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公务员微博晒辞职:说句“我不干了”没那么敏感

2013年12月12日 20:30

“传统观念中,进入公务员体系意味着稳定的身份,以及较为优厚的福利供给。这曾经引发过‘死在体制内’的感叹。”今年5月,《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论这样写道。

这反映社会上的一种心态。有一句话叫做“用脚投票”,如此看来,每年到“国考”的季节,都能看到许许多多的年轻人尝试走进体制内,想要把自己未来的人生投入“金饭碗”里。可是现在看来,对于一部分人而言,“体制内”似乎已经不那么值得“死守”了。

12月10日,认证资料为“杭州余杭区公安分局警察公共关系科科长”的微博用户——“余杭公安胡冰”在微博上贴出辞职信,宣告自己即将告别12年的公安生涯。第二天,胡冰在微博上主动与阿里巴巴集团安全部的两个官方账号示好、互动,表达了自己想要加入的意愿。

2006年公务员法开始实施,明确规定了辞职、辞退、开除、退休等公务员退出机制。可是多年以来,公务员退出机制依然被诟病为“僵化”,人们也希望普及“公务员聘用制”这样的新制度,进一步松动公务员退出机制。

从根本来看,公务员与社会上的其他职业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用工者需要劳动力来创造价值,劳动者需要收入来满足生活需要,只不过公务员的用工需求来自于政府。然而在长期官场文化的异化之下,公务员的形象已经超越了普通劳动者的范畴,“体制”也不再是一种雇佣关系,而被视为高墙壁垒。壁垒越高,当一个普通公务员退出体制时,人们也越愿意将这种退出行为赋予各种想象。

胡冰辞职后,有人怀疑他是不是迫于“上级压力”。10月末的温岭杀医事件后,温岭、杭州等地多家医院都有医护人员集体抗议“医闹暴力”,胡冰在微博上公开表示“这样的警,我不愿出”,同情参与抗议的医护人员。这样的猜想最终被当事人否认,胡冰称自己只是希望换一种活法。

每个人的职场生涯都像是在做一笔投资,稀缺资源是我们自己的时间。在整个生命历程里,我们一方面要用自己的收入消抵支出,一方面要最大化个人利益。对于胡冰而言,放弃公安身份这件事,让他不得不跟“有保障的生活”告别,但是也给予了他不被一个工作套牢的可能性。如果他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为自己赚来另一个“有保障的生活”,那么辞职这件事就不亏;如果在此之上还取得了更好的收益,那么告别体制内这一笔人生投资就算是赚了。

这本是直观的收益成本计算,但是这样的算法没有计算到灯光下的阴暗部分。现在仍有人将公务员这个职业视为满足自己对财富的欲望、对权力追逐的一条途径,在这个算法里,成本确定了,收益却不知道会有多高。公务员这一工种,因此具有了变态的磁力。

最好的调节方式就是通过法制和透明,打破公务员“获得违法高收益”的可能性,明晰岗位收益,把公务员拉回到劳动力市场上来。如果有一天,公务员离职像程序员离职一样成了一件普通的事情,公务员这个行当才算得上是回归了正常、理性的状态。(作者:刘浩睿)

网络新闻联播

860010-1102010100
1 1 1