行为研究所副所长李旭承认,我们的网络法律规范还存在不少问题,无法达到“依法治网”的要求。其个人观点是,主要依靠法律和社区本身的准则规范来加以约束和引导。

虽然正是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正规军”出现了,但业内资深人士称,处于游离状态的“猎人”,依旧很难做到有组织、有纪律。现实中,他们仍然可能以大多数网民的好恶,为是否发出“通缉令”的判断标准。而竞争激烈的“人肉搜索”引擎网站,为了吸引眼球和提高点击率,则大多会抱着“宁可错杀,不可放过”的心态,无法真正杜绝侵权甚至网络暴力的出现。

(本文部分内容参考新华网、光明网、《经济观察报》和《中国青年报》的相关报道)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