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发达国家,民意是最大政绩考核指标

2013年12月12日 22:52

央视网(记者裴彤 报道)中组部对地方领导政绩考核的新规一经公布,便引起广泛关注。不少媒体以《不再以GDP考核干部》、《任期举债将作为考核指标》、《新官再不敢不理旧账了》为标题进行报道。在发达国家,对评估官员政绩的理解呈现出多样化的特征,但都秉承着追求科学理性、注重公共责任和效率、以人为本的理念。

德国:环境保护重于招商引资

《国际先驱导报》披露,在德国曾发生过这样的事:某一小城市市长一心想为城市招商引资,扩大就业率,提高自己的政绩。他大肆招投标,开发房地产和酒店业,侵占了原来位于城市中心的一片森林,遭到了市民的强烈反对。但该市长一意孤行,将自己的执政思路执行到底。虽然该城市的经济状况好转,就业率稳步提高,但市民还是不认可该市长及其班子的执政思路,在下一次的选举中直接用选票让其“下课”。

其实在德国,根据《公务员考核及晋升条例》规定,各级政府在每年年底都要对公务员进行评估,由被评估者的直接管理者负责撰写评估报告。每年一次的考核报告分为4个级别:杰出、高效、有效、不佳。政绩考核后,根据评定的档次,有关部门会选送一些成绩好的人参加培训。而评估成绩最差的公务员也得在限定时间内掌握必备的知识和技能,为继续留在原岗位创造条件。

但根据德国政绩考核条例的规定,地方官员的主管机关——联邦人事委员会只负责协调、联系和指导工作,具体管理则由各部门自己负责。在这样的背景下,忽略民意也只会“好心”办“错事”。

美国:让选民满意是最大目标

在美国,地方政府部门绩效考核的目的很简单——让选民满意。让选民满意的人,就可以继续执政。可支配的资源有限,但选民对政府服务的要求越来越高,唯有通过绩效管理找出差距、改进工作,才是唯一出路。

从考评对象上来看,美国地方政府绩效考核的对象主要是政府机构、图书馆、消防队等公共服务部门,针对性强,指标具体。

在可支配资源方面,美国等发达国家公共财政资源的配置和使用管理制度比较完备,滥用的难度很高。美国的政府分为联邦、州和地方三个层次,三级之间没有领导和被领导关系。地方政府有各种各样的名称和治理模型。无论哪一级哪一个政府,收益和支出都有严格、合理和有效的边界、结构与制约机制。

在考评结果的运用上,美国地方政府绩效考核的结果由一个专门的委员会掌握,及时向有关部门和当事人反馈,要花2-3个月时间个别谈话、绩效沟通,帮助被考评者找出问题、改进工作。

新加坡:“住房难”令部长下马

通常,在一个国家,承担政治风险的往往是大选中获胜的总统、赢得组阁权的政党所任命的总理、部长等高官。对他们的考评方式中,一个基本原则是需要承担“政治责任”,也就是对政策的一切后果负责。

以新加坡的申购政府组屋政策为例,在亚洲金融危机后,新加坡曾一度出现大量组屋空置多年卖不出去的情况,令建屋局蒙受不少损失。为此,新加坡政府曾推出“预购组屋”政策——先开放将要发展的组屋项目供大家预购,在超过七成被预订的情况下才真正开始招标兴建。这就杜绝了政府组屋出现“供大于求”的可能。

但近几年,新加坡房地产价格大涨,政府组屋也受到波及。很多第一次申购政府组屋者,尤其是等房结婚的年轻夫妇们,总是迟迟申请不到心仪的组屋;即便好不容易申请到,也还需要等上几年才能拿到房子。这是由新加坡政府目前采用的“预购组屋”政策导致的。

这一不能满足现实需求的“预购组屋”政策,很快便惹来了新加坡民众的强烈不满。当时负责建屋局的新加坡国家发展部部长马宝山民望大跌,以至于大选后未获入阁,丢掉了他担任多年的部长职务。

事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马宝山坦承,组屋价格上涨过快令他付出“政治代价”。显而易见,这里的“政治”核心是以民意为归依、为大多数人民谋福利,而不是单纯追求部门绩效或某些经济指标上的进步。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